金乌神君面色微变,对手以法力幻化神箭,如有射日之力,竟是丝毫不受妖氛压制,难道也是位一品修士?

      他和包正遥遥相对,都处争斗中心,可不比那大名军府中的双鞭帅,灵觉寺的邋遢和尚,开封府汴京总衙的九命御猫,虽也破开空中妖氛,却是距他几百里之遥,其实并非是同级修士的手段。

      适才出手的几人中,真正令他顾忌的也唯有汴京的那位内城王者,才是真正的一品宗首,不过此人坐镇京城,几乎不可能亲身来此。

      本以为面前这白袍书生就算再强,也绝非自己对手,想不到竟也是位一品高人!

      金乌神君不敢托大,双肩一晃,背后生出金色羽翼,双手凭空一抓,一柄黑沉沉妖气升腾的方天画戟持于手中,沉喝一声,一戟拍向神箭。

      惊天爆响声中,又是一朵小型蘑菇云出现在百丈高空,强烈的闪光将附近方圆万里瞬间点亮,正向幽云山脉飞来的双鞭大将和开封府斩妖郎们齐齐掩眼,都是心中震动。

      无坚不摧的射日神箭被金乌老妖一戟拍碎,老妖也被反震出数里开外,只觉妖气震荡,完全凝聚的妖丹都是隐隐动摇。

      心中阵阵惊疑,面前这白袍书生样子的年轻人究竟是哪个老怪物转世,竟有如此法力?

      ......

      好强!

      究竟是哪位高人,正与那金乌老妖交手?

      也不知道包大郎怎么样了,一品高手交战,恐怕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啊......

      展昭脸色一冷,精金圈化作几十丈轮径的护体光轮,挡下强光和跟随而来的冲击波,护住身后三百斩妖郎,巨阙剑劈出武家真罡,于空中生生砍出一条安全通道。

      “本官开路,余者结阵前行,随我斩杀大妖王!”

      “喏!”

      三百斩妖郎齐声回应,以其中的三十名中品修士为阵眼,结成阵图,三百人的真气、法力、相互联结,恍如一体,再也不分彼此。

      汴京方向开封府连连震动,有肃杀之气凝如烟柱,直直投入阵中,远远看去,展昭与三百斩妖郎竟是化为了一具巨大的黑色铡刀,刀锋森寒,阵光凝成一只巨大的狗头,令人妖神魔望之胆寒!

      巨大的铡刀刀口迎着漫天红云一下开合,空中立即响起一阵刺耳的裂帛声,盖天妖氛竟是被撕开了一条数百里长的裂口。

      正挥动方天画戟杀向包正的金乌神君妖躯微微一顿,心中升起警兆。

      “开封府伏妖大阵,好你个展昭小辈,竟然阵化狗头铡,难道还想要铡了本神君不成!”

      “岂有此理,本神君堂堂一品修士,近乎天下无敌,难道只配一具狗头铡?真真是气煞我也!”

      大艮朝能在天下七大洲中奠定夏洲霸主地位,以人道为尊,除了人道昌盛之外,靠得还有玄奥军阵,不属儒、道、释、墨、法任何一家,以军中刚煞和人道皇气为凭,却能压制天下各派各宗。

      这才是大艮太祖能够压服各派修士,立国时甚至令真仙罗汉都要礼让几分的最大底牌。

      开封府为大艮朝镇压天下,除了可借皇气外,还有特有的法家刑杀之气,单以阵法威力论,甚至还要超过了一般军阵。

      这也是海正刚以三品大儒修为却能够执掌开封府,威压天下妖魔的底气所在。

      展昭据说不过三品巅峰武者,加上妖身修炼,勉强可以越阶硬抗二品宗师,可若是布下法阵,就是对上一品大妖王也有一战之力。

      这百多年间,狗头铡下灰飞烟灭的妖魔数不胜数,就算是金乌神君见了,也是心中生寒,同时恼怒这展昭无礼,怎么说本神君也该应了传说中的虎头铡啊?

      “呸呸,我这不是咒自己吗,岂有此理!”

      金乌神君越想越怒,大喝一声:“小辈拿命来!”

      方天画戟向天一指,满天妖氛顿时缩小范围,万里妖氛凝成十亩妖云,妖气浓结,已成实质,随着他方天画戟一指一落,狠狠压向包正。

      金乌神君隐身妖云后方,一戟刺向包正心脏。

      “好个妖君,看我火力准备,集束攻击!”

      包正冷笑一声,张口喷吐法力,三千年法力催动唇枪舌剑,瞬间引动天地间乾元真罡,身前顿时出现了无数投枪、弓箭、滚木、擂石......

      虽然不似小李飞刀和射日神箭那般真罡凝聚,却胜在数量足够多,密密麻麻列满了半边天空,容易诱发密集恐惧症。

      金乌老妖看的心中一寒,这又是什么玩意?

      “去!”

      包正心念一动,万‘炮’齐发,犹如蓝星上的现代战争,战士冲锋之前,要拉出意大利炮,先狠狠轰上一通再说。

      “给老子砸,给老子狠狠砸,炸死这个王八羔子!”

