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用急着反驳,先听我说完。”

    源静花一副吃定他的表情,黑沢镜则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我可以操控动物,并和他们交流。”

    “任何动物?”黑沢镜早就知道这一点,但还是试探着问。

    “理论上除了人类以外任何动物都可能,但复杂的动物需要更多的时间。”

    “也就是说,今天你用这个乌鸦,在监视我?”

    源静花又露出那种洋洋得意的笑,纠正道,“从昨晚开始。”

    “然后呢?”

    “发现了你不少秘密。”

    如果是昨晚就开始监视,那么对方被发现的秘密确实不少,包括黑沢镜去小树林种下萤草种子,都被对方看得清清楚楚。

    “其实在你种下一颗植物灵体的时候,那时候我甚至真的以为你是鸠山龙雀的儿子。”

    “毕竟一般人想要接触这种东西都很难,更何况是一颗纯净的灵体种子。”

    “所以,你栽种那颗植物灵体的目的是什么?”源静花停顿下来问道。

    “既然你让我帮你偷骨灰盒,我自然要做一下万全的准备。”黑沢镜回道。

    源静花看向他的目光多少带点满意,“不错,对我交代的任务还挺上心。”

    “之所以栽种到学校里,是为了引出那个女人吧。”

    那个女人?

    黑沢镜想了想大概才明白对方说的谁。

    “没错,如果不借助美神里加的能力,我根本无法让萤草短时间成长。”黑沢镜淡然道。

    “没想到你们学校里还有这种人物,能够使用促进灵体生长的灵能的家伙,还能开启独立的秘境,不过她为什么要帮你?”

    “兴趣吧。”黑沢镜也没搞明白,但也没必要说谎。

    在他看来,美神里加只是因为圣母般不讨厌任何人的性格问题,才帮萤草,而不是帮他。

    源静花也没多问,反正这事情她会自己去查。

    “真正让我怀疑你的,是在剑馆储物间发生的事。”

    “什么事?”

    “你说呢?”

    “乒乓球训练?”

    “还装傻起来了。”源静花看着他冷笑,随后一字一顿,语气似西伯利亚吹来的冰冷寒流。

    “你和鸠山樱雪的关系我大致了解了一下,契约式恋人,蛮不赖的嘛。”源静花眼睛眯了眯。

    “你和别的女人如何亲密,其实本来都不关我的事。”

    “但是你昨天还向我摇了狗尾巴,信誓旦旦的表白,今天就去跟别的女......”

    虽然对方语气没有半点波动,黑沢镜能感受到对方突然间爆发出来压抑了好久的愤怒。

    做出渣男行为的黑沢镜莫名觉得确实有点理亏,只得讪讪道,

    “那不是没亲上吗?”

    渣男三大准则,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

    有一说一,储物室跟鸠山樱雪快接吻的事,黑沢镜可不是始作俑者。

    他只是履行了不拒绝准则而已。

    比起那些主动勾引邻家少女的妖艳贱货,黑沢镜简直纯洁的像朵白莲花,对不对?!

    源静花却突然笑了起来,“你知道你那肮脏的行为为什么没能继续下去吗?”

    为什么?被山崎一郎打断了啊!

    黑沢镜都决定好了,下次从奖池抽卡的时候要换一句祈祷语。

    愿用山崎一郎十年阳寿,换我一发入魂。

    没错,就用这个。

    【陆假仁2333】:神乐五安狂喜。

    源静花没有说话,只是淡红的眸子里一抹妖冶的红色晕染开。

    与此同时,她手背上侍立的乌鸦,黑瞳中也泛起点点红光。

    乌鸦低头看向他的右脚,下一刻,黑沢镜突然感觉自己的右脚脚腕似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抓住。

