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精英教育孩子的方式和普通人大相径庭。

    这也导致他们的后代多少会以自我为中心。

    打个比方,普通人大多会在15岁就意识到地球并不是围着自己转,而他们很多要在五十岁才有这样的觉悟。

    在很多社会精英们看来,自己的孩子拥有自强自信的气势,比什么都重要。

    如果把孩子们教育成那种处处为他人着想,内心柔软的怯懦老实人,反而比杀了他们还难受。

    当然凡事无绝对,这只是一种倾向,而自我为中心也不意味着不善良。

    只是考虑问题的角度不太一样罢了。

    我长大后要当教师,把人类的文明种子播种传承下去,这是一种善良。

    我长大后要当首相,带领族群过上更好的生活,这也是一种善良。

    人类本身就需要领导者,领导者长期大权在握,多多少少都有以自我为中心的特质。

    源氏的家风如何,黑沢镜不太了解,但好歹历史上也出过樱岛的实际统治者。

    家里要是有个小绵羊一样处处为他人着想的子女,黑沢镜才会奇怪。

    源静雪此时大概就是抱着:萤草只配强者拥有的想法,才会说出这种话。

    在她的视角看来,萤草跟着她,自然就是最好的结局。

    这也是她作为源氏子弟的自信。

    不过源静雪的这个想法,对黑沢镜来说,本身就是一种不善良。

    这种强盗逻辑就像灯塔国跟伊克拉酋长国说,只有我们灯塔国才能用石油发扬世界工业化的荣光,然后为了“保护”石油去发动战争一样。

    年纪不大涉世未深只受家风熏陶的源静雪可能本身都没能意识到,这本质上就是强者对弱者的掠夺罢了。

    “哎?它的主人会同意吗?”美神里加面露疑惑。

    “为什么不同意?”源静雪理所当然道。“让他的灵能有一个更好的归宿,他为什么不愿意?”

    在她看来,萤草有一个更好的归宿,就是善良。

    “萤草或许是对他很重要的东西呢,就像你对于你妈妈一样,如果有谁跟你妈妈说,我要和你决斗,输了就把你的女儿变成我的女儿,你觉得你妈妈会同意吗?”美神里加笑了笑。

    “不会......”源静雪不需要多做思索就能得出结论。

    “更何况,他赢了什么好处都没有,他输了却要失去自己的东西,这个决斗本身就是不对等的。”美神里加又道。

    看着源静雪在美神里加的话中,逐渐变得有些不太好意思的表情,黑沢镜觉得对方也不是完全没救。

    “学姐,可我真的好像要它。”源静雪的表情有些烦闷。

    源静雪本身也算是个执拗的小孩,从之前学校不让她搞乐队,她就自己偷偷搞这一点也能看得出来。

    “那就不妨试着在决斗的赌注上,放上价值相等的东西,来吸引对方跟你决斗?”美神里加笑着给出建议。

    “价值相等的东西吗?可学姐,我没有其他灵体。”源静雪看上去有些垂头丧气,连姐姐都没有的东西,她怎么可能有。

    “不一定非得是灵体哦。”

    “那.....钱吗?”

    “我觉得,它的主人并不是一个需要钱的家伙呢。”

    “哎?学姐,你认识它的主人?”源静雪面露惊奇。

    “嗯,今天早晨见过哦。”美神里加笑意盈盈,“我倒是有一个建议,我觉得他可能会同意。”

    “什么建议,学姐快说!”

    “你是想要和萤草签订式神契约对吧?”

    “嗯嗯。”

    “式神契约的本质就是奴役灵体,所以不如这样吧,如果你赢了,那么你就可以和萤草签订式神契约,而如果你输了,你就和萤草的主人签订主仆契约。”

    “主仆契约......”源静雪眸光蓦然瞪大。

    “赢了,你就能奴役萤草,输了你就被它的主人奴役,怎么样,决斗条件很公平吧。”

    “可主、主仆契约,真的有这种东西吗?”

    “严格来说是没有的,但是有一种生死契约,签订后,你的生死便会被掌握在另一个人的手中,违背命令可能就会死,到时候你也不得不听话了。”

    这家伙在说什么啊!

    美神里加语气柔和,笑容亲切,但说出的话让黑沢镜想想就有些不寒而栗。

    听起来简直就是在诱拐初中生!

    可源静雪似乎却一副毫无察觉的样子,反而居然在认真思考可行性,她的自我保护意识这么差的吗?

    不、不对,是美神里加在利用她的特质。

    此时的源静雪是对她没有任何警惕心的。

    每次黑沢镜和美神里加对话时,也会有在不知不觉中就有种被阳光照耀的暖意,让人不自觉的就信服对方。

    而此时在他的视灵视野下,美神里加身上的晕黄光芒已经像肥皂泡一样,将源静雪整个人都包裹了进去。

    但源静雪显然并不像是被催眠那样,对美神里加言听计从,反而仍旧能保持着自己的思考理智。

    “听上去确实很公平,但我感觉我并不一定能赢啊......”

    “你是源氏的后裔,最大的阴阳师家族之一,同龄人中没有人能比你更优秀,我相信你。”

    “况且,有你源氏家族做后盾,对方只是一介普通人,哪怕对方真的和你签订了生死契,也不敢对你做什么过分的事,否则必然面临你们家族的疯狂报复,所以这生死契其实也形同虚设。”

    “哎?你是说它的主人和我是同龄人吗?”

    “嗯,是的。”

    美神里加的话似是让源静雪卸下最后一丝心防。

    “好,我明白了,我就以此为条件,去让他和我决斗,谢谢学姐!”源静雪斗志满满的握拳。

    “不客气。”美神里加摸着源静雪的脑袋笑道。

    但凡有点警惕心,美神里加所说的话也经不起仔细推敲,但在没有警惕心的情况下,美神里加稍显合理的话就容易被其他人轻易相信。

    看着源静雪被人卖了还在给人数钱的模样,黑沢镜心中不由一紧,他之前和美神里加谈话的时候,不会也这么傻乎乎的吧?!

    “怎么了,黑沢同学?”美神里加的话突然打断了他紧绷的思绪。

    看着对方柔和的笑容,黑沢镜也不自觉的轻笑出来,“没什么,只是觉得你有点可怕。”

    “黑沢同学这么说,我是有点小伤心的,如果黑沢同学被源氏杀掉的话,我会更伤心的,你需要一个让源氏不敢动你的理由,不是吗?”

    黑沢镜愕然,“你知道我和源氏的事?”

    在包裹着两人的如同圣光的晕黄灵光茧中,美神里加没有回答黑沢镜的话,只是对他露出母亲般的慈爱笑容。

    黑沢镜的笑容彻底放松下来。

    自己还是想太多,美神同学对他这么好,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相关阅读More+

开局十倍收益

宅家大魔王

木叶:我体内有个卡卡罗特

比雷菲尔特卿

书友教我谈恋爱

达芬奇.CS

遮天之重生庞博

中原小魔

当训练家开了外挂

入梦中不愿醒

柯南里的克学调查员

鱼本非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