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某种意义上来讲,面前的这位静子“小姐”的诈骗水平属实离谱。

    在黑沢镜以为对方肯定不叫静子的时候,结果对方真的叫静子。

    且黑沢镜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对方竟然是个男的?!

    想要在黑沢镜面前隐藏性别可不容易。

    自从有了解剖视野后,男女之间的身体特征在他的眼里就变的极其明显,无论是细微的汗毛,区别较为明显的的骨架结构,甚至是胸口微弱的起伏......

    哪怕一点点特征异常都会让他察觉到不妥。

    可刚才在和对方接触的过程中,黑沢镜竟然全程没有发现任何异样。

    这几乎不可能!

    要知道他甚至能直接目测出对方的胸围是38D!

    当黑沢镜看到面板上的信息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福田静子】

    【年龄:19】

    【性别:男】

    智力:11

    体力:9

    魅力:10

    精神:39

    敏捷:12

    【情报】:京都大学法律系二年级校草,化名藤原羽生,因为长相太过勾人而烦恼,人生目标:向幼年抛弃他和亡母的福田家复仇。

    【喜欢的男生类型】:强健,合得来,玩玩而已。

    【喜欢的女生类型】:好看,合得来,玩玩而已。

    【攻略建议】:心中无女人,拔刀自然神,复仇第一页,忘掉心上人,他的眼中只有复仇,所以帮他复仇可提高攻略概率。

    【目前交往对象】:福田千惠。

    【特质】:玉藻前。

    当前特质等级:三星。

    一星特质技能:【狐魅界】(被动):该角色性别可视为女性,且拥有独立的女性身体,该角色头发生长速度约为常人的十倍。

    二星特质技能:【狐幻界】:该角色可以更变周围一切灵质的形态和颜色,并使其持续一定时间。

    三星特质技能:【狐巫界】:该角色【巫】之术式的学习速度加快100%、施法速度加快100%、威力效能增加100%。

    和该角色构筑恋爱关系有几率掉落以下超凡道具:

    【N级】:女装不被发现贴(一次性道具)、狐灵符语学习球(记忆)、狐之亲和(特质)。

    【R级】:管狐(式神)、女装不被发现术(能力)、彼岸花梳妆盒(道具)。

    【SR级】:入殓师(能力)、帮助别人女装不被发现术(能力)。

    【SSR级】(6星恋爱限定):狐神驾(坐骑)、烬天秘境入场券。

    “你到底是什么人。”福田静子收起淡然的微笑,目光显得有些清冷。

    “好重的杀气,这家伙应该杀了不少人,他对你起了杀心了。”一直在看好戏的白沢镜忽然开口了,目光饶有兴致的打量着黑沢镜,“所以说,你到底做了什么?碰巧认识他?”

    杀气?

    黑沢镜完全没感受到白沢镜所说的杀气,但这一点白沢镜没必要骗他。

    结合面板上的资料来看,福田静子对他起了杀心的唯一原因,就是自己道破了他的名字。

    根据面板上提供的资料,黑沢镜已经能在脑中脑补出一个小剧场了。

    福田静子抱着复仇的目的化名藤原羽生在京都生活多年,甚至考上了樱岛五大顶尖学府之一——京都大学。

    对方也是目前黑沢镜鉴定出的唯一一个有【正在交往对象】选项的角色。

    而他的交往对象的姓名也令人细思极恐。

    福田千惠。

    和他同样的姓氏。

    虽然不知道福田千惠具体为何许人也。

    但往坏处想,完全可能是他同父异母的姐姐或者妹妹。

    为了复仇,不择手段的福田静子不惜和姐姐妹妹谈恋爱进而结婚也要重回福田家复仇的狗血情节出现了!

    德国骨科只会迟到,从不缺席。

    而现在,被道破原本真实姓名的福田静子慌了,这份杀气来源于对方下意识想要杀人灭口的心理波动。

    “不是告诉你了吗?我是算——命——师——”黑沢镜学着对方一样,把声音拉的老长。

    福田静子盯了他好一会儿,才重新展露微笑,“怎么算出来的,挺神奇的。”

    “也不算神奇,算个命理名字性别而已,低调低调。”黑沢镜摆摆手,表示雕虫小技不值一提。

    “可所有知道这个名字的人,都死了。”福田静子笑的锋利。

    “也包括我吗?”黑沢镜也笑。

    “你觉得呢?”

