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沢镜站在写着“大都会”三个字的石质牌匾下,四顾查着这周围。

    刚才在公寓里还是白天,现在转瞬间便已入了夜。

    猩红的满月下,一座座古式建筑拔地而起。

    面前是灯火通明的街道,街道上方挂满的鲤鱼旗延展到天边,几乎看不到尽头。

    写着字大黄灯笼挂在街道两旁店铺的屋檐下,灯笼上写着一个个的店名。

    【锦天满宫】【岛本符铺】【明山医手】【富美家料理】......

    “京都大都会,麻生家督办的阴阳师交易中心,理论上欢迎任何‘关西’区域没有前科的阴阳师进入秘境交易,但必须要在麻生家的阴阳寮进行登记审核。”

    白沢镜的身形出现在他的身边,他的脸上带着一个涂绘着红色纹路的白狐狸面具,伸手向他也递来一个同款面具。

    黑沢镜接过面具,看到前方街道上的行人大部分都戴着各式面具,也就默默戴上,“关西?我们现在在关西?”

    “当然不是,只不过进入了一个只有京都地区才能进入的‘秘境’,你可以把这些秘境当成精神海上漂浮的船,咱们现在可是没有登船许可的偷渡客,你可得低调点。”白沢镜竖起手指,做了个禁声的手势。

    “麻生家对待不请自来的客人,从来都不会心慈手软,要不是这个秘境他们搞的真的不错,我是真的不想来。”

    “在关东,安倍家也搞了个类似的‘伊邪那岐街’,但没什么底蕴,不如京都这边这个。”

    黑沢镜闻言眼皮狂跳,“所以我们过来干什么?”

    “逛街啊。”白沢镜指了指两边的店铺。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闲?”

    “当然,咱们也不是只逛不买。”白沢镜手掌一番,一个靛蓝色的猫眼石就出现在它的手中。

    “大都会用的货币是达摩币,你去把这个典当了吧。”

    “这是什么?”

    “杀猫又获得的猫眼灵石,不值钱的小玩意。”白沢镜打了哈欠。

    “我辛辛苦苦杀的猫又,什么掉落都没出,怎么好东西都去你那了?”黑沢镜怀疑自己被黑了掉落。

    “我的不就是你的吗?你看你要用钱,我便慷慨解囊,你不感谢我也就算了,还瞪我。”白沢镜随即投去鄙夷之色。

    “再说了什么叫你杀了猫又,明明是我们杀了猫又,猫有九条命听说过没?”

    “二尾猫又虽然没有九尾猫又那么难杀,也是生命力极强的灵体,要不是我,你那一刀能斩它一条尾巴就不赖了。”

    猫又杀的确实过于轻松,对方或许没撒谎。

    猫眼石一入手,面板上就显示出其信息。

    【猫眼灵石】:猫又死亡后以特殊手法凝结出的灵石,夜间久佩可提高夜视能力。

    “欢迎光临,欢迎光临,来小刚,发大财。”

    黑沢镜刚走到挂着“小刚当铺”灯笼的店铺前,头顶上的红灯笼就突然长着嘴巴说起话,把他吓了一跳。

    “灯笼鬼,这种式神人类已经可以批量制造了,大部分都会培养出能录像的【灯影】技能,负责欢迎和防盗。”一旁白沢镜实时解释。

    黑沢镜发现街道上店铺的店主们基本都不带面具。

    当铺老板也没戴面具,看上去跟鱼市上的卖鱼大叔没啥区别,显得很热情。

    对方无视了他身边的白沢镜,只和他热情的打招呼,黑沢镜感觉对方可能看不到白沢镜。

    “150达摩币。”老板拿着猫眼石细细观摩了一番,报价道。

    黑沢镜目光朝白沢镜的位置微微斜了斜,他确实对这个东西的价值没什么概念。

    “有点低,跟他说,不赎了,要250。”白沢镜说。

    “这东西我不赎回,卖我240吧。”黑沢镜转述。

    “行。”老板一口答应。

    走出当铺的黑沢镜把玩着手中的三个达摩币。

    达摩币的材质并不是金属,而是石质,上面凸起的达摩玩偶被漆红。

    最奇特的是在视灵视野下,货币上灵质的微光隐隐组成数字。

    其中两个是100,一个是50。

    “我让你报250,你报240,你蠢不蠢?”

    “在汉语里,250这个数字和你很像,我不喜欢。”黑沢镜回道。

    “跟我很像?”白沢镜琢磨片刻,未果,也就不去多想了,他又不懂什么汉语。

    “冈本符铺,各种符篆,应有尽有,除厄、去病、招福、转运、知惠,买符就来冈本!”

