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以为警视厅的长官都是些秃顶的中年大叔或者糟老头子,没想到居然是个年轻的帅大叔。”

    “确定不是什么电影明星假扮的吗?”

    “他好有风度啊,长得有点像那个演员,伊藤英明。”

    周围有关于小泉赤牙的讨论就没停过。

    一场无聊的安全教育大会,硬是被小泉赤牙的风度和颜值搞成了类似明星见面会一样的东西。

    这个年纪的学生,讨论的话题总离不开颜值和追星。

    穿着黑色风衣的小泉赤牙在演讲时总是笑着,让人如沐春风。

    漫长的安全教育后,表彰大会开始,他充满磁性的声音依旧回荡在体育馆中,

    “为表扬黑沢镜同学不顾自身安危、见义勇为、勇斗歹徒的崇高品质,警视厅决定,给予黑沢镜同学现金奖励30万日元,并授予其红绶褒章。”

    樱岛褒章按颜色区分奖励种类,红绶褒章授于奋不顾身救助他人者,较为稀少。

    “希望大家能以黑沢镜同学为榜样,将这份高尚美好的英雄品质传承下去。”小泉赤牙充满鼓励的笑容扫视在场一圈后,目光终究准确无误的落在黑沢镜身上。

    体育馆中掌声雷动,学生们也跟着大声喊起了黑沢镜的名字。

    喊声如同海浪,一波接着一波。

    “黑沢镜!”

    “棍勇!”

    “黑沢镜!”

    “棍勇!”

    ......

    在学校老师的催促下,黑沢镜慢慢走上灯光汇聚的体育馆中心,目光平静的伫立在了小泉赤牙面前。

    小泉赤牙没有直接将桌子上放置的褒章递给黑沢镜。

    而是将演讲台上的话筒拆了下来,而后递向黑沢镜,

    “黑沢君,你是樱岛的英雄,有什么想对大家说的。”

    光影交错间,黑沢镜接过话筒,

    “小泉警官刚才说我是樱岛的英雄,其实我并没有那么伟大,只是在能力足够的时候做自己该做的事。”

    “大家在遇到类似情况时,还是要根据自身能力理智行动。”

    “不过如果可以的话,我确实还想做一下宫原智也的英雄。”

    黑沢镜话闭,便放下话筒。

    小泉赤牙脸上的微笑突然僵硬住,一直半眯着带着笑意的眼睛也微微睁大,对视上黑沢镜平静的目光后,嘴角如同倒竖的新月般慢慢裂开,

    “黑沢镜,你还真是出乎意料的有趣啊。”话筒停在两人中间的位置,小泉赤牙说话声音不大,自然没通过话筒播放出去。

    “小泉赤牙,尽管放马过来吧,还有什么招数,鸠山家和源氏都会接下的。”

    “那我就拭目以待了。”小泉赤牙微微琢磨了一下黑沢镜话中的深层意思,笑道。

    体育馆场内在陷入一瞬间的寂静后,纷纷疑惑着讨论起来,

    “宫原智也是谁?”

    “听起来像个男同学的名字,还是咱们学校的老师?”

    “我怎么有点听不明白。”

    “这名字好熟,不会是前几天新闻上的那个跳海自杀的家伙吧,星河航空的高管,我记得就叫这个名字。”

    他们窃窃私语的问题自然不会得到黑沢镜的回答,随着小泉赤牙进一步动作,体育馆嘈杂像是淅淅沥沥慢慢止住的小雨。

    小泉赤牙拿起演讲台上早就准备好的奖章递给黑沢镜。

    黑沢镜接过奖章的动作被淹没在了掌声之中。

    面板上却在此刻陡然弹出提示。

    【获得超凡物品,赠与者‘小泉赤牙’。】

    设置了一个仪式的物品:【红绶褒章】:仪式布置者可通过遥控对佩戴者释放沉降之咒。

    持续时间:一天。

    【沉降之咒】:携带者的精神海坐标+7。

    几乎是同一瞬,黑沢镜感觉一股阴冷的气息顺着勋章流淌到了自己的全身。

    ——————————————————

    走出体育馆的时候,操场上的那只猫已经不见了,雨也停了好一会儿。

    刚才雨真够大的,这么大的雨,也不知道美神里加是否还呆在小树林里。

    考虑到对方可能有个可以随时进出的空间,黑沢镜也不怎么担心对方,但他还是决定过去看看,他有问题要问对方。

    黑沢镜买了四个不同口味的饭团,去小树林里瞧了瞧。

    眼前的场景有些出乎预料,美神里加并没有找地方避雨。

    只不过她依靠的那颗落叶梧桐的树冠似乎变得比之前更加密集,还长成了奇异的蛋壳状,严严实实的将她头上方罩住。

    周围的土地全是湿的,只有她身下坐着的位置附近是干的。

    “你是德鲁伊吗?”黑沢镜看着树冠啧啧称奇。

    看着黑沢镜朝她递来的饭团,美神里加也没停止手中在白布上书写的动作,只是抬了抬眼皮问:“你做的?”

    “怎么可能,买的,挺好吃的。”黑沢镜说。

    “那我就不吃了。”美神里加摇摇头,又把专注力集中在书写上。

    “你们巫女不吃饭也可以存活吗?”

    “不行。”

    “那为什么不吃?”

    “不是说了吗?不是你做的,不想吃。”

    “早晨给你带的小笼包你不还吃了吗?”黑沢镜有些搞不明白对方的想法。

    “小笼包是小笼包,饭团是饭团,饭团,我只想吃你做的。”

    黑沢镜更加有些糊涂了,他甚至不明白对方执拗的意义。

    为什么偏偏饭团只吃他做的?

    他都没吃过自己做的饭团,想必不会多好吃。

    “我厨艺很差的。”黑沢镜如是说。

    美神里加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但没有后续。

    黑沢镜不明就里的摸了摸后脑勺,“要不这样,这次你先吃着,明天我给你做?”

    美神里加依旧认真书写着,没搭话。

    黑沢镜被无视掉后,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对了,有事问你。”沉默了一会儿,黑沢镜才讪讪问道。

    美神里加没抬眼皮,只是挑了挑眉,示意他继续说。

    “沉降之咒,你听说过吗?”黑沢镜问。

    美神里加点点头,“阴阳师们除灵必备的仪式。”

    “除灵必备?”黑沢镜愣了愣。

    “沉降之咒可以让自己的精神海坐标增加,使之与灵所在的精神海区间平齐,可以理解为潜水进入精神海,只有这样才有机会杀伤灵。”

    美神里加解释,随即补充道。“当然,它不会增加你的精神值,只会暂时增加你的精神海坐标而已。”

    黑沢镜重重长叹一口气,“也就是说,携带沉降之咒后,那些伤不到普通人的灵也能杀伤到我,对吗?”

    “嗯。”美神里加若有所感的抬头看他,这一次她的眸中升腾起一抹淡淡的绿光。

    下一刻,美神里加正在书写从未停顿过的手突然顿住,语气如同此时的阴沉天空一般阴翳,

    “你被人下了沉降之咒?”

相关阅读More+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狂笑宇智波

貌似高手

我要与超人约架

辣酱热干面

镇守府求生指北

海底熔岩

万界:从问答开始

一一五

斗罗之失恋就能变强

啸沧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