    “这里是麻生家的大都会,你不敢动手,除非你不想在樱岛呆了。”

    福田静子抿着嘴闭上眼,过了好一会儿才睁开眼,黑沢镜表情依旧悠闲如初。

    “你还知道什么?”福田问。

    “我还知道咱俩都是孤儿。”黑沢镜说。

    “我不是。”福田摇头。

    “不是也差不多了。”

    “所以,你有什么目的?”福田没有否认,在他看来,这次巧遇只能是预谋,不可能是偶然。

    “没什么目的,只是碰巧算出来的。”不管对方信不信,黑沢镜实话实说,他也懒得忽悠对方了。

    反正对方在大都会又不敢对他动手,而出了大都会,他们两个一个在关东东京,一个在数千里外的关西京都,本也不可能有什么交集。

    黑沢镜就不信对方能顺着网线过来砍他!

    知道对方真的是大雕萌妹,黑沢镜有些兴致缺缺,他忙着赚钱呢!

    无视了书友们在本章说里狂发的“正面肛了他、快A上去、就是男孩子才对味”之类的本章说。

    黑沢镜自顾自的忙活自己的事情了。

    福田静表情虽然淡然,但心中无疑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他兀自压下心中的惴惴不安,脑中不停思考。

    算命?

    怎么可能有这种东西!

    从小练到大,他熟练掌握的阴阳术式没有一百种也有八十种了,其中不乏有信息获取向的阴阳术式。

    鬼怪真的有,但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什么能毫无逻辑的了解到对方信息的办法。

    算命之说是迷信,这不但是现代普通人之间的常识,也是阴阳师之间的共识。

    对方应该没有隐藏声音,年纪应该很年轻,会是谁?又有什么目的?

    他的身份被福田家察觉了?派人来警告?

    不,福田家做事不会这么优柔,如果是福田家派来找他的人,恐怕就是另一个时间、另一个地点、另一种方式了。

    可关于对方的身份,福田静子无论如何也找不到任何头绪。

    福田静子见对方没有走的意思,也开始观察起对方。

    对方字写得很专心,喜欢小声自言自语。

    对方把写得龙飞凤舞的“鉴宝”像他一样摆了出去,做思考状后,又在牌子上左右两侧分别写上小字:

    “小鉴40。”

    “大鉴80。”

    ————————

    一个小时过去,黑沢镜优哉游哉的脸已经拉了下去。

    在摊位前路过的人流数量没有八十也有四十,可连个来问问的都没有。

    “为什么没人来?贵吗?这也不贵啊!”

    白沢镜戏谑的笑,“你问我,我问谁?不过我可先说好了,这世界上百分之七八十的灵物,自古至今人类都并不知晓其功能,哪怕见多识广如我,也不能保证能鉴定出多少灵物。”

    “哎?百分之七八十?”黑沢镜听到这个数字比例,也不由瞪眼。

    “你以为呢?人类对灵的了解也只是冰山一角罢了。”白沢镜嘴角嘲弄。

    “算了,本来也没指望你。”黑沢镜翻了翻白眼。。

    “你这什么态度?一会儿真不帮你哦,除非你求求我。”白沢镜一脸得意。

    黑沢镜只是呵呵笑,也不理他。

    周围的小贩喊得一个比一个起劲,但黑沢镜终究还是放不下世界五百强的矜持,像个小贩一样在那喊着叫卖。

    更何况根据黑沢镜的分析,问题根本不是出在叫卖上。

    否则也不至于连个驻足观望的人都没有,只是路过的时候好奇的看看他。

    根据他的观察,过去的一个小时里,虽然没人理他,但确有很多人走到福田静子的摊位前跟对方笑吟吟的打招呼。

    “静子小姐,今天又来骗人啊。”

    福田静子只是笑吟吟的回,“是啊,你有什么东西要让我来鉴定吗?”

    “咱可不敢。”

    可能之前在大都会里,也只有自己不知道对方是骗子了。

    虽然不太清楚对方这种姜太公钓鱼式诈骗的目的,黑沢镜也不愿意多去探究。

    但很显然,没人来黑沢镜的摊位上鉴宝,究其原因就是因为别人把他也当成了跟福田静子一样的骗子!

