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的一句话,不同的人关注的重点自然不同。

    源伊久美的关注重点在“同父异母的姐姐”,而源静花似乎更关心“恋人”一词。

    不过黑沢镜首先要做的并不是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规避源伊久美的文字陷阱。

    “夫人,是妹妹,不是姐姐。”黑沢镜笑着回答。

    功课做足的黑沢镜庆幸自己提前了解并背诵过查到的有关鸠山龙雀的资料。

    他的年龄虽然和鸠山樱雪一样,但生日却比鸠山樱雪要早。

    自从源伊久美对他有所怀疑之后,这种隐晦的试探就没少过。

    “不管是姐姐还是妹妹,那都不关键,我在乎的是你和她之间背德的关系。”

    “夫人,谣言止于智者。”

    “哦?这个谣言指的是‘接吻’还是‘同父异母的姐姐?’”源伊久美眼中精光有些摄人。

    “自然是指接吻了。”黑沢镜故作轻松道,这点他可是说的理直气壮。

    他就是想接吻,也没亲上啊。

    “那这么说,你承认你们是恋人?”

    “是,但不完全是,情况很复杂,她又不清楚我的身份。”

    “呵呵,希望听到的不是‘因为怕她在学校被其他小男孩骗了,为了保护自己的妹妹,所以假装跟她扮恋人。’之类的理由。”源伊久美看着他笑。

    “倒也不是,虽然跟鸠山樱雪相遇是偶然,但答应跟她构建恋爱关系是另有所图。”黑沢镜淡然回答。

    “另有所图?”

    黑沢镜指了指桃原心乐的方向。“夫人,这里有外人,有些话不方便说。”

    桃原心乐此时正捂着源静雪的耳朵,生怕黑沢镜说出的话污染了小孩子的耳朵。

    “桃原,你先带着静雪去吃点点心吧。”源伊久美对桃原心乐会以微笑的目光。

    桃原心乐其实一刻也不想多待,反而如获大赦,向黑沢镜投来一个鄙视的眼神后,便拉着源静雪上楼了。

    和同父异母的妹妹谈恋爱?

    桃原心乐根本无法想象。

    这不是小说动漫里才会出现的剧情吗?

    德国骨科竟在我身边?

    黑沢镜这行为简直和畜生一样。

    不,是禽兽不如!

    “接近鸠山樱雪对我个人来说,有莫大的好处,所以我必须接近对方,给对方留下一个不错的印象,不管以什么身份都行。”桃原心乐走后,黑沢镜才缓缓开口道。

    “什么好处?”

    “鸠山樱雪与我同为私生子,但又不完全一样,对方的女子身份注定对方不可能成为鸠山家的下一代家主,我自然要和她做友而非敌。”

    “哦,这么说,你的终极目标是成为鸠山家主?”

    “终极目标?一个小目标罢了。”

    “呵呵,区区私生子,口气还不小。”源伊久美听着黑沢镜的话,笑的前仰后合。

    “私生子从来不是衡量能力的标准,我的父亲也是私生子,却也能当上鸠山家主,我自然是不会比他差的。”黑沢镜话语中的自信满溢。

    “那我还是有些疑惑,鸠山樱雪和她母亲在鸠山家都没什么地位,也没掌握什么产业,我是看不到她们对你几十年后的未来竞争家主之位能有什么莫大好处的。”

    “夫人这话说得好像很了解鸠山家似的。”黑沢镜只是嗤笑。

    源伊久美皱眉,“我说的哪里不对?”

    黑沢镜没看她,而是把目光盯向一旁正在悠闲的吃葡萄的源静花,说道:

    “我敢断言,鸠山樱雪以后的灵能造诣,比鸠山家任何一人都要出色,也不会比源静花差。”

    黑沢镜一句话让此间的气氛凝固住,连源静花剥葡萄的手都顿在了半空中。

    源伊久美眼中的惊悸与疑惑更是都快满溢出来。

    “鸠山樱雪能使用灵能?”源伊久美下意识问。

    “嗯。”

    寂静了几秒之后,源伊久美才忽而大笑起来了,“黑沢君,说的你好像很了解静花一样。”

    黑沢镜也跟着笑,“自然是不那么了解的。”

    “那你怎么就敢断言,我的女儿在灵能造诣上不如鸠山樱雪?”

    “直觉。”

    源伊久美眼中惊悸这才缓缓消散,恢复冷笑,“可笑至极。”

    “不过源静花的美貌和气质,依旧无人可以挑战,鸠山樱雪即使灵能厉害,对我来说也只不过是一个工具人罢了,在我心中连静花小姐的一根脚指头都比不上。”

    黑沢镜脸不红气不喘的睁着眼继续说着瞎话,反正瞎话说一句也是说,说十句也是说。

    源伊久美只是冷笑着起身离开,不再理会黑沢镜。

    话题终结,黑沢镜的目的也算是达到了。

    像源伊久美这种高傲的人,听到黑沢镜对女儿的否定,恐怕此时已经生气了。

    但对方一直纠缠在这个话题上,黑沢镜必须圆出一个合适的逻辑。

    暴露鸠山樱雪的灵能者身份,也能顺便让对方把注意力多放在鸠山樱雪那边,也能缓解一下自己的压力。

    鸠山樱雪能在刀身构筑灵力神经这也是事实。

    自己暴露出对鸠山家了解的越多,源氏对自己的怀疑应该也就越小。

    -------

    另黑沢镜意外的是,今天的家教课程比想象中还要顺利,源静花似乎并没有因为他的话生气。

    黑沢镜其实已经做好被对方刁难的准备了。

    反而源静花心情似乎很不错,甚至还哼起了小曲。

    黑沢镜能理解源静花哼歌的意思,就像是摆明了告诉他:我心情不错。

    这让黑沢镜有些理解不能。

    “气量见长啊,说你灵能不如鸠山樱雪,你居然没生气。”黑沢镜啧啧道。

    “大象会在乎蚂蚁说它不如蟑螂吗?”源静花不可置否的笑笑。“我反而很开心。”

    “开心?理由呢。”

    “确认了一些事。”

    “什么事?”

    “你根本就不是鸠山龙雀的儿子。”

    黑沢镜心中呵呵笑,还真是没完没了,一个接一个轮流来试探他。

    可他还没来得及回应,源静花突然将左手臂平举伸展开,手背向上,手心向下。

    一只乌鸦扑棱棱的从窗外飞了进来,准确无误的落在她光洁的手背上。

    “小黑,你们应该见过面,但可以重新认识一下。”源静花将站着乌鸦的左手背放回桌面。

    “嘎——嘎——”源静花话闭,乌鸦像是真的跟他打招呼一样,叫了两声。

    黑沢镜先是愣了愣,而后盯着乌鸦的瞳孔微缩,他几乎确定,这只乌鸦正是他今天在学校的天台见到过的那只。

    “既然你了解灵能,那我解释起来也方便了。”

    “解释什么?”

    源静花右手合上手中的西班牙语辞典,嘴角微微上扬。

    “解释我是如何识破你冒充鸠山龙雀儿子这件事。”

相关阅读More+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狂笑宇智波

貌似高手

我要与超人约架

辣酱热干面

镇守府求生指北

海底熔岩

万界:从问答开始

一一五

斗罗之失恋就能变强

啸沧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