      触景生情,包正如同被李大将军附体,开嘴就是国骂。

      同时暗中发动金戈玉帛大神通,金乌老妖莫名感觉心灵如被击中,妖力莫名其妙被削弱了一半,‘嘎,怎么回事,好生古怪?’

      轰轰轰!

      未及他细想,就觉身前妖云一阵颤动,无数乾元真罡在面前一团团爆炸开来,猎猎阳刚正气,犹如无数道附骨之躯,堪堪就要冲破、撕裂妖云。

      金乌老妖感觉‘己方阵地’都在不停颤抖,随时就要崩溃,体内妖丹仿佛哀鸣,已经出现了微微裂痕。

      “不好,对方不知用了何等神通,竟然在短时间内削弱我妖力,又善用乾元真罡,正是我最大克星,本神君必须变阵。”

      金乌老妖不愧妖中强者,五千年修炼,见多识广,当即尽收妖氛,化成贴身三丈的红轮大日,大日中持定方天画戟,撞开无数扑面而来的‘意大利炮’,一戟刺向包正。

      “好老妖,吃我一记量天法尺!”

      包正运转法经,身法腾挪,手中已多了柄氤氲仙气弥漫,不时散发出彩光涡漩的法尺,无数道彩色光圈绕着金乌老妖,稍稍卸去其冲势,一尺打在方天画戟上。

      “当!”

      如金杵击玉,又似巨木撞钟,声传百里。

      包正身子一晃,向后飞滑,足足退出十里。

      金乌老妖却如遭泰山重击,一口妖血狂喷而出,妖躯暴退五十里,只觉双手虎口剧痛,险些就握不住方天画戟。

      包正虽只有三千年法力,质量却高,本就不会输他,偏偏他又被金戈玉帛神通暂时削弱一半法力,这一下硬碰硬如何禁受的住?

      更何况量天法尺可是仙器级别,他手中那把方天画戟虽是以自身落羽和千年玄铁所炼,无奈他金乌一族的炼器传承实在是不怎么高明,就会炼这么一种武器不说,还无法突破上品法器的限制。

      此消彼长,金乌老妖顿吃大亏,若不是体内还有一丝上古金乌血脉,加之妖丹坚凝,就这一下,不死都要重伤。

      “不好,这圣手书生李寻欢神通广大,不可力敌......”

      念头刚刚闪过,只见眼前彩光暴涨,一柄玉尺竟然突破护身妖光,向他迎面击来,金乌老妖狂吼一声举戟相迎,只挡了一下,就被震的虎口发麻,中宫失守。

      玉尺在面前轻轻挽个花儿,一下击在他右臂上,顿觉法力迅速流逝,一落五十年!

      “嘎!居然是仙器!速逃!”

      金乌老妖嘎一声惨叫,转身就向东北天空飞遁,李寻欢这个老怪物太恐怖,居然有仙器在手,怕不是夏洲初立时的大能?而且挨一下就掉落五十年法力修为,这特么谁受的了啊?

      跑啊,不跑的是傻子。

      只要逃到北地魔国,本神君就安全了!

      “这就逃了?”

      包正微微一愣,这还是他第一次与一品大妖王交手,还是个什么神君,哪想到对方竟然如此不要面皮,说走就走。

      抬头望去,只见一轮红光裹定了只三足金乌,慌忙如败家之犬,正向东北方向逃蹿。

      为了逃命,金乌神君不惜显落出丑陋本相,论到飞遁神速,包正还真是跑不过他。

      “哈哈,小乌鸦,你也有今天?哪里逃!”

      空中忽然想起一声粗豪大笑,只见一道鞭形金光从东北方向狠狠压来,横亘天地,长宽数十里。

      “呼延小儿,你太卑鄙了,竟然偷袭!”

      金乌口吐妖光,阻了金鞭一下,就欲绕路而逃。

      “偷袭?所谓兵不厌诈,本帅最喜欢啦!”

      一道三尺长短的鞭形金光忽然从巨型金鞭中分化而出,速度又快又急,令老妖措不及防,被狠狠一鞭抽中护体妖光,顿时又是一成惨叫,掉落大片金羽。

      “呼延小儿,本神君必报今日之仇。”

      金乌老妖惨叫一声,狂喷妖血,他连受量天法尺和镇国金鞭数击,妖丹已是遍布裂痕,哪里还敢强撑,干脆收起护体妖光,全力化成一道红芒飞起,迅速绕过两道鞭形金光,向东北方向飞速遁逃。

      “等你很久了,开封府狗头铡在此,老妖哪里逃!”

      一具足有百丈长宽的巨型铡刀忽然出现在老妖逃遁的路线上,刀柄处的巨大狗头忽然张开,仿佛在天地间张开了一个巨大的黑洞,强大的吸力笼罩方圆十里。

      “啊!”

      老妖重创之身,竟然无法摆脱狗头铡的吸力,被一下吸到了刀座上,雪亮的铡刀缓缓抬起。

      空中响起一道威严、森冷、令天下妖魔闻之丧胆的喝声:“开——啊——铡!”

相关阅读More+

凡人修仙传

忘语

仙木奇缘

小小招财猫a

仙魔同修

流浪

仙道长青

林泉隐士

长生不死

观棋

大夏纪

博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