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可以,难不成你还想让我免费帮你?在大都会,只有交易,没有施舍。”女人挑动的眉毛戏谑而勾人。

    “做这个很赚钱?”黑沢镜问。

    “赚什么钱,只不过收取一点微末的服务费罢了。”

    “我看你张口就要1000的鉴定费,要是被鉴定的东西本身价值就不足1000,那岂不是亏死。”

    女人将食指束在红唇边,轻轻摇了摇,“钱自然不是那么收的,我只收被鉴定物品价值的5%而已,只不过......”

    女人话说到一半停下,动作犹豫而神秘,目光在他身上打量半天,才压低声音道:

    “我能感受到客人身上的那股奇异的灵质波动,你的身上恐有价值超过二十万达摩币的重宝,所以这单生意我感觉能赚1000!”

    价值二十万达摩币的至宝?

    黑沢镜怎么不知道。

    按照他观察的物价,二十万达摩币已经可以买个不错的式神了。

    而他现在浑身上下除了那250达摩币,可以说没有任何带有灵质的东西。

    难道她说的是白沢镜?

    黑沢镜目光微微朝白沢镜那边斜了斜,对方懒洋洋的毫无反应,只是摆出看戏的表情。

    “那我怎么判断你鉴定的物品到底对不对,很多东西也没办法判断它的直接价值,这怎么付费?”黑沢镜又问。

    女人再次神秘一笑,“我的宗旨就是服务于顾客,如果顾客觉得我的鉴定不对,那我分文不取。”

    黑沢镜还真有点吃惊。

    按照这个女人的说法,只要来鉴定物品的顾客赖账,哪怕她鉴定对了,也可能赚不到钱。

    这对顾客来说简直百利无一害。

    难道就真的赚个良心钱?

    黑沢镜没再纠结这个,反正他也没东西给对方鉴定,有系统的他也不需要对方帮助鉴定。

    他打的是另一个主意。

    别人能做,我为什么不能做?!

    这种空手套白狼的赚钱方法就很适合他。

    黑沢镜离开摊位,女人也只是淡然收回目光,没再理他。

    黑沢镜走到进入自由市场的入口处,那里有一座小房子,两个带刀的武士守在小房子门口,目光来回扫视进入自由市场的行人。

    武士穿着的日本盔甲看上去极其复古,额前的头盔向上弯出两个金片,像是昆虫的的触须。

    远远看上去就像是cosplay一样,但在这个很多人都穿着和服像是在参加祭典一样的场所,也正常。

    走近了黑沢镜才发现两个武士的脸看上去硬邦邦的,不像是真人。

    “这也是式神?”黑沢镜问

    “是傀儡术。”白沢镜答

    “他们身上的灵质为什么看上去跟常人几乎一样?”

    “制作技术精良,仿的好。”

    “想要在这摆摊,需要什么?”黑沢镜对其中一个稍微看上去不太凶的武士问。

    两个武士没说话,只是身体微微侧开,让出一条能进入身后小屋的路。

    “你想做什么?”白沢镜看着他的目光有些狐疑,随即眼珠子若有所思的转了两圈,才开口笑道,

    “我知道了,你想靠我来帮你鉴定物品赚钱?”

    白沢镜表情有点得意,“想不到你还有点小聪明,本大爷确实见多识广!”

    黑沢镜没理他,走到屋子前敲了敲门,听到屋内的应允声,才推门而入。

    中间飞机场,两边铁丝网,大概能形容面前老者的发型,这种奇特的秃顶样式就像刻意设计的。

    老头写着账本,头也不抬,“自由市场入场附近的摊位每天的租金1000达摩币,中间部分500达摩币,边缘和角落200达摩币,除此之外,结束时还需要缴纳3%的销售税收。”

    “违禁品不准卖,价值超过十万达摩币的物品售卖,要提前报备申请。”

    “可以只租八小时吗?”黑沢镜问。

    老头仍旧头也不抬,“不可以。”

    “租一个边缘摊位吧。”

    “嗯,卖什么?”

