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台风的原因,学校今天停课了,小林老师联系不上你,我正好通知你一声。”餐桌前,桃原心乐抬眼看了对面的黑沢镜一眼。

    比起其他三人,桃原心乐面前的餐食有点简陋。

    一碗苦荞麦粥,一个煎蛋卷,一小碟娃娃菜做的小咸菜。

    “桃原同学,都像你这么吃自助,饭店老板可得开心死。”

    黑沢镜将一片切好的伊比利亚火腿放入口中,不提倡奢侈的源氏只有在每周五的菜单里,才能吃到这种从西班牙空运过来的正宗火腿。

    “我饭量小。”桃原心乐说。

    “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饭量小的意思是吃得少,而不是准确地从几十种自助早餐菜品中选出最便宜的三样东西,你这算是超能力吗?”黑沢镜继续调笑道,

    “我觉得就算你早餐吃上一整根伊比利亚火腿,夫人也不会把你开除的。”

    桃原心乐的心思不难猜,典型穷人家孩子的思想,吃人家免费的自助,心中自感不好意思,所以捡着便宜的吃,从而不给别人“添麻烦”。

    但不太懂得替人换位思考的源静花直到此时才若有所思,朝桃原心乐身前看了看。

    这几天两人一直一起吃早餐,之前闲聊中,源静花也问过桃原心乐类怎么总吃相同食物的问题。

    桃原心乐的回答是,她喜欢吃这些。

    源静花也自然不会多想。

    在樱岛,可没有给人夹菜以示亲近的说法,这反而是非常不礼貌的一种行为。

    让别人吃自己喜欢的东西,那就是最大的尊重了。

    虽然她的常识还不至于蠢到“何不食肉糜”的地步。

    但指望这样一个从小都吃着专业厨师提供现成食物的大小姐,能意识到“苦荞麦粥”“煎蛋卷”等食品价格最低,所以桃原心乐才选择这些食物也是不现实的。

    “你在骗我?”源静花瞪着桃原心乐。

    桃原心乐被看的有些慌张,但没听懂对方的意思,“什么?”

    “这并不是你最喜欢的三样食物。”源静花面无表情的指了指桃原心乐面前的食物。

    看着源静花脸上酝酿的怒意似在爆发的边缘,桃原心乐只能咬着嘴唇点点头。“我只是不想给你添麻烦。”

    源静花神情舒缓下来,但目光依旧认真的盯着她,“以后不准骗我,任何事。”

    “嗯。”桃原心乐显然不想失去她这个刚交的好朋友。

    对方学识渊博,品行优秀,相貌出众,似乎还对她关怀备至,两人很谈得来。

    在桃原心乐看来,两人的关系发展方向俨然有朝闺蜜发展的趋势。

    当然,在有面板做参考的黑沢镜看来,桃原心乐就是个完全被恶女欺骗的小羊羔。

    你把她当闺蜜,她却想.......

    源静花拉着桃原心乐的手站了起来,“走,告诉我你喜欢吃哪些食物,不准骗我哦。”

    桃原心乐指了指桌面上没喝完的苦芥麦粥和鸡蛋卷,“那这些怎么办?”

    “扔了。”

    桃原心乐固执的摇头又坐了下来,“不能浪费粮食。”

    “那就给他吃了。”源静花指了指黑沢镜。

    黑沢镜放下手中筷子,目光直勾勾的盯着源静花。

    “你看什么?”源静花被盯得有些发毛,黑沢镜的目光有些摄人,即使神色平静,但总觉得其中隐藏着随时会撕裂出风暴的惊悸气息。

    “我在目测你的脸皮有多厚。”黑沢镜面无表情道。

    见餐桌上越来越变得沉重的气氛,桃原心乐突然端起粥碗一口把剩余的小半碗粥喝完,又三两下把鸡蛋卷塞到嘴里。

    “窝还能次。”桃原心乐一边咀嚼,一边口齿不清道。

    她赶紧站起身,拉着源静花去打饭区。

    源静花和黑沢镜相互对视的状态这才被解除。

    “厉害啊,敢和我姐姐顶嘴,不愧是变态の东京棍勇柳下惠。”源静雪似是在由衷的赞叹,呆毛从小白兔兜帽中抖了出来。

    “顶嘴?格局小了,早晚有一天,我要让她在我面前像狗那样趴着吃饭。”黑沢镜拿起筷子重新夹菜。

    可以看得出源静雪似乎很喜欢甜食,面前的食物都是草莓大福、铜锣烧之类能甜掉牙的东西,还有一根胡萝卜。

    而源静花更偏爱水果,桌子上主食不多,全是葡萄、荔枝之类圆圆的果子。

    “我会转告她的,你还是赶紧去网购订个棺材吧,现在抓紧还能选个自己喜欢的样式。”源静雪闻言,一脸兴奋。

    “我给你讲个笑话吧,要是你能笑出声,就别告诉她。”黑沢镜瞅了瞅对方身上的小白兔睡衣,又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棕熊睡衣。

