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谢大师!”中年美妇合什一礼。

    翁靖元神色复杂。

    法空笑道:“我也是有求于翁大人,所以不必道谢,翁大人,那我们现在便开始吧。”

    翁靖元看看老太太。

    发现她仍旧精神矍铄,没有回光返照之相,正好留法空在这里一段时间,看老太太有什么变化。

    徐恩知笑道:“大师,恩师要传授什么?”

    翁靖元不耐烦的挥挥手。

    徐恩知笑道:“我不能学,恩师还留一手呐。”

    “你心浮气躁,学不得这个!”翁靖元哼道:“想学,再过三十年吧。”

    他起身带着法空穿过月亮门,来到侧院,又往北穿过一道月亮门,来到了一间院子。

    院内墙根下一片青竹在轻轻摇动,簌簌微响。

    这院子极为幽静。

    翁靖元推开正厅的门,里面是数排博物架,上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籍,还有一些奇奇怪怪之物。

    有瓦片,有石块,有动物的牙齿,有石碑,有铜片,也有金简,还有铜牌。

    翁靖元从博物架之间穿过,来到紫檀书案前,翻了翻书案后面的书架。

    一面墙壁贴着博物架,上面摆满了一层一层的书籍,有古籍有孤本。

    他终于抽出一本来,却是泛黄的绢册,翻了翻,递给法空:“我多年之前便编写了这个,一直想找人传下去,可惜啊……”

    法空接过来。

    翁靖元继续说道:“这祈文太过奇奥,寥寥三百多个字,对我们这些读书人来说,应该一夜之间便记得住,可惜啊……”

    他摇摇头:“偏偏一个也记不住,我刚才也是耗费了极大的精神才想起来,一记便忘,要挖苦心思才能记起。”

    法空点着头,打开第一页,顿时眉头紧锁。

    无形的力量在抗拒着记忆,眼睛看到,脑海里却空荡荡什么也没有。

    他抬头看一眼翁靖元:“记不住吧?”

    “果然神妙。”法空道。

    翁靖元得意的笑道:“这便祈文,据说每一个祈文都蕴含着神秘的力量,能勾通天地,役使天地一切力量!”

    他随即笑容敛去,摇摇头:“可惜这只是神话传说而已,在下倒是识得此文,也没见有什么奇异之力。”

    法空笑笑。

    他脑海之中,光轮中脱离一点亮光,在空中分成两点分别落到药师佛像双眼。

    天眼通。

    天眼通下,每一个祈文仿佛活过来,在旋转在扭动在变化,时刻不停。

    它有无形的力量在流转。

    下一刻,它忽然静止不动。

    法空脑海里顿时出现了它的模样。

    这便是记住了。

    “这里的每一个字,我都耗费了一个月时间,日思夜想,一遍又一遍的写,终究还是记住了。”

    法空点点头,继续看第二个字。

    依旧是活过来一般,有无形的力量在流转,下一刻又忽然静止下来,被他记住。

    法空觉得它其中蕴含着奇奥,偏偏一时之间弄不清,先行记住为要。

    一口气翻完十二页,他满意的合起,不知不觉中,竟然消耗了八点信仰。

    他抬头惊奇的看向翁靖元。

    自己是施展了天眼通,甚至耗费信仰之力,才能记住这三百八十个祈文。

    翁靖元并无神通,也无信仰之力,不过武功修为却是达到了神元境。

    看来是因为神元境,所以才能记得住这些祈文。

    但他也明白了翁靖元为何体内先天元气尽失,外强中干,看着还是神元境的修为,可偏偏没办法行房事。

    根本原本便出在这本祈文上。

    它消耗了翁靖元太多的魂魄之力,所以精元枯竭,宛如被抽干了。

    这翁靖元确实是一个狠人,竟然把自己逼成这样。

    “咳……”翁靖元摇头叹口气:“其实我当时也是为了打发时间,排解心绪。”

    当时囡囡夭折而亡,他陷入巨大的悲痛之中无法自拔,于是便拿祈文来转移注意。

    当把祈文全部记住,心情也慢慢平静。

    人各有命,囡囡就是这个命,自己没办法逆天改命。

    况且就这么走了,没看到世间的险恶,没遭受世间的伤害,也未必是坏事。

    法空缓缓道:“佩服。”

    翁靖元露出苦笑:“这本书……大师拿去吧,其他人也没兴趣学的。”

    法空沉吟一下,接了过来。

    他担心万一再忘了呢,这祈文确实很奇奥,也很古怪。

    于是直接收入了时轮塔内,万无一失。

    ——

    他回到金刚寺别院,徐青萝正跟林飞扬及慧灵老和尚玩得起劲儿,清脆的笑声不时响起,在别院里传荡。

    看到法空一脸若有所思,而徐恩知神情轻松愉悦,林飞扬便知道事情顺利。

    慧灵老和尚正扮成一只猛虎,扑击向徐青萝。

    徐青萝灵活的闪避,险之又险。

    林飞扬则在一旁伺机抛出一个皮球,徐青萝要抢在慧灵老和尚之前接住这皮球。

    三人玩得不亦乐乎。

    两个小男孩在一旁扯着徐夫人的衣袂,羡慕的看着,很渴望加入其中,可又根本不能玩这个。

    慧灵老和尚的身法极快,气势当真如猛虎,可总能被徐青萝在最后关头避开,好像徐青萝提前知道他的动作一般。

    法空与徐恩知回来后,他们三个停住。

    “住持,这小丫头你收为弟子啦?”慧灵和尚红光满面,笑嘻嘻凑上来问:“好眼力,不愧是住持!”

