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放学,我去E栋104教室看了看,发现你不在,问了问桃原同学,才知道你一次也没有去参加补习,对吗?”办公室里,小林美知板着脸,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

    黑沢镜点点头,这种一查就能查清楚的事没什么好否认的。

    “因为要参加剑道社活动,晚上还要兼职工作,所以就没去参加学习会。”

    小林美知叹气,有些语重心长道,“打工尚且不论,但剑道社活动什么时候不能参加,现在正是读书的黄金年龄,有桃原同学那么优秀的老师,你还不抓紧学习?”

    “剑道社那边我给你批个条子,这个月你好好跟着桃原同学学习。”

    “我拒绝。”

    听到黑沢镜突兀的话,小林美知不由怔了怔,黑沢镜继续道:

    “老师,剑道社社长说我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击剑天才,为了让剑道在我手中发扬光大,不惜亲自授我绝技,所以,为了社长,也为了我的剑道人生,容我拒绝。”

    小林美知哭笑不得,“什么剑道人生,能当饭吃吗?好好学习才有人生,不好好学习,以后哪有什么人生体验!”

    “老师不是不支持你适当参加社团活动娱乐放松,但是学生就该以学习为重。”

    “你很聪明,你要是有桃源同学十分之一的学习态度,老师也相信你能名列前茅。”

    “老师。”

    “嗯?”

    “你上学的时候有好好学习吗?”黑沢镜问。

    “当然了,老师可是京都大学毕业的学生。”小林美知说这话的时候多少有些自得,膨胀的胸口都一抖一抖的。

    “所以,京都大学毕业的高材生的人生体验就是当初中老师吗?”

    黑沢镜刻意把初中俩字说的很重,他的灵魂质问让小林美知脸都不由红了起来,

    “咳咳,黑沢同学,我喜欢当老师所以才当老师,不是每个京都大学的学生都想进入精英企业、科研机构、政府部门工作的。”

    “所以说只要我乐意,从事什么工作都可以有人生体验的对吧?”黑沢镜深以为然的点点头。

    跳进黑沢镜挖的坑里的小林美知被驳的有些哑口无言,但她脑筋转的倒还挺快,赶忙道:

    “不不不,哪怕是同一份工作,学习与不学习差别还是很大的,之所以能获得优秀教师的称号,这和老师学习能力强,工作态度认真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小林信誓旦旦的拍着胸脯道。

    “老师可是很厉害的,优秀教师学校每年只能评上一个哦。”

    黑沢镜差点笑出声,但终究还是忍住了。

    他已经不想刺激这个人生败犬了。

    即使优秀教师是她应得的,但这世界不公平的可悲之处就在于,她能否在私立中学评上优秀教师并不取决于她工作态度认不认真,学习好不好,能力强不强。

    而只取决于掌权者久野惠子一句话。

    “老师,你不要再说了,其实我之所以去剑道社参加活动还有一个很深层的原因。”

    “什么原因?”

    “剑道社的鸠山同学答应我,只要我去参加剑道社活动,就做我女朋友。”

    “哈?这是什么奇怪的条件!”

    “所以,学习会什么的,根本提不起劲来,我去参加学习会的话,桃原同学能做我的女朋友吗?不能吧,很蓝的啦。”

    小林美知:“......”

    “不过倒也不是不可以退而求其次,如果小林老师能做我女朋友的话,学习会什么的,也不是不能参加。”黑沢镜说的一本正经。

    “你这小鬼头,整天脑袋里都在想什么啊!我是你的老师!”小林美知轻轻在他头上敲打了一下。

    “老师还没有体验过男朋友吧?”

    小林美知:“......”

    “这就是你说的人生体验吗?”

    小林美知呆滞的目光已然失去“人生体验”的色彩。

    但小林随即还是振作起来,注视着黑沢镜,认真恳求道:

    “黑沢同学,请你也为桃原同学着想一下,学习会的比赛奖金对她很重要,老师不希望她输的不明不白,就当老师求你了。”

    看着小林美知如此神情,黑沢镜也是心中叹气。

    能为学生做到这份上也是不容易。

    “学习会我是不会参加的。”

    黑沢镜的话让小林美知的表情肉眼可见的变得失落起来,可黑沢镜接下来的话随即让小林美知怔住。

    “但是这一次的期末考试,我绝不会拖桃源同学后腿的。”

    “不会拖后腿是指?”

    “至少也要考全班前三吧。”黑沢镜的语气似乎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哈?”

    ——————————————————

    黑沢镜走出小林办公室的时候,苦劝不成的小林美知已经有些死心了。

    只要黑沢镜死活不参加,小林就拿他真没什么办法。

    黑沢镜说的考前三的话,小林美知自然没认真当回事。

    像他这种孤儿,找家长这种杀手锏也没办法对他使用。

    简直就是家访抗性LV10.

    透过办公楼走廊外的窗,看到操场上零散学生去体育馆集合已接近尾声。

    三四节课取消,改成了安全教育大会。

    天色渐阴,让整个校园显得灰蒙蒙的,但尚未下雨。

    因为小林美知的办公室滞留了一段时间,等他下楼再去往体育馆时,场馆外基本上看不到一名学生了。

    体育馆前,黑沢镜脚步顿住,他的目光眺向远方。

    阴云密布的天空下,空旷的操场中央蹲坐着一只黑猫。

    黑猫在抬头望天,可黑沢镜望过去的时候,黑猫若有所感的转过头来,与黑沢镜直直对视而上。

    哪怕此时黑沢镜由于晴天娃娃失效,精神值跌到11点,无法维持视灵视野,他也能从那只猫的外观和解剖视野的步态判断出来,这是早上看到的那只黑猫。

    是源静花控制后派过来监视他的动物?

    可这样的话,这猫的灵质是否太多了点,源静花身上的灵质颜色似乎都没这只猫深。

    “M-I-A-O-O-O。”黑猫的凄厉的叫声像是一声炸雷,由远及近的从空旷的操场传向这边。

    哗啦。

    雨点从天而降,瞬间沾湿了他的校服,雨幕也将那只黑猫的轮廓模糊掉。

    被彻底淋湿的黑猫依旧蹲在操场中央,动也不动。

    黑沢镜低头转身走进体育馆,穿过一段走廊,上了一层楼梯,从后门进入正开着全校师生大会的偌大篮球场。

    所有学生在看台上围成一圈,老师在后面维持着纪律。

    篮球场中央摆放了几张演讲桌。

    演讲桌前,那名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若有所感的转身笑着向这边望了过来。

    照散阴霾的灯光下,黑沢镜对小泉赤牙同样会以一个温和的笑。

相关阅读More+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狂笑宇智波

貌似高手

我要与超人约架

辣酱热干面

镇守府求生指北

海底熔岩

万界:从问答开始

一一五

斗罗之失恋就能变强

啸沧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