    “我就不!我就要告诉她。”源静雪洋洋得意。

    “那我不和你决斗了,你都不接受我的憋笑决斗,我自然不接受你的阴阳师决斗。”黑沢镜摆摆手。

    “你怎么能反悔?”

    “契约还没确认呢,怎么能叫反悔?”

    “那行,你讲笑话吧,反正我也不会笑的。”源静雪话毕,便把嘴巴闭的紧紧的。

    “从前有一只棕熊和小白兔一起拉屎。”

    源静雪看了看两人身上的睡衣,“你这人怎么这么恶心,别人吃饭的时候,你在这讲拉屎。”

    “别打岔,能一起吃饭的都可能是敌人,而能一起拉屎的,不是兄弟就是夫妻!”

    “谁和你是夫妻?!”源静雪瞪眼。

    “谁和你一起拉屎?!”黑沢镜也不甘示弱的瞪眼。

    “你都说了,棕熊和小白兔一起拉屎,现在你穿着棕熊睡衣,我穿着小白兔睡衣,你这不意有所指吗?”

    “哦,你穿着小白兔睡衣就是小白兔啦,那我现在穿着你姐的睡衣,我是不是就是你姐?”

    源静雪说不过他,“你还是继续讲笑话吧。”

    “棕熊拉完了屎,问小白兔,‘毛粘上屎有关系吗?’”

    “小白兔说:没关系。”

    “棕熊随手就拿起小白兔擦了擦屁股。”

    源静雪涨红了脸,心中又好气又好笑,但她的憋笑能力确实还可以,没笑出声,“这么恶心的笑话,怎么可能笑的出来!”

    黑沢镜点点头,“你现在就像被棕熊擦了屁股的小白兔,自己没本事报复,就去找你姐告状去了,不过憋笑决斗你赢了,所以你可以去告诉她了。”

    “谁没本事了?我告诉你,咱们的账,我会亲自跟你算的。”源静雪怒气冲冲的握紧拳头。

    “比如?”

    “把你的萤草赢过来!”

    看着斗志满满的源静雪,黑沢镜只是笑而不语。

    黑沢镜环视了一圈餐厅外的庄园,低声说道:

    “美神同学已经把决斗的契约准备好了,你如果想要今晚决斗,就得找时间跟我去学校一趟,今天放假,你能随便出去?”

    “这几天妈妈不会让我出去的,不过学姐做的不是血契吗?”源静雪悄声问。

    “是。”

    “一会儿你把我的一点血给你,带过去就行了。”

    还能这样?

    黑沢镜在这方面显然不是专业的,但对方既然都这么说了,那就随她了。

    ————————————

    “没有什么能不生病的术式吗?”小树林里,黑沢镜把刚打完的狂犬病疫苗收据单递给美神里加。

    被猫抓了打狂犬病疫苗是常识,而被那么多猫抓了那么多下,染病概率十有八九。

    黑沢镜可不敢拿生命开玩笑,还是特地花了点时间去了趟防疫中心。

    “有,虽然不是什么病都能奏效,但关于细菌病毒感染导致的疾病,很多去病的仪式是能奏效的,不过那些仪式很浪费时间和精神,现代医学这么发达,很多时候药物更好用。”

    美神里加神色依然不太好,连续阴雨天没有阳光让她并不能靠阳光补充精神值。

    光靠睡了一觉,对方现在的精神值和常人差不多,可能只有5、6点。

    “看样子事情已经解决了,是象牙蝠还是猫又?”看着黒沢镜轻松的神情,美神里加微微笑道。

    通过黑沢镜递来的疫苗单据,美神里加大概能推测出一个大概了,御使动物比较厉害的式神,御使的又是携带狂犬病毒的动物,就那么两种式神。

    “猫又。”

    “猫又比较狡猾,好像更难杀一点,怎么做到的。”