    “你想考上麻生阴阳寮吗?卡卡西屋在线招生,专业老师授课,一对一教学,学会为止,免费试学。”

    街道两旁小贩不停吆喝,黑沢镜指了指符铺前挂着的鬼画符对白沢镜问,“这种除厄符篆,真的能招福?”

    “十有八九是骗人的。”白沢镜嗤笑道。

    “那就是说总有不是骗人的,可我不太能理解,怎么才算是除厄?”

    “以前有个男人,机缘巧合之下帮助了狐灵,狐灵为了报恩......”白沢镜突然道。

    “变成人形嫁给他当老婆,给他做饭暖被窝?这故事我熟。”黑沢镜直接打断。

    “狗屁,别打岔,听我说。”

    白沢镜浑身化为血浪,一片血色山林像是沙盘一样出现在他面前,山林下是一个小村庄,指头大的小人一个个从村庄里崩了出来。

    扛着锄头的小血人遇到一只狐狸,随着白沢镜话传出,画面缓缓变化,跟演皮影戏似的。

    “狐灵为了报恩,以狐灵的符语书写符篆赠予男人,以狐灵符语来看,狐灵写的是‘这是一个帮助过狐灵的人类,请大家在他危难时也帮他。’”

    “所有狐灵都能看懂这个符语,男人本就生活在狐灵聚集的狐岐山附近的村落,自然备受狐灵们呵护,每逢危难之际,总能化险为夷。”

    “他便以为这符篆的作用是除厄。”

    “后来有阴阳师听说男人的事,便过来抄录符篆,阴阳师们又看不懂狐灵符语,所以这个符篆就稀里糊涂成了其中一种除厄符篆,这么说你明白了吧?”

    血浪消散,小人和山林的皮影戏消失在眼前,白沢镜的身体又凝结了出来。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我拿着抄录的符篆,附近的狐灵会不会帮我?”黑沢镜又问。

    “世界上真正能帮你的,只有你爹妈和我,而你又没爹妈,所以能帮你的只有我。”白沢镜看着他笑。

    “你礼貌吗?”

    “总之,这类符统统都是智商税,不过这家店老板篆符的技法还算不错,刚才路过的五六家符铺中,他算是鹤立鸡群。”白沢镜随即指了指挂在冈本符铺边上的那张【风雷符咒】,

    “现在的人眼光真是越来越差了,这符卖400达摩币,真的算是小亏,挂了这么久都卖不出去,挺离谱的。”

    “这符有什么用?”被白沢镜一指,他的好奇心也被勾了起来。

    “一次性符篆,招雷,雷是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能对灵造成伤害的自然能量,这张符上的雷降有你十剑之威了。”

    黑沢镜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就是太贵了。”

    白沢镜呵呵笑,“不是它贵,是你穷,在这两边的店铺,你这240达摩币,基本什么好东西都买不到。”

    “也只能去自由市场碰碰运气。”

    “自由市场?”

    “嗯,商业街后面就是自由市场,阴阳师们可以在里面随便摆摊,可以以物易物,也可以用达摩币购买,跟市集差不多。”白沢镜语气慵懒。

    ————

    穿过流光溢彩的街道,黑沢镜看到了一个十字路口。

    十字路口左右两侧都是河岸,十字路口对面是一座桥,许多行人伫立在桥上,看着河中美人鱼的水中围着河上漂浮的莲灯舞蹈。

    两只小美人鱼也不知道是什么鬼怪,在水中灵动的泛着波涛摇曳。

    不时有人把达摩币投入水中似是在打赏。

    “鲤鱼精,这两只资质不太行,只能以色娱人了。”白沢镜声音懒洋洋的,不太能提起性质。

    “我可以跳下去捞钱吗?”黑沢镜看着甚至有人直接扔下去500达摩币,若有所思。

    “就算你脸皮够厚,以你这连个风雷咒都扛不住的抗揍能力,应该不行。”白沢镜认真点头。

    黑沢镜只能叹息着沿着河的右岸去往白沢镜所说的自由市场。

    自由市场由一个个方块地摊组成,一个个格子整齐地排列着,每两个格子之间留了半个格子当做行人的通路。

    地摊前的阴阳师们吆喝的声音更厉害了,叫卖声此起彼伏,一浪高过一浪,跟打骂仗一样。

    琳琅满目的商品摆满一地。

    在一片叫卖声中,黑沢镜听到了几道令人心痛的声音。

    “1500达摩币收猫眼石!急用,急急急!”

    “2000达摩币收猫眼石!无限收!”

