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沢镜确实有点慌了,但没完全慌,“你的母亲看样子并不知道这件事,你既然没告诉她,那是不是就有的谈?”

    源静花笑的更开心了,“没错,你应该庆幸之前答应我帮我偷骨灰盒,看你这么卖力的份上,甚至连灵体都用上了,我就没告诉母亲这件事。”

    是啊,源静花想要偷骨灰盒,还用的上自己,这时候揭穿他,对她来说反而有害无益。

    “我承认,我并不是鸠山龙雀的私生子。”事到如今抵赖也没用了,当一件事情注定失败之后,与其不服输,不如及时止损。

    “但进入你们家,确实是偶然,并没有什么图谋和计划。”

    黑沢镜说的倒是真诚,但源静花只是不可置否的笑笑,“那和我无关,总之你把我交代的事情办好,你的小命,我还是能保住的。”

    看着黑沢镜似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源静花又玩味道:

    “不过以后,你可得仔仔细细认认真真的考虑一下,如何给我当狗,取悦我这件事,那将是你以后的人生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了。”

    源静花用食指挑起了他的下巴,把他的头抬了起来,“还有,就算当狗,你也只能给我一个人摇尾巴,别让我再发现你跟别的女人在做一些肮脏的事情,否则......”

    “我会把你的下面切了。”

    源静花的语气凉飕飕的,对方是认真的,黑沢镜对此毫不怀疑。

    四目相对,看着面前黑沢镜如同玩偶般任她手指拿捏的模样,源静花心中欣快莫名。

    “加一下line吧。”

    line,本是聊天软件的名字,单词原意为线、绳。

    源静花觉得这正是套在黑沢镜脖子上的狗绳,现在这个时机主动跟对方加上,可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两人用手机互加了一下line,源静花笑吟吟的把黑沢镜的备注给改了。

    她拿起手机在手机在黑沢镜面前晃了晃。

    黑沢镜便看到了对方更改的备注名字。

    “静花の犬。”

    ——————————

    【顾玄】:别灰心啊黑沢君,给这样有权有势的富婆当狗,简直是十辈子都求不来的福分啊。

    【幻影黑神】:就是就是,这家伙,身在福中不知福,这样的富婆,我们想舔都舔不到啊!

    【大螺旋丸】:你就当赘婿文开局,它不香吗?有系统加持,等三年之期一到......

    【精神病没治了】:黑沢归来,发现自己住狗窝,一声令下,十万华夏在读书友一起住狗窝......

    这世界怎么了,还能不能好了,现在的书友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啊!

    入夜,蝉声渐止。

    离开哈森庄园前,刚步入停车场的黑沢镜,恰好遇到源伊久美在别墅侧方的泳池中刚游完水出来。

    源伊久美充满肉感的白条条的丰腴身体只被简单的布料包裹,像一团糕点师精心雕琢的乳白果冻。

    被黑沢镜撞见,源伊久美也不尴尬,反而微笑着款款走来,

    “睡前适当锻炼对身体有好处,游泳还能代替泡澡,之后冲洗一下就行了,很节约时间。”

    靠近之后,源伊久美这尊雕像般无暇的白皙身体,就更具有压迫力了,入目所及的白,似乎随时都会把黑沢镜吸进去一样。

    黑沢镜能通过解剖侧写察觉到,源伊久美在察觉到黑沢镜之后,步态都微微发生了变化,黑沢镜能感觉到其中若有若无的压迫力和女王气场。

    对方是故意的,就是想看他面红耳赤不自然动作的窘态而后来取笑他。

    应该是为了报复他刚才在客厅说她女儿不如别人孩子的失礼之言。

    源静花没把这话当回事,是因为察觉到黑沢镜的目的是把鸠山樱雪拉出来从而转移话题,而源伊久美自然不这么想。

    面对这样一副画面,别说是一个十几岁正值青春懵懂的毛孩子,就是久经战阵的老司机,恐怕都得微微避其锋芒,不敢硬撼其锋。

    因为她实在是太大了。

    黑沢镜其实现在都不太像面对她了,这倒是跟源伊久美时刻散发出的成熟女人魅力无关。

    反而是因为那个莫名其妙的初始任务。

    书友们投票的结果出来了。

    源伊久美以压倒性的优势获得了投票第一。

    看着任务面板右上角:28天17小时24分的倒计时。

    黑沢镜必须在倒计时结束之前跟对方构筑恋爱关系。

    想到这黑沢镜微微叹气,随即抬起头,回应了源伊久美看似闲聊的报复。

    “夫人,您的丈夫,最近应该不在家吧?”

    源伊久美怔了怔,才道:“你好像很关心我的丈夫。”

    “倒也不是,我是关心夫人你。”

    “关心我?”

    “夫人看起来似乎有点寂寞呢。”

    “寂、寂寞?”源伊久美神情惊愕嘴唇似是都在微微发抖。

    “是啊,夫人可不能只选则那些看似能健身的运动,一个人游泳,一个人打马球,都是单人运动,只能健身,无法健心。

    “适当参加点双人运动、多人运动对身心反而更加有益。”

    “如果不介意的话,以后我倒是愿意陪夫人打打羽毛球、乒乓球、网球之类的双人运动。”

    “没有人比我更懂玩球。”

    黑沢镜话闭,便对源伊久美点头告辞示意,随即转身上了福冈叔的车,留下了怔在原地脸色微赤,神情似愠似羞的源伊久美。

    哈森庄园外回去的路上,黑沢镜看着山林上蜿蜒的人迹罕至的盘山公路,不自觉的嘀咕出声。

    “黑沢君,刚才背的可是中文诗?”

    “触景生情,想起一句很应景的诗,便不自觉的背了出来。”面对驾驶位福冈叔的询问,黑沢镜笑着回答。

    “果然是中文诗吗?鄙人也算对龙盟文化有所了解,可这首诗居然从未听过,不是唐诗吧。”

    随后,福冈叔竟然又用不太熟撵的中文,念叨了一遍黑沢镜刚才默默念诵的诗句。

    似是在细品:

    “秋名山上人烟稀,常有车手赛高低。”

    “如今车道依旧在,不见当年老司机。”

    “嗯,一手现代诗。”黑沢镜点头回应,

    “描述的的是一名樱岛的年轻司机被迫在夜深人静的深山里开大车的感慨,前两句写景,后两句抒情。”

    福冈叔似懂非懂的哦了声,试着问道,“黑沢君,你想开车?”

    “是的,我想开车,开大车!”

    福冈叔笑了笑,把车停在了路边,下了驾驶位,到后座帮黑沢镜打开车门。

    黑沢镜愣了愣,看了他一眼,明白了福冈叔的意思后,还是笑着移步到了驾驶室。

    熟练的挂挡,油门猛然踩下,性能本就不差的商务本田,此时在他脚下像是捕食的猎豹,在盘旋的山路上一骑绝尘。

    “你这么开,这车刹得住吗?”饶是一生经历多少大风大浪福冈叔早已把那颗心磨砺的古井不波,此时也被黑沢镜狂野的飙车速度搞得心惊肉跳。

    漂移?!

    只差半米就甩到山沟下了!!!

    这小子怎么回事?

    不要命了?!

    黑沢镜蓦然想起源静花那张洋洋得意的可恶表情,眸中不自觉的射出冷冽的寒芒。

    他的话消散在盛夏的夜风之中。

    “想要活命的话,反而怕是刹不住了。”

相关阅读More+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狂笑宇智波

貌似高手

我要与超人约架

辣酱热干面

镇守府求生指北

海底熔岩

万界:从问答开始

一一五

斗罗之失恋就能变强

啸沧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