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现实中的王邙只不过把刚刚会议室的闹剧当做小插曲,现在最主要的就是扩张他们蛇族的势力。

    但是现在蛇的数量方面几乎已经做到了极限,在量的方面寻求不了突破那么只能突破质了。

    关于这一点王邙已经有眉目了,并且还打算近期去好好的试探一番。

    就在王邙正聚精会神思考的时候,外面柳相忽然急匆匆的跑进了宫殿,脸上带着古怪至极的神色。

    “出了什么事情?在本王面前如此慌张!”王邙的思考被打断有些不悦的发问道。

    “大王,人类派来使者想觐见您!”柳相眼看王邙不高兴不敢隐瞒,一五一十的说道。

    “他们不是刚刚和本王在线上见过面吗?搞什么鬼?”王邙被人类这一手弄得摸不着头脑,十分奇怪道。

    “不是!是另一伙人!”柳相的左脑袋赶紧摇了摇头。

    “准确的来说,应该是别的国家的人类!”右脑袋想了想不太确定的说道。

    “哦?那本王可就要看一看了!前头带路!”王邙顿时就来了兴致,挑了挑眉道。

    “我已经把他给您抓来了!现在就在外面由我们的同族收押着,您不用屈尊降贵过去见这些人类!应当让他们来朝拜您才对!”柳相的左脑袋十分有主意的建议道。

    王邙仔细一想好像也对,于是点了点头默认柳相的安排。

    “带人犯!!!”左右脑袋心意相通心有灵犀的对视一眼,然后扯着嗓子大喊道。

    “咳咳!”王邙剧烈的咳嗽了几声,还以为是这是在拍前世的电视剧包青天呢。

    然而周围柳相带领的蛇却很给面子的真的将几个人类像死狗一般拖了上来,然后扔在堂上叠成了一座小山。

    王邙定睛看去,发现这几个人类虽然衣服已经破烂的看不出模样,但是那金发碧眼还是极其有辨识度,毫无疑问绝对不是夏国的人类而是西方人。

    “:…$&/[email protected]!”随后这几个人仿佛缓过口气来一样,起来就是一阵叽里咕噜的鸟语,听的王邙很是懵逼。可是看那愤怒的神色,毫无疑问肯定是没说什么好话。

    “让他们给本王闭嘴!叽里咕噜听得心烦!”王邙转过头柳相立刻就俯首贴耳。

    “明白!先打50大板!”柳相在他的面前低眉顺眼,转过头来却立刻换了一张面孔指高气扬的指挥道。

    “等等!本王说的是让他们闭嘴!”王邙抬起了尾巴让那些跃跃欲试的蛇族停住,没好气的对着柳相说道。

    “大王您不知道这些人类说的话咱们也听不懂,所以我打算用肢体语言和他们交流!总而言之打一顿他们就明白了!”柳相这话的逻辑无懈可击,让王邙感觉好像没有哪里不对。

    “不要再打了!我们能听得懂!”就在王邙和柳相交谈的时候,一个无比惊慌的声音从下面几人之中传来。

    “大胆!人犯竟敢咆哮公堂,来蛇呐,给我打!”柳相左脑袋双眼一瞪,狠狠地用尾巴一拍地面怒喝一声。

    “我们听得懂!怎么还要打我们?”底下的老外听到之后,目露惊慌欲哭无泪道。

    打一顿!必须要把他们打一顿!电视剧就是这么演的,这叫下马威!柳相的两个脑袋用眼神交流道。

    “停!别闹了!有什么事情让他们快说!”王邙终于忍不住叫停柳相的胡闹,有些不耐烦道。

    王邙叫停免了他们这么一顿打,没想到这群金毛居然还蹬鼻子上脸了,为首的一个人松了一口气之后眼中都快喷发出火光,义愤填膺道:“尊敬的蛇王大人,我们是来自西方代表人类文明的灯塔国!你这样的野兽行径很无理!”

    “柳相,还是按你说的先打一顿再说吧!”王邙面无表情的转过头去,对着柳相吩咐道。

    “好嘞!”原本对于不能走流程还有些失望的柳相立刻来了精神,转过头去对着他们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

    王邙冷眼旁观手底下的蛇教训这群居然敢如此对他讲话的西方金毛,如同真正在审讯犯人一般不容置疑道:“说!为什么要来本王这里?”

    “我们来这里是为了和您合作共同对付夏国这一巨大的威胁!”明显为首的金发碧眼的中年人身形壮硕在被狠狠的揍了一顿之后便再也不敢放肆,而是淳淳诱惑道。

    “有意思!给本王说来听听!”王邙缓缓直立起身躯,头下的大片阴影瞬间就将对面的几个小蚂蚁笼罩在了其中,露出一副十分感兴趣的神色道。

    “咕!蛇王大人,我们这里有一副灵石矿脉图是关于夏国西南方向几个重要的灵石矿,那里有着数不尽的灵石等待您去取呀!”灯塔国的使者看着那遮天蔽日的身形情不自禁的咽了一口唾沫,声音颤巍巍的说道。

    “哦,原来如此!不过本王已经答应加入了夏国的万族共联体,为什么要袭击他们呢?”王邙那颇为玩味的竖瞳让使者感觉仿佛进入了寒冬之中浑身发冷连寒毛都立起来了。

    “夏国的共联体不过是为了稳固你们这些兽王的权宜之计,虽然现在灵气复苏天地大变但是我灯塔国国威仍在,在东南洲还算是有些力量可助大王一臂之力!!!”孤注一掷的使者越说越顺畅,甚至已经不在乎王邙那摄人心魄的竖瞳,全身心的投入到其中慷慨激昂仿佛这伟大的蓝图就在眼前。

    使者讲完之后心怀忐忑的望向王邙,王邙面色平静如同深潭漏不出半点端倪,缓缓的开口询问道:“本王想问,你们都作为人类这一种族不过是国家不同,为什么一定要置夏国的人类与死地?”

    王邙的话语仿佛深深地刺痛了使者,使者如同拨浪鼓一般拼命的摇了摇头,大声的纠正甚至张开了双臂道:“置他们于死地!不不不,我们只是为人类文明清洗掉错误的进化体,只有我们灯塔国才能够带领人类再次走向伟大!”

    这就是人类呀!呵呵!

    不,应该说不愧是灯塔国人吗?就算是连畜牲都知道在这种环境下抱团取暖才能生存下去,可是这狂妄自大的灯塔国依旧固执的想要消灭异己,甚至不需要联合其他敌对的种族,实在是蠢,蠢不可及啊。

    “哈哈哈哈哈!”王邙的笑声回荡在大殿之内,柳相包括其他在场的蛇族都哈哈大笑起来,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在这讽刺的笑声回荡之下,使者的脸色涨红成了猪肝色,死撑道:“蛇王大人,给我们一句痛快话!到底合作不合作?不妨告诉你,其他的兽王也有使者前去劝说到时候小心连汤都喝不到!”

    …………

    远在白长山山洞之中的虎王望着洞外漫天的大雪,头也懒得回随口说道:“拖下去喂狼!”

    “你不能这样啊!我们不会放过你的!”被野兽拖走的使者哀嚎声由近及远。

    “等等,还是扔到山涧里吧!省的被小崽子们吃了影响智商!”虎王想了想,又改变主意道。

    与此同时,这一幕同样在王邙的蛇王殿中发生着。

相关阅读More+

万道剑尊

打死都要钱

文明之万界领主

飞翔de懒猫

最强升级系统

大海好多水

无限先知

吴杰超

武神归来

暗魔师

全属性武道

莫入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