    黑沢镜想了想,拿起笔在面前的牌子最上面又写了四个字。

    “骗人死马。”

    黑沢镜对自己的书法越来越满意了。

    “幼稚。”白沢镜不屑的嗤笑。

    “商业手段,只讲效果,幼稚就幼稚。”

    “这能有什么效果?”白沢镜戏谑道。

    白沢镜话音尚未落下,一个行人的身影就在他摊位前顿住。

    “看到没,这就是效果!”黑沢镜笑着将目光移了过去,入眼所见是黑色剑道服的裙摆。

    随着目光上移,黑沢镜看到了白色的上衣围衬,对方的胸口发育的很好。

    目光再往上移,黑沢镜看到了一个......

    一个杰尼龟面具!

    这个表情是“整挺好.jpg”的杰尼龟面具瞬间出戏,把少女身周营造好的剑道少女的氛围完全毁掉了!

    与此同时,黑沢镜还看到对方后脑勺垂到腰际的马尾,以及驻足后缓缓晕染散播开的樱花香气。

    黑沢镜眼睛缓缓瞪大至极,杰尼龟说话了,

    “镜?”

    黑沢镜摸了摸自己脸上的狐狸面具,“你是怎么认出我的?”

    来者不是鸠山樱雪,又能是谁?

    鸠山樱雪指了指黑沢镜面前的牌子,“入社申请表上,你的字体和这个一样。”

    “不愧是社长大人,洞察力这么强?!”黑沢镜惊了,只是见过一面就能察觉字体,这得多强的记忆力。

    鸠山樱雪缓缓摇头,“你是我的男友,《恋爱大师的108小秘招》上说,男友的字体什么的,都是要背上来的,还可以捉情敌。”

    “《恋爱大师的108小秘招》?!捉情敌又是什么鬼?”

    “嗯嗯,冒充男友给怀疑对象写情书,如果收到肯定回复,就得小心了。”

    黑沢镜闻言,面具下的脸露出了个无人看到的“差不多的了”的表情。

    “镜!她是谁?”身边突然传来女子的高声大叫。

    黑沢镜闻声转头,福田静子正愤怒的指着鸠山樱雪。

    黑沢镜傻眼了。

    好家伙,真就欺诈师是吧?

    你特么要是个萌妹,这好歹还算个假冒修罗场,你个萌汉叫个屁啊!

    鸠山樱雪手中木刀咣当一声吊在地上,她而后一言不发的弯腰捡起。

    黑沢镜看不到鸠山樱雪杰尼龟面具下的表情,但即使看到了,他知道那里此时也是一如既往如同水面般的平静。

    “喂喂喂,社长大人,这家伙是个男的,不要被骗了啊!”黑沢镜赶紧叫道。

    “哈?你才是男的,你全家都是男的!”福田静子的语气带着忿怨和委屈,像是生气撒娇的女友。

    “你寄吧谁啊?!”如果不是因为大都会中斗殴会被赶出去的规矩,黑沢镜真想给他两拳,一旦他被发现无证入境,那么后果可不止被赶出去那么简单了。

    “你一直都是叫我社长大人,要不就是鸠山同学,从来没叫过我的名字。”

    “明明......”

    “明明......”

    “明明我们是恋人的。”

    鸠山樱雪的语气一如既往的平静,杰尼龟却淌水了。

    不知何处生成的水珠一滴滴的沿着面具的轮廓滑到下巴尖,随后滴落在地面上。

    吧嗒吧嗒。

    黑沢镜只觉得那些眼泪像是针一样扎进了他的身体,胸口蓦然有些抽痛。

    她......她哭了?

    【强大的情感波动使您的恋爱对象“鸠山樱雪”突破了“明镜止水心”的束缚。】

    【鸠山樱雪的特质“妖刀姬”由二星升级到了三星。】

    【根据突破束缚的情感类型,妖刀姬生成的三星特质为“悲泣之刃”。】

    【悲泣之刃】:情感类型“悲伤”将不再受【明镜止水心】限制。

    战斗时,妖刀姬将会抑制不住的哭泣,该角色的所有属性值会视战斗时心情的悲伤程度增加1-10倍。

    【由于恋爱对象星级提升,正在调整恋爱奖池,并随机抽取一次奖池物品......】

    现在谁他妈在乎奖池物品啊!

    黑沢镜冰冷的目光扫向福田静子的脸,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感受到黑沢镜那令人毛骨悚然的目光,福田静子脸上的娇怨蓦然僵住。

相关阅读More+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麻衣神算子

骑马钓鱼

可能是本假银魂

Mr.Kee

驭房有术

铁锁

芝加哥1990

齐可休

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点精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