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放课后,黑沢镜多又了一项任务。

    写灵观察日记。

    但他不知不觉就把美神里加让他写的视灵观察日记写成日记了。

    【动物身上都有灵质、植物几乎没有。】

    【被唾沫淹死的蚂蚁,身上的灵质会慢慢散去。】

    【D罩杯的女生灵质颜色似乎比B罩杯的深一些。】

    【美神里加虽然没有小林老师的大,但胸型很好看。】

    【虽然大部分时候,再怎么努力并不能获得任何回报,但我还是想看努力有好报的结局。】

    “一会见。”黑沢镜走出教室的时候向美神里加打了个招呼。

    “嗯,一会见。”美神里加笑着回应。

    不得不说最近的时间安排突然就拥挤了起来。

    在黑沢镜的时间计划表上。

    早晨去小树林找美神里加,下午放学后先去剑道社陪鸠山樱雪练剑,社团活动结束后再去小树林找美神里加,天黑后再坐车去哈森庄园给源静花上西班牙语课。

    来到学校剑馆,剑道社成员们见到他明显热情了很多,都主动跟他打着招呼。

    “黑沢同学,谢谢你。”坐在台阶上的三木拓翔主动跑过来跟他打招呼。

    三木的脖子被一个白色颈托固定住,显然是暂时不能参加剑道社的活动了。

    对方的感谢既没有称呼他为黑沢桑、也没有鞠躬磕头行大礼、更没有给他钱,只是诚挚的看着他对他点头。

    但黑沢镜听着就是比久野的感谢要顺耳很多。

    少年这份感谢青稚真诚,没有掺杂任何杂质,难得让黑沢镜嗅到纯真的青春味道。

    紧随其后跟过来的玉川洋子则显得有些窘迫,最后还是压低声音道,“黑沢同学,对不起。”

    昨天的救护车玉川洋子亲自跟了过去的。

    三木拓翔送到医院做了一番检查之后,果然正如黑沢镜所说,颈椎已经完全复位,基本已经没有大问题了。

    只做一个颈托来防止剧烈运动带来的二次伤害就可以。

    想想自己之前对对方的百般阻挠,玉川洋子就不由有些后怕。

    三木拓翔如果出了事,恐怕自己会自责一辈子。

    黑沢镜只是笑笑,“三木同学受伤了,你比谁都急,站在你的立场上,你不相信我也正常,你无需向我道歉,你只不过是以你的方式对三木同学负责罢了。”

    玉川偏过眼角有些湿润的头,低声嗯嗯两声。

    从来就没人站在她的立场上想问题,被大家当成恶人的感觉真的不好受,所有人都在讨论说要不是因为黑沢怎么怎么样,三木就被她害惨了。

    黑沢镜治好了三木,玉川心中对对方自然是有些感激的,但也有因为委屈带来的一些忿怨之情。

    此时听黑沢镜这么说,她的委屈就再也压制不住瞬间决堤了,

    “黑沢同学,你人真好。”

    黑沢镜闻言只是再次笑笑,转头对三木拓翔道:

    “牢牢把握住眼前的东西,往往才能收获最大的幸福,玉川同学的心意,你应该也知晓了,不给她点回应吗?”

    在场所有人都没想到黑沢镜会突然说出这样一番话,玉川洋子刹时间就显得有些慌乱起来,呼吸急促,赤潮沿着脖子向脸蔓延。

    她、她自己都没准备好要表白呢。

    这也太、太、太......

    三木拓翔凝神屏息,目光慢慢扫向像小鹿一样慌乱的玉川洋子,静默一秒钟后,有些释然的笑了起来,

    “洋子,你愿意跟我交往吗?”

    “嗯,我愿意。”玉川洋子满脸幸福,羞的手都不知道往哪放,但最后仍旧坚定地抬起头,迎着三木的目光看了过去,眼睛水润润的。

    感受到三木拓翔目光中切实的温情,玉川洋子迈步上去跟对方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

    周围的剑道社成员有的鼓掌、有的欢呼、有的吹起了口哨。

    “啊!三木,你这家伙,脱单了请客啊!”

    “要请客也是先脱单的黑沢君先请客吧?!”

    “都别争了,我请客。”玉川洋子豪气冲天道。

    ——————————————————

    “那就是恋爱的喜欢之情吗?”只有两人的储物间内,失了一分的鸠山樱雪放下球拍和哑铃,突然问道。

    黑沢镜看着面板上好感度依旧对他只是【欣赏】的鸠山樱雪点点头。

    “虽然不知道三木有多喜欢玉川,但玉川显然是超超超超超喜欢三木。”

    “看上去很绮丽。”鸠山平静道。

    “嗯,算是吧。”少女的爱有了青春的加成,旁人无不侧目,说绮丽也没错。

    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故事,谁都愿意看。

    “我什么时候也能对你拥有这么强烈的情感?”鸠山樱雪的问题很奇怪,但黑沢镜知道她问的很认真。

    被少女问:我什么时候才能爱上你,本身就是一件很奇怪的事。

    就好像少女在强迫自己喜欢他一样。

    “你的目的不是让我打败你吗?”黑沢镜回以微笑。

    “话是这么说,可我们不是在交往吗?如果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的话,会不会更好一些?”鸠山认真问道。

    “为了喜欢而去喜欢,就像为了学习而去学习一样,是一种非常傻的表现。”黑沢镜也摆出一副认真的模样,认真地看着她回道。

    “你是在说我傻吗?”鸠山樱雪不安的双手反复交握着。

    黑沢镜嗅着此间的樱花香轻轻摇头,

    “我是说你傻的可爱,我很喜欢。”

    鸠山樱雪交握不安的双手停住,她平静的心跳突然漏了一拍,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心脏,似是要通过触碰回味刚才的感觉。

    看着摸着自己大良心的鸠山樱雪,黑沢镜正襟危坐道:“要我帮忙吗?”

    “嗯?什么?”

    “没什么。”

    “啊,你怎么流鼻血啦。”

    ————————————————————

    五点十七分,社团活动结束,走出剑馆的黑沢镜才想起自己今天似乎忘了要训练奖励。

    算了,已经被发过福利的黑沢镜也不纠结今天的奖励了。

    那只乌鸦一整天似乎都没有出现,黑沢镜难得想在视灵的视野下好好观察一下它。

    不过使用灵能会消耗精神值,源静花昨天消耗的精神值似乎不少,那只乌鸦今天不来也在预料之中。

    小树林里可不止美神里加一人,源静雪又来了。

    昨天还没怎么觉得,今天黑沢镜算是发现了,这就是一个大号电灯泡。

    搞得他想和美神里加讨论一下灵能都不方便了。

    “你不好好写作业,总是往小树林里跑什么,不知道小树林对女生来说是很危险的地方吗?”

    源静花对他哼了一声,随后理都不理他,转头对美神里加道:

    “我决定了,我要在这里等它的主人来。”

    美神里加看了黑沢镜一眼,才回道:“然后呢?”

    “我要和他决斗,谁赢了,谁就能当萤草的主人!”

    要不是考虑对方未满十四周岁,黑沢镜真想给她两拳。

    你特么搁这玩游戏王呢?决斗赢了拿走对方一张卡片?

相关阅读More+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狂笑宇智波

貌似高手

我要与超人约架

辣酱热干面

镇守府求生指北

海底熔岩

万界:从问答开始

一一五

斗罗之失恋就能变强

啸沧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