    “鉴宝。”

    老头终于抬头,而且还直勾勾的看着他,一时间黑沢镜还以为自己暴露了。

    “交钱。”老头打破沉默,手指点了点桌面。

    黑沢镜把两个面值为百的达摩币放到桌面上,老头才起身,迈出房间,黑沢镜在后面跟了上去。

    在自由市场里七拐八拐后,老头才终于停下,手指指向面前空余的摊位,他面前的空气像是荡起涟漪的水面。

    涟漪消散后,老头才道:“你的摊位在这。”

    黑沢镜环顾四周,而后不解的问,“这不是中间区吗?我租的是边缘位置。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个小伙子很有钱途,所以给我安排了一个不错的位置?”

    老头盯着他,一脸看白痴的表情,“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骗子就应该跟骗子待在一起。”

    老头话毕,头也不回的背着手走了。

    有些莫名其妙的黑沢镜把目光瞥向一旁的摊位,穿的像个塔罗牌巫婆的女人对着他眯眼笑,“这么快又见面了,这就是命运啊。”

    “他说的骗子,是你吧?”黑沢镜问。

    “不是骗子,是诈——骗——师——。”女人微笑着回应。“你可以叫我静子小姐,是一个诈骗师。”

    “什么时候诈骗师都可以作为自我介绍的内容了?”

    “当你的骗术足够高超的时候。”静子小姐又微笑道,

    “你绝对猜不到我告诉你的名字是假的。”

    “我其实已经猜到了。”

    “不要自己骗自己了!”

    “真的猜到了!”

    黑沢镜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个问题上和对方争论了一分钟,这可能就是所谓的美女效应吧。

    对方狐媚眼润得似乎能滴出水,看着别人的表情总是似笑非笑,微微张开的红唇引人遐想。

    如果对方没能长成这种魅惑妖娆的脸,如果对方戴了什么掩面的面具,刚才的对话可能就是如下的形式。

    静子:“你绝对猜不到我告诉你的名字是假的。”

    黑沢镜:“哦。”

    ————————————

    “他们既然都知道你是骗子,为什么不把你赶出去?”他连带着莫名其妙的被人当成骗子,黑沢镜确实对这个美丽的骗子有些好奇。

    “不是骗子,是诈——骗——师——”

    “知道了,是诈——骗——师——,所以诈骗师小姐,回答问题。”

    “他们知道你是杀人凶手,为什么不把你抓进警局呢?”静子小姐笑着反问。

    “你的背后,势力滔天?”

    “错,年轻人不要把社会想的太黑暗,正义终将战胜邪恶。”

    “这句话从骗子的嘴里说出来,真的没什么信服力。”

    “不是骗子......”

    黑沢镜打断对方,“是诈——骗——师——”

    静子小姐满意的点点头,“那就换个理由,这里可是麻生家的地盘,在京都,还有比麻生家势力更加滔天的人吗?”

    “那就是他们没有你的诈骗证据?”黑沢镜又答。

    “bingo!答对了,我可是一个骗术高超的诈骗师。”静子小姐微笑。

    “能介绍一下你平时都是怎么骗人的吗?”黑沢镜问了一个没指望对方回答他的问题。

    “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怎么试。”

    静子小姐指了指面前“鉴宝”的牌子。

    “找你鉴定吗?你保证会在这次鉴定中骗我一次吗?”黑沢镜挑了挑眉问道。

    静子小姐噗嗤笑了起来。“你都这么要求了,那我自然从命啊。”

    黑沢镜把手放到裤兜里,再次伸出来时,拇指食指间中捏着一个乒乓球大小的黑不溜秋的圆球。

    “这是何物?!”黑沢镜问。

    静子小姐接过黑沢镜递来的黑球,仔细的迎着灯光端详了一会儿。

    大概看了足足两分钟,静子把黑沢镜递过去的黑球又递还给了黑沢镜。

    “所以,这是何物?”黑沢镜又问。

    “不——知——道——”静子小姐理直气壮的摇了三下头。

    “然后呢,就这?就这?就这?欺——诈——师——就这?”黑沢镜哈哈大笑。

    “你似乎搞错了什么,欺诈师是为了骗你钱的,又不是帮你鉴宝的。”静子小姐也跟着哈哈大笑。

    “你骗到我钱了?”

