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修炼之法,无论人、妖、魔,儒、释、道,都有性命交修一说。

      四品以下打熬筋骨,武家有各派秘传,道家有斩妖拳剑,释家有外门绝技、儒家有君子六艺......其根本都在打熬筋骨、强壮骨血,待到炼体大成,真气渐生,肉身稳固了,才开始炼神的步骤。

      前者是修命,后者是修性。

      有歌道,‘只修命不修性,此是修行第一病’。

      修命固然有强壮体魄,延长寿命的效果,所延者却只是后天之寿;不是性命交修的三品修士,终究难过百年。

      包正虽有千年法力,却是《洗冤录》赠予,法力可以伐毛洗髓,令他长命百岁,可是要真得长生,就必须修炼性功。

      也即是炼就阴神阳神,最终元神还虚,才有望成为二品宗师、一品宗首乃至真仙罗汉那样的老不死。

      面对长生诱惑,就连许多伟人至尊都无法看破,何况是两世为人的包正?

      墨家的炼器物工可以跳过炼体炼气,直接凝炼神魂,简直就是为他量身定做的一般。

      回到刑具房后,包正一有闲暇就会翻阅《炼器入门》,了解炼器之道。

      墨家炼器,由浅入深,这本《炼器入门》对‘器阵’‘合料’‘铭文’‘自身宝鼎’只是略略介绍,重点则在用火。

      也就是给你一个普通的炼炉,打造凡间刀剑的时候,如何控火入微,炼制出凡品神兵,诸如大名鼎鼎的巨阙鱼肠、龙泉太阿,皆在此列。

      六品以下的江湖高手、佛道筑基修士,会把这类凡品神兵当成是宝贝一样。

      以神魂力量控制火力,起初不一定要用炼炉,厨房内的火炉一样可以用来练习。

      在‘刀俎’神通的被动效果加持下,包正只用了三天时间,就已掌握其中精髓。

      这手控火之法用在厨艺上,一样相得益彰,有多少原本是最难控制火候的名菜,上世虽然尝试过,却总是做不出大厨的味道,现在终于可以圆梦了。

      拔丝红薯。

      这道菜看似简单,其实最考验厨师对火功的掌握。

      第一是要利用文武火将糖霜熬成不老不嫩的糖浆,第二是要在下红薯的时候,将其炸至九五成熟,多少一分,都会影响口感。

      包正一手操锅抡勺,同时按照墨家口诀,以神魂力量操控风口,起初几瞬还有些生涩,很快就如臂使指,开始控制入微。

      白玉堂和曾悦馨蹲在一旁,含着口水,看得入神。

      “哇,小包师弟,你是怎么想到用神魂力量控制风力的,真是好聪明哦,我居然没想到?”

      一向惫懒的曾悦馨望着炉中忽而暴起笼罩全锅、忽而低落如落雨霖霖的火焰,一脸神往。

      对她而言,修炼就是这个世上最痛苦的事,可是如果跟吃的有关,她就会立即变得精神百倍。

      白玉堂咧了下嘴巴:“我看还是算了吧,比起你来,我更信任你这位师弟......”

      包正成了岑修竹记名弟子这件事,早就被曾悦馨这个‘小喇叭’宣扬的满城皆知了。

      曾悦馨只说我是要保护师弟你呢,其实根本就是她做小师妹久了,现在终于有了个要叫她师姐的‘小师弟’,自然是要大肆宣扬。

      有了师姐这个身份,小富婆就有了每天监督师弟功课的借口,这小小的斗宿房在她看来是比樊楼更为美妙的地方。

      反正师姐又不白吃你的,咱可不差钱!

      拔丝红薯出锅,包正感受着日渐增强的神魂,心情大好,看白玉堂这只蹭吃蹭喝的老鼠都越发顺眼了些,笑道:“尝尝吧,这道菜必须要趁热吃,凉了就会粘在餐盘上,那就废了。”

      “吧唧吧唧......”

      “好次好次!”

      还能让这道菜凉了?你包大郎这是看不起谁呢!

      也就几个眨眼的功夫,一人一鼠的腮帮子鼓起老高,满满一盘拔丝红薯都进了两个吃货的口中。

      曾悦馨鼓着两个腮帮子还夸呢,‘呜呜,涩弟,真系胎好次啦!鹅不管,衣后霉天都要次,次都次不够。“

      包正瞪她一眼,以下犯上给了她一个脑蹦:“每天吃你就真成猪了,我怕师傅会不认你这个弟子啦。”

      “侧不未呢,老娄子贼心统鹅呢......”

      ......

      岑修竹据说要亲手铸炼那把七环定魂刀,要借其上玄阴之气将其炼成一柄可慑魄定魂的神兵。

      加上还要抽空为女徒弟采集太阳神针,真是忙得不可开交,这段时间是没什么空闲来管包正了。

      包正每天例行磨砺刑刀,淬炼神魂,不觉秋去冬来,漫天飞雪,屋中常有白玉堂这只俊俏的老鼠和jk风满满的少女吃货,倒也不觉得清冷孤寂。

      在这一个多月时间,法力累积已经突破了两千年,斩灭聻魂所得奖励也颇为丰厚,不过都没有他神魂日渐坚凝、阴魂始动来得令人激动。

      雪夜中凸出了一个人形身影,不见面目四肢,通体空洞,却将一片片雪花托住。

      雪花落在人形身影上,却不见融化,竟是越积越厚,变成了一个雪人。

      包正盘膝坐在床上,双目微合。

      “墨家炼器炼神之法果然奥妙无穷,这才一个月的时间,我不仅可以阴神出游,且有了负载外物的本事,照此下去,阳神日游也非什么难事了。”

      “和尚曾经说过,炼神之道在阳神之前都无助法力手段,只能够稍稍延长后天寿命。

      要到了一品宗首,凝聚出道家庆云、佛顶三光、万里妖雾、千顷魔火罡煞、武道战神阵图,才能够发挥出最大的威力,不过对于我来说,这稍稍延长后天寿命就是极大的收获......”

      有《洗冤录》帮助累积法力,获取神通,炼神之道的‘长生’作用可比什么庆云三光更令包正心喜。

      将来有了十几万年、几十万年的法力,什么庆云三光、什么妖雾魔罡,直接就可以一力降十会!

      “嗯?”

      包正忽然张开双目,阴神归体。

      外面那个大雪人瞬间坍塌,变成了一个雪疙瘩。

      “这大雪天的,在家里呆着,有老婆暖床该有多美?牛知吏和陈二哥跑来做什么?”

      方才阴神远远看到牛大刚和陈二向这边走来,两人身后还跟着个一身锦衣的高瘦男子。

      牛大刚满脸喜色,陈二手中还捧了个黑木托盘,上面盖着条红色锦缎。

      “包大郎,包大郎,大喜啊!官家赏赐下来了,还不快出门谢恩?”

      陈二也跟着大笑:“包大郎,这次你可要请客了。官家的赏是午时下来的,经过内库司调拨、内庭验证、出皇城,到咱们开封府,再到刑具房,按理说是要明天才到,这可是加急为你办理了,你小子的面子可是不小......”

      “海大人不在总衙,否则他老人家也是要来的。不过展大人随咱们到了,你小子还不快出门迎接?“

      包正闻言一愣。

      九命御猫展昭来了?

      这段时间可没少听到白玉堂念叨他的名字,想不到今日竟得见本人。

      求月票、推荐票、收藏,谢谢大家。

相关阅读More+

凡人修仙传

忘语

仙木奇缘

小小招财猫a

仙魔同修

流浪

仙道长青

林泉隐士

长生不死

观棋

大夏纪

博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