    黑沢镜把情况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

    美神里加听完反而敛起笑容,变得有些沉默了,“你还是把那把刀开锋了。”

    “这刀挺好用,用它有什么严重的后遗症吗?”黑沢镜也有些提心吊胆的问。

    “没有。”美神答。

    “那就好。”

    “把刀给我。”

    “再借我几天?想杀我那人可能不止只有一个式神,”

    之前跟源伊久美对话的时候,源伊久美曾说了一句“小泉赤牙,他的式神里确实有一只猫又。”

    黑沢镜捕捉到了这个细节。

    从他的式神里五个字的的语义上判断,小泉赤牙可能真不止一个式神,对方的报复也不可能到此为止,他还真需要一把利器防身。

    美神里加依旧摇头,“把刀给我,这刀你不能再用了。”

    黑沢镜叹气,但还是老老实实把刀给了美神里加。

    对方不借他刀,自然不是因为小气,原因只可能是有什么黑沢镜不知道的严重后果。

    事后想想,这刀开锋后,面板上出现的能力也让黑沢镜有些怵得慌。

    这把刀突然出现的能力实在是太过合适了,似乎只有那个【汲血】的能力才能解决他当时的危境。

    想想那只猩红色的嘲弄眸子,黑沢镜总觉得握刀的时候有什么东西在看着他一样。

    不懂就问。

    “能透露一下不能用它的原因吗?满足一下我这新手的好奇心。”

    “刀开锋后,给你提供的能力应该叫【汲血】。”

    【汲血】可以通过血液吸收被杀戮的生灵的灵质。

    其中一部分被吸收的灵质转换成了你的活力。

    可溢出的多余灵质去哪了?”美神里加似是在反问。

    黑沢镜微愣,心中蓦然紧张起来,咽了咽唾沫问,“你是说,多余的灵质在刀里?刀里封印着什么不好的东西?”

    “嗯,一只猫的灵质单位数量大概在2-3,你杀了多少只猫?”

    “五千?”

    “虽然是无心之失,但你闯祸了。”美神说。

    “可你为什么还一脸淡定的样子,后果应该不严重吧?”黑沢回道。

    “不严重。”

    “你犹豫了,你为什么犹豫?你在骗我?”

    “对你来说,后果确实不严重。”美神里加摇了摇头,目光复杂的看向他。

    “因为......”

    “因为什么,你说啊,和你聊天急死人了。”

    “因为遭殃的是这个世界。”

    风拂过树梢,落叶飘散着落下,美神里加眼中涌动的悲伤,多的快要溢出来似的。

    黑沢镜觉得这句话有些熟悉,但虽然有这种莫名的熟悉感,他脑中无论如何也想不起上次听这句话是什么样的场面。

    下一刻,美神里加手中持着的刀突然化为一摊血水,血水在她手中溜走后,尚未滴入地面就已经消失不见。

    血水突然从黑沢镜右手间涌动出来,他尚未反应过来之时,血水又重新凝结成银白色的利刃。

    刀像是在他手中凭空长出来似的。

    这副诡异的场景把黑沢镜还真吓到了,他下意识把手中的刀丢在了地面上。

    刀身打在石头上,发出咣啷啷的声音。

    美神里加全程沉默的看着这副画面,“果然。”

    “果然什么?”

    “果然借出去的东西,就很难要回来了。”

    “靠,我又不是不给你,他自己长回来了,别把我说的跟个坏人似的。”

    “你就是坏人。”

    被骂的黑沢镜有些莫名其妙,还没来得及多想,美神里加便将一个卷轴丢了过来。

    黑沢镜接住,是他和源静雪的决斗卷轴。

    “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美神里加举起手中的麦穗,转身的同时,她的身形消失在树荫间。

    少女的声音消散在风中,看着空无一人的树林,黑沢镜有些怅然若失。

    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

    听起来像是情侣分手时才会说的话。

    可他的爱情尚未开始,咋就已经结束了呢?

    “我真不是故意不还!”黑沢镜在树林中大声吼了起来,似是要将心中所有郁闷都吼出去。

    没人应答他,除了风带起的沙子击打在剑面上叮叮作响,就像是在发出的讥笑声一样。

相关阅读More+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狂笑宇智波

貌似高手

我要与超人约架

辣酱热干面

万界:从问答开始

一一五

镇守府求生指北

海底熔岩

斗罗之失恋就能变强

啸沧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