    “没有吗?”

    “有吗?”

    “没有吗?”

    黑沢镜看着对方脸上的怪笑,似乎也隐隐意识到什么不妥。

    他赶紧打开面板查看起来。

    花了200推荐票,临时兑换后递过去的兵粮丸,此时上面信息已然发生了改变。

    【石头】:带有灵质的石头。

    被掉包了?!

    黑沢镜心中恍然大悟,目光再次锁定在手中那黑乎乎的‘兵粮丸’上,无论是外形、触摸手感、还是视灵视野下的灵质观测来看,都和之前别无二致。

    可系统面板的信息可不会骗人!

    黑沢镜似乎明白对方的作案手法了。

    鉴宝?

    鉴个屁!

    需要被鉴宝的物品,其主人大多不知道物品的作用,即使在鉴定过程中被‘欺诈师’偷梁换柱也几乎没有任何察觉。

    对方诈骗的目标根本不是达摩币,而是被鉴定的目标物品本身。

    可对方是怎么做到的?兵粮丸全程没离开他的视野,像魔术一样。

    但别人既然知道她是诈骗师,应该也明白她的诈骗手法,这时候如果在她身上搜出赃物,岂不人赃俱获吗?

    但黑沢镜看着对方这么肆无忌惮的模样,感觉事情应该没那么简单。

    “你这不叫诈骗,叫偷盗。”黑沢镜叹着气把手中的‘兵粮丸’丢给对方。

    对方没有把真的‘兵粮丸还回来的意思’。

    黑沢镜想了想也没要。

    200张推荐票买了3个兵粮丸,这东西他本来也用不到,只不过是为了临时搞出一个能被鉴定的超凡物品。

    就当花了70张推荐票看了个新鲜。

    黑沢镜在摊位上开始摆弄起来,摊位上自带一个小牌子和一只白板笔,黑沢镜再小牌子上同样写上鉴宝俩字,摆在了摊位前。

    “你呢,不打算自我介绍一下吗?”两个摊位并排着,静子小姐身体往这边凑了凑,笑吟吟的看着忙活的黑沢镜。

    “我叫神乐五安,是个算命师?”

    “我猜你的名字是假的。”

    “这你都能猜出来?”

    “算命师吗?怎么算?”静子小姐笑着问道。

    黑沢镜嘴角也弯起,“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收费吗?”

    “在大都会,只有交易,没有施舍。”黑沢镜原话奉还。

    “怎么收费啊。”

    “算对了,你亲我一口。算不对,我亲你一口,公平合理!”黑沢镜说。

    “你是在瞧不起欺诈师的智商?”静子道。

    “算了,免费给你算一卦,把手伸过来,我给你瞧瞧手相。”黑沢镜一本正经道。

    静子小姐戏谑的笑着把柔软的手交到了对方手上,“行啊。”

    【萌妹鉴定券·兑换,使用!】

    面板上,对方的信息瞬间弹出!

    黑沢镜端详着对方又白又软的掌纹,沉吟道,“从手相来看,你的名字叫福冈静子。”

    福冈静子怔了怔,目光猛地扫在了黑沢镜的脸上,瞳孔骤如针缩。

    “年龄嘛,19岁。”

    “性别嘛.......”

    下一刻,黑沢镜却如同触电般弹开握住对方的手,不可自抑的大喊出声:

    “你他妈是个男的?!”

相关阅读More+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狂笑宇智波

貌似高手

我要与超人约架

辣酱热干面

镇守府求生指北

海底熔岩

万界:从问答开始

一一五

斗罗之失恋就能变强

啸沧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