    黑沢镜还没来得及惊愕,一股大力从脚腕处拉扯而来,直接把他从椅子上拽下,他的身体轰然摔在了地面上。

    黑沢镜面无表情的从地面上爬起。

    原来是这样。

    而作为剑道社的主力,三木拓翔居然会在练习剑道时严重摔伤本就是小概率事件。

    而山崎一郎进来的时机,更是太巧了点。

    如果对方能够通过乌鸦使用念动力,那一切都能解释通了。

    可源静花的资料信息上,有关特质介绍,并没有【念动力】的介绍,更遑论通过动物使用【念动力】。

    黑沢镜不死心的查看了一下面板,除了对方精力跌落到(10/15)之外,面板没任何变化。

    哦,还有源静花对他下降到-52(极度厌恶)的好感度。

    这是为什么?

    念动力这种超能力没被记载在特质面板里?

    那也就是说这并不是她的特质,难道念动力是其他人后天也能学会的技能?

    “为了这种事,你差点杀了三木拓翔。”

    “你在指责我?”源静花也跟着冷笑,但还是解释道。

    “其实我当时本来想要把你那令人作呕的脑袋直接摁断,但那个女人身上有斥灵玉之类的饰品,无法在她身周构成灵质,所以只能怪他倒霉了。”

    “其实这个时候我就已经在怀疑你的身份了”

    “母亲只是听人转述,知道你差点和鸠山樱雪做肮脏的事,而我是通过灵视,全程能观摩你的神态表情,那绝对不是为了给鸠山樱雪留下好印象能说得通的。”

    “如果鸠山樱雪真的是你有血缘关系的妹妹,即使是她主动找你做肮脏的事,正常人多少也会排斥,会把对方推开,除非你是个变态。”

    源静花继续娓娓道来。

    “不用除非,我就是。”事到如今,黑沢镜信誓旦旦的果断承认。

    “还在狡辩?”源静花只是依旧冷笑,“狡辩也没用,这时候我也只是怀疑你和鸠山樱雪没血缘关系。”

    “之后我特地让雪风去试探你,才确定了你并不是鸠山龙雀的私生子。”

    原来雪风的试探,是她指示的。

    黑沢镜想了想,自己当时应对雪风,应该是没有漏洞的完美操作才对,不应该能被对方发现什么端倪啊。

    对方应该还在诈他!

    源静花却继续道:

    “你倒是还挺会演戏的,雪风当时确实也以为你既然敢打鸠山龙雀的电话号,肯定身份没问题。”

    “但是......”

    源静花从兜里摸出她的手机,直接操作几下,直接甩到了黑沢镜的桌前。

    【通话记录】

    通话时间19:05【去电】

    通话时间:1分03秒。

    去电的电话号,正是鸠山龙雀的电话。

    “没错,我亲自给鸠山龙雀打电话了。”

    “你觉得雪风不敢让你打通鸠山龙雀的电话询问,为了顾及源氏家族的颜面。”

    “你觉得母亲不会打通鸠山龙雀的电话询问,也是为了顾及源氏家族的颜面。”

    “可我,比起自己的兴致,根本不在乎什么家族的颜面,鸠山龙雀的私人电话,之前不光是我,就连家族里也只能通过秘书转接的方式拨打对方的公事电话。”

    “虽然不知道你从哪弄到的电话号码,但没想到你这电话号码居然真的是鸠山龙雀的私人电话。”

    “我既然看到了你拨打的那个号码,自然就敢打过去试试。”

    看着黑沢镜额头渗出的冷汗,源静花用右手拄着桌子,手掌撑着脸颊,面带嗤讽却又愉悦的盯着他。

    “怎么,亲爱的镜,我未来的联姻对象,你想听听我和你父亲之间的通话录音吗?”

相关阅读More+

我在漫威做编辑

一颗胖石头

遮天之重生庞博

中原小魔

茶味恋爱日常

雪满长安L

二次元黄毛系统

哆啦i梦

诡秘:悖论途径

翟南

假如被巫女缠住

掠过的乌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