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灵质异常,您栽种的萤草种子正受到您以外的灵质影响。】

    黑沢镜眼皮骤然睁开,清晨澄澈的阳光透过窗棂把屋子照的通透,墙壁上的黑框简约风时钟停留在5点34分。

    看了一眼萤草的面板,幼年期的生长进度在急剧的稳步上升。

    那应该还是美神里加了。

    起的还真早。

    黑沢镜快速洗漱之后出了门,在附近的一家中式早餐店买了油条豆浆叉烧包,提溜着便朝着学校后面的小树林赶了过去。

    不能总是开大车,兴许该考虑买一个脚踏车。

    有脚踏车的话,这段路程能被压缩到五分钟。

    小树林中果然是美神里加的身影。

    阳光被树叶剪碎,美神里加和斑驳的绿意和谐的融为一体,由于她的风姿太过绮丽闪亮,根本分不清她和阳光的界限。

    当理想照进现实大概说的就是现在这样的场景。

    黑沢镜更肯定了自己要买一个带后座的脚踏车的想法。

    载着这样的女孩骑行在街道上,整个东京恐怕都会被拂过她的清风撒上一层金粉。

    “给,吃包子还是油条?”一段美好的关系从给对方带早餐开始,黑沢镜将左右手两个袋子同时给对方递了过去。

    二选一。

    美神里加取过黑沢镜右手的叉烧包和豆浆,没有客气的推辞,也没有一丝拘谨。

    在黑沢镜的目光下,美神里加将装有食物的纸袋放在了地上,而后对着纸袋的方位跪坐下来,双手合十的默默念道:

    “感谢稻荷神赐予并保护我们的食物,愿丰收安好,祈请五谷丰登。”

    一段话毕,美神里加对着食物的方向拜了又拜,这才喊了一句‘我开动了’。

    随后拿起叉烧包,小口小口的吃了起来。

    黑沢镜:“???”

    这算什么,巫女的祈祷吗?

    我给你带早餐,你不谢谢我,去谢什么稻荷神?

    不过想想这个世界不同寻常,黑沢镜还真有点自我怀疑。

    难道真的是稻荷神让自己产生带食物给她?

    不能吧,很蓝的啦。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稻荷神?”黑沢镜还是开口问道。

    稻荷神,又称宇迦之御魂神,仓稻魂命,樱岛民间俗称“三狐狸之神”,须佐之男与大山津见神之女神大市比卖之子,稻荷神是日本神话中的谷物和食物神。

    主管丰收,传说他有时以男人形态出现,有时以女人形态出现。

    全樱岛有许多敬奉稻荷神的神社,最重要的是位于京都伏见的稻荷大社。

    “没有。”美神里加回答的很干脆。“只是习惯的祈祷语罢了。”

    美神里加进食的动作与其说是为了满足生存本能,反而不如说更像是一种仪式。

    她的背挺得很直,目不斜视,充分咀嚼后咽下,再次吃一小口,如此重复。

    “很奇怪的祈祷语。”

    “放在现在看,是有点。”美神里加笑了笑,也没否认。“但是很久之前,人们这样祈祷的话,稻荷神说不定真的能听到。”

    “诶?你刚才不是还说世界上没有稻荷神吗?”

    “现在的世界上,确实没有。”

    “那以前有?”

    “嗯,以前有。”

    “那为什么现在没有。”

    “被消灭了。”

    外人看来很莫名其妙很中二的一段对话,黑沢镜却不得不深思其中的意义。

    因为他知道,美神里加说有,那很可能就是真的有。

    “黑沢同学。”美神里加只吃了三个小包子,就把纸袋递了回来,然后一脸认真地看着他。

    “嗯?”黑沢镜被对方盯得有些莫名其妙。

    “偷窥别人,是一件很不礼貌的事情。”美神里加这句话没加什么感情波动,只是阐述事实。

    黑沢镜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对方大概说的什么。

    对方居然能发现他。

    昨天从始至终,他都没察觉到美神里加抬头望天台的方向看任何一眼。

    在装傻和坦诚之间,黑沢镜最终还是选择坦诚。

    别人以诚待之,他自以诚相报。

    “抱歉。”

    “理由呢?”

    “这颗萤草是我种下的,就有点担心。”

    美神里加恍然后倒是理解的点了点头,“你也是阴阳师?”

    “与其说是阴阳师,倒不如说是什么都一知半解的新手。”

    “这样啊。”

    “美神同学也是阴阳师?”黑沢镜算是明知故问了,对方之前对源静雪回答过这个问题,他只是为了继续这个话题而已。

    美神里加摇了摇头,“不是哦。”

    “那你是什么?”黑沢镜问这句话的时候还真有点提心吊胆。

    这个问题问的有点唐突。

    窥视未知世界的真相,很可能付出不小的代价。

    哪怕美神里加下一刻化为什么择人而噬的妖怪,把他一口吞掉,黑沢镜也不会太惊奇。

    当然这个可能还是比较小的,从对方的信息面板上看,显然依旧脱离不了人的范畴,且性格温和。

    这也是黑沢镜决定问出来的原因,对付源静花,对灵能世界的掌握,必不可少。

    “巫女吧,青石神社的巫女,这个神社你可能都没听说过。”

    “巫女吗?听起来好像和阴阳师差不多。”

    “也不一样吧,打个比方的话,阴阳师就像是对抗灵的警察,而巫女则有点像幼儿园老师。”美神里加如是说道。

    “这怎么说?”

    “一个灵诞生之初,心因行为极容易受到环境影响,它接触的东西为恶,那便容易成为恶灵。”

    “而巫女的工作就是引导那些容易成为恶灵的灵,恢复正常的心因行为,使之行为控制在人类能接受的程度,最大程度减轻这个灵对人类的危害。”

    “如果灵的危害对人类到达一定程度,阴阳师就会负责想办法将其消灭,这大概就是两者之间的关系。”

    “哦,所以美神同学接触萤草,也是为了避免其成为恶灵?”

    “嗯嗯。”美神里加点头应道。

    “那式神又是什么?”黑沢镜又问。

    “式神指的是在阴阳师的命令之下,所役使的灵体。”

    “美神同学有式神吗?”

    美神里加摇头道:“我是巫女,不是阴阳师,所以没有式神。”

    “巫女为什么就不能役使式神?”

    美神里加还真是无所不言言无不尽,回答的问题毫无保留。

    “之前也说了,巫女的责任是引导灵来减轻灵对人类的危害,防止二者对立。”

    “而很多灵对式神契约这种役使行为极其反感,如果它们见到巫女役使灵体,那么想要引导这类灵难度会大大增加。”

    黑沢镜琢磨了一下,“那这样的话,巫女没有式神,比起阴阳师,对抗能力是不是会相对较弱?毕竟没了小帮手,多少缺点什么。”

    美神里加反而摇头,“不,一个合格的巫女,即使不使用式神契约,也会有很多的灵愿意帮助她。”

    黑沢镜若有所思。

    这巫女和渣男感觉好像啊!

    一个合格的渣男,即使不和女生达成恋爱关系,也会有很多的女人愿意啪啪啪。

    这不正是自己所追求的道路吗?!

    黑沢镜抬起头看向美神里加,气定神闲中又带着些许认真,

    “美神同学,我要成为巫女!”

相关阅读More+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狂笑宇智波

貌似高手

我要与超人约架

辣酱热干面

镇守府求生指北

海底熔岩

万界:从问答开始

一一五

斗罗之失恋就能变强

啸沧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