    一旁白沢镜目光渐渐有些呆滞。

    黑沢镜看着手中寒酸的240达摩币,对他挥挥手,“行了,你可以滚了。”

    “这不可能!猫眼石的价值就应该在300-400之间!”白沢镜尖声吼道,黑沢镜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么失态的样子。

    急了,他急了,他有些破防了!

    “你说的是十五年前的物价?”黑沢镜只觉的好笑。

    白沢镜脸上的冷笑充满桀骜,“你觉得我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实话告诉你,我昨晚自己就来逛过了,我可是做好了功课才带你过来的。”

    这家伙果然早有预谋,但既然已经进来了,黑沢镜本也不在乎对方耍什么花招。

    黑沢镜只是一言不发的指了指市集里叫卖的几个小贩,“事实胜于雄辩。”

    “过去看看。”白沢镜显得有些不死心,从几个摊位上大步垮了过去,他像是一个幽灵,没人发现他的存在。

    “猫眼石昨天的收购价不是才200吗?今天怎么收这么贵了?”黑沢镜向摊位上精壮如铁塔的汉子问道。

    留着板寸的汉子抬头,露出一口亮牙,表情却有些苦闷,“阑珊小姐昨晚在阴井境的逢魔战场上受伤失明,天树大僧正说要一百只猫又灵石或可治好,可不就贵了。”

    黑沢镜点头离开,看着若有所思的白沢镜问,“阑珊小姐是谁?”

    “我怎么知道?”

    “你都能知道啥?”

    “天树大僧正我倒是知道,一个讨厌的老头,麻生家的狗,等你什么时候有现在的百剑之威,或可以跟他正面碰一碰。”白沢镜撇了撇嘴。

    “和尚?”

    “嗯,能让天树大僧正亲自治疗,还能上逢魔站场,那个阑珊小姐可能也不是一般人物。”

    黑沢镜心中虽好奇,也没敢去问路人,万一人人都知道阑珊小姐,就他不知道,显得他异类,容易引人怀疑。

    他可是没拿票入场的,听白沢镜的意思,被人发现了,后果似乎很严重。

    把这事抛之脑后,黑沢镜便在各个摊位之间逛了起来。

    “缠魂松露,这东西对萤草来说是大补。”白沢镜在一旁指着提醒,黑沢镜停下步伐。

    摊位角落放着一朵黑色的菌干,蓝色的丝线从菌的伞盖处延伸到四周,看上去有些奇特,标价1700达摩币。

    黑沢镜伸手去摸,摊主没制止,只是牢牢盯着他。

    【缠魂松露】:肉体死亡后,将其种于口部或菊部,短暂维持死者灵质不消散。

    亦可做成灵食,供某些灵体食用,激发某些特质。

    面板信息弹出时,黑沢镜便放下了手中的松露。

    “能便宜便宜?”黑沢问。

    “你说多少。”见有买卖上门,摊主也笑。

    多少?”摊主瞪眼。

    “240达摩币。”

    ......

    黑沢镜看得出来,那个摊主真的想上来给他两拳,但应该碍于秘境中禁止私斗的规矩,对方已经很克制了。

    转了一圈,卖什么的都有。

    还有卖式神的,那是一个人头鹿身的女灵体,神色仓惶又哀伤,像个奴隶一样跪在摊前,看向身边的主人的目光充满眷恋。

    一旁那个男人吆喝的却比谁都大声,“极品多功能鹿牙神,战斗、生活、床上用品三不误,120000亏本甩卖。”

    确实长了不少见识。

    也有点失望。

    因为人心差不多,所以阴阳师的交易市场其实跟普通的商业街菜市场也差不多,只是商品不同而已。

    没有什么得道高人的矜持。

    人都只不过是逐利的野兽罢了。

    30年前,黑沢镜就明白了这个道理,现在只不过更加深刻罢了。

    不过对现在的他来说,穷是原罪。

    黑沢镜在一个摊位蹲下,摊位上是一身奇装异服的女摊主,对方摊位上空无一物,只是竖着一个牌子。

    对方打扮的像个占卜塔罗牌的神棍。

    他指了指女人面前写着“鉴宝”的牌子,问:“这是什么意思?”

    女人笑着答道:“我可以用我神奇的知识,帮助你鉴定任何未知的灵物,鉴定对了,收你1000达摩币,鉴定不出来,不收钱。”

    黑沢镜微微一怔,随即眸光一亮,“你是说鉴定物品也能赚钱?”

相关阅读More+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狂笑宇智波

貌似高手

我要与超人约架

辣酱热干面

万界:从问答开始

一一五

镇守府求生指北

海底熔岩

斗罗之失恋就能变强

啸沧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