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姐?”

    “嗯?”

    “这是你养的灵体吗?”源静雪问道。

    美神里加在学校知名度不低,源静雪自然是认识她的。

    此时见到美神里加正在逗弄萤草,源静雪眼中的失落肉眼可见,连脑袋都耷拉了下来。

    野生的灵体极其罕见,像东京这种人口密集的市区,自然诞生灵体的可能太低了。

    就连姐姐也都还没有式神呢。

    果然是有主了啊。

    “不是哦。”

    “哎?”

    美神里加的回答却让源静雪又精神抖擞起来,眸光重新变得亮晶晶的。

    “那、那我可以做它的御主吗?”源静雪急促的激动着说道。

    “就算你这么问我,我说了也不算啊。”美神里加只是笑了笑。

    “这不是你先发现的吗?你不想收它做式神吗?”源静雪小心翼翼的问道,问了之后表情似乎又有些后悔,生怕自己提醒了对方。

    “你是阴阳师吗?”美神里加笑着看她,这小姑娘还挺有先来后到精神的。

    源静雪挺起小胸脯拍了拍,显得有些骄傲,“见习的。”

    “这样啊,我不是阴阳师,也不收式神。”美神里加只是摇了摇头,随即又问,“你想养这个孩子?”

    源静雪头点的像小鸡啄米。

    “只要这个孩子同意,我是不会干涉的。”美神里加手指从萤草上拿开,而后又看向源静雪问道:

    “不过收养它,往往会给你带来预料之中的世俗风险,所以我倒是想冒昧的问一下,你有保护好自己和它的能力吗?”

    “有......吧?”源静雪也有些不确定道,“我的家族应该还蛮厉害的。”

    “家族?”

    “源氏,学姐听说过吗?”

    “哦,哪个源氏,摂津源氏、大和源氏还是河内源氏的分支?”

    “清和源氏分支新田氏后裔。”

    “哎?”美神里加也显得很惊奇,“德川家康的直系后裔?”

    源静雪苦恼的摸着脑袋,“学姐,我真没有吹牛。”

    美神里加笑着摸了摸源静雪的脑袋,“我也没说你吹牛啊,既然你觉得没问题,那就去试试吧。”

    源静雪赶紧点头,兴奋的蹲到萤草面前,手掌轻轻碰触草叶,眼睛闭上。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祈吾之愿,授于吾身,汝灵,可愿归否?”源静雪嘴中念着咒语。

    听着书友们的转述,黑沢镜只觉得血压有些飙升。

    这两个家伙搁这玩QQ农场偷菜呢?

    这是我种的萤草,我种的!

    就在此时,萤草的草叶上亮起莹莹绿光,源静雪也跟着惊奇的睁大眼睛,一脸激动的模样。

    可下一刻,伴随着呲溜一声,草叶卷起的草管便呲出水来,喷了源静雪一脸。

    源静雪被喷的睁不开眼,摸了两把脸上的水,才睁开眼。

    源静雪看着手上的褐色液体,小脸皱成一团,“这......这是什么东西?”

    “好像是可乐?”美神里加捂着嘴笑了起来,“不过这个孩子好像并不同意你做它的御主。”

    黑沢镜满意的点点头,不愧是自己种的草,这智商、这格局,防拐意识很强嘛!

    源静雪脸色苦恼下来,可显然并不死心,还没擦干脸,便开始对着萤草碎碎念起来。

    “跟我混吧,我会对你好的,保证对你比对我姐姐和妈妈都好!”首先是一段经典大孝子语录。

    随风摇摆的萤草完全不为所动。

    “当我的式神,我就是世界上第二幸福的家伙,我保证世界第一幸福的肯定是你!”这句听起来像是求婚。

    可惜,萤草又卷起草叶呲她一脸可乐。

    黑沢镜有点后悔了,早知道昨晚就对着萤草撒泡尿了,让源静雪尝点甜头。

    “我家有很多好吃的,好喝的,好玩的,保证让你......”源静雪也不恼,赶紧抹了把脸,继续碎碎念。

    萤草的草叶轻轻颤了颤,突然安静了下来。

    源静雪显然察觉到这个细微的变化,先是愣了愣,而后赶紧激动道:

    “好吃的有糯米团子、草莓大福、羊羹、鲷鱼烧、铜锣烧、章鱼烧、关东煮、天妇罗、寿喜锅......”

    “好喝的有清酒、乌龙茶、可乐、果汁、可尔必思、弹珠汽水、煎茶、玄米茶、梅酒......”

    萤草微微朝源静雪的方向伸了伸草叶,源静雪则喜滋滋的把手掌放了上去,另一只手则开始掐手印,进行式神契约仪式。

    【角色源静雪正在试图以阴阳御主的身份与您栽种的萤草签订契约,请问是否同意?】

    黑沢镜:“???”

    完全不禁夸啊!

    一点吃的居然就被拐走了。

    黑沢镜怎么可能同意!

    看着面板弹出的提示,黑沢镜想也不想就点了否。

    “为什么没反应?”源静雪疑惑的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心。

    即使她学艺不精,可面对这种程度的刚诞生的灵,也不应该失败才对啊。

    她又试了一遍,结果仍无反应。

    一旁的美神里加倒是若有所思,“可能它已经有主了,还设置了很强力的干扰术式。”

    “这样吗......”源静雪看上去很不甘心,但也只能失落的叹气。

    源静雪恋恋不舍的又逗留了好久,才三步一回头的原路返回,爬过校墙后回到了综合教学楼。

    源静雪走后,美神里加看了眼即将垂下地平线的斜阳。

    她缓缓抬起手,在面前的空气中比划着什么,随之最后手指轻轻一点。

    面前的空气像水波一样荡漾起来,美神里加走进了水波之中,身影随之消失不见。

    慢慢地,水波渐敛,小树林中再次变得空无一人,很快,斜阳也钻入地平线之下了。

    黑沢镜来到小树林,伸手摸了摸美神里加消失的位置,那里的空间似乎并无任何特殊之处。

    “芝麻开门?”

    “小兔子乖乖把门打开?”

    依旧没任何反应。

    昏睡少女捡漏计划大失败啊。

    美神里加这是去往二次元了吗?

    黑沢镜也懒得想这么多,不管美神里加去了哪,东京的天也已经黑了,哪怕没陷入沉睡,也不可能在东京活动了。

    萤草感受到黑沢镜的到来,草叶也微微闪着萤光,似乎在表达心中的欣喜。

    黑沢镜看向萤草的目光有些无奈,他感觉自己像是生怕孩子被拐跑,操碎了心的老父亲。

    他甚至有点后悔把萤草种在这了。

    没想到仅仅一天时间,就已经引起了两个人的注意。

    但种在别的地方似乎更不安全。

    看源静雪那嗅来嗅去的样子,显然是有探测灵体的办法。

    保不准别人也有一些关于灵体的探测手段。

    好在从系统奖池里抽出的种子,自己似乎拥有最高的处理权限,可以拒绝别人和萤草签订式神契约之类的东西。

    黑沢镜身体骤然僵住。

    一把冒着寒气的匕首悄无声息的抵在了他的脖子上。

相关阅读More+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狂笑宇智波

貌似高手

我要与超人约架

辣酱热干面

镇守府求生指北

海底熔岩

万界:从问答开始

一一五

斗罗之失恋就能变强

啸沧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