    法空拍拍扑过来的徐青萝脑袋:“师伯祖,记名弟子而已。”

    “可惜,我们金刚寺不能收女弟子,别院也不行,要不然,真要出凤凰了。”

    他歪头想想:“那就做个记名弟子也行,反正是你传的艺,别送给明月庵!”

    法空笑着点头。

    他确实没有让徐青萝练明月庵武功的意思。

    毕竟练了就要断绝情欲。

    周雨那边,身边无父无母,自己又不可能带着,自己也最放心莲雪。

    莲雪温柔如水,是最适合周雨的师父。

    徐青萝则不然。

    她有父母在,不必自己照顾,所以也没必要去学明月庵的武功。

    待徐恩知扯着撅着嘴的徐青萝与徐夫人他们离开,说明天再过来玩。

    过了半个时辰,林飞扬忽然兴奋的闪现,压低声音:“和尚,她们来啦!”

    “嗯——?”

    “程佳她们!哈,一共五十几个,浩浩荡荡,可把所有人都惊住了!”

    “……开门吧。”法空道。

    “马上开门!”林飞扬兴奋的一闪消失。

    法空来到大雄宝殿的时候,五十二个女子已经进了大门。

    皆着一袭白衣如雪,脸上蒙着白纱,只能看到细腻雪白的下颌与婀娜的身段。

    她们袅袅娉娉的来到了大殿前,向法空行礼。

    法空露出笑容。

    八十四点信仰瞬间涌入,光轮顿时变得明亮许多,好像隐隐要扩大一圈。

    一百五十多点的信仰,前所未有。

    众女一一上前奉香。

    她们皆摘下了面纱,露出美丽的脸庞,个个神情严肃,宝相庄严。

    冷着脸的圆生与笑呵呵的圆灯在一旁递香。

    林飞扬笑得合不拢嘴,站到了大门口处,斜睨着飞天寺那边探头探脑的香客们。

    飞天寺的香客们很多上完香并没走,站在不远处朝着金刚寺别院瞧。

    很快有十几个凑到一起低声议论。

    “这些白衣女子到底是谁?”

    “我瞧着眼熟……”

    “嘿,是美人儿你都觉得眼熟!”

    “这次是真的眼熟,并不是开玩笑的!”

    “哦,那你说说,到底是哪里出来的美人儿,当真是勾魂!”

    “……想起来了!”

    “快说快说!”

    “是明月绣楼的!”

    “嗯——?”

    “绝对没错,是明月绣楼的,我认得其中两个,当时陪着夫人去过,夫人最推崇那两个的手艺,所以非要亲自道谢。”

    “明月绣楼……”众人顿时缩了缩脑袋。

    “要不然,我们也过去奉香?”

    “这个……”

    “也没什么吧,上个香,也表达一下对金刚寺祖师的敬意嘛,将来说不定能用到呢。”

    “……也好。”众人一边表示着为难,一边点头。

    说来说去,都想去见识一下明月绣楼的这些美人的风姿。

    早就听说了明月绣楼的绣娘无一不美,人美针艺好,故明月绣楼的锦绣格外昂贵。

    她们平时深居简出,几乎很难见到,即使见到,也往往是白纱遮面。

    有明月庵撑腰,也没人敢放肆的去揭她们的面纱。

    她们再遮挡,奉香的时候总不能也遮着脸吧,总算能见识一下美人真面目。

    看看到底是不是真的,是不是明月绣楼的噱头。

    林飞扬俯视着他们,哼一声,放他们进了大门。

    他们识趣的乖乖沿着大道,经过放生池,来到了大雄宝殿跟前,排到了诸女之后。

    他们顿时不由自主的瞪大眼睛。

    眼前所见女子,无一不美,五十二个美人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冲击力。

    尤其她们皆一身白衣如雪,肌肤洁白,更显得容光照耀,不可直视。

    她们个个神色庄严,让他们莫名的生出自惭形秽之感,不敢生出亵渎之心。

    法空站在大殿台阶上,诸女每有一个奉香的,便合什一礼,女子也合什一礼。

    程佳她们一一奉上香后,再一起朝着法空合什一礼,然后重新戴上白面纱,袅袅娉娉而去。

    她们一去,三十几个香客的魂也勾走了,心不在焉的上了香,匆匆离开。

    林飞扬来到大门口,望着他们的背影,得意的笑。

    慧灵老和尚忽然跃到他身边,嘿嘿笑道:“怎么样,我说得准吧?”

    “老和尚,我们不愁没香客啦,明天会更多!”林飞扬笑看一眼飞天寺那边:“一定能超过他们!”

    “对,超过他们,我要好好笑一笑至渊那老秃驴!”慧灵双眼放光。

    PS:更新完毕,再来一张月票过过瘾!

相关阅读More+

凡人修仙传

忘语

长生十万年

江如龙

天行缘记

楚枫楠

仙墓

七月雪仙人

仙界赢家

竹衣无尘

青莲之巅

肖十一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