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出惨叫的之所以是玉川而不是三木,是因为三木似乎已经疼晕过去了。

    用踩这个词其实并不是很合适,早川桃子只踩到了三木的头发,但脚却实实在在的不小心碰了三木拓翔的头一下。

    那个力度对正常人来说,其实也不算什么。

    但三木拓翔本来就作为脖子脱臼的病号,这个力道确实可能搞出问题。

    差点被绊倒的早川桃子摇摇晃晃的止住身形,而后蹲下来,歪着脑袋观察了一下,“伤了脖子吗?”

    “那你们还不赶紧叫、嗝、救护车?”

    “啊,已经严重到需要叫救护车了吗?”

    “也、也不确定,嗝,但是学校里可没有放射科X光之类的设备,我也不知道他伤到什么程度了。”早川桃子打着酒嗝回道。

    这个看上去就不太靠谱的女校医看的黑沢镜直摇头。

    不过对方的话倒也提醒了黑沢镜。

    他还是想的过于简单了。

    普通人想要判断出三木拓翔的伤情,显然需要借助X光CT之类的放射设备,之后才能对症治疗。

    黑沢镜之所以下意识认为校医可能解决这个问题,完全是受到了前一世的影响。

    他记得前一世初中的时候,有同学踢足球受伤,也是脖子脱臼,情况和现在差不多。

    当时体育老师随便给那个同学摸了摸骨,然后双手发力,嘎嘣一接,那个同学就重新活蹦乱跳的了。

    这种接骨技术作为经验医学,在中医中属于很常见的手法。

    全世界也大概只有中医经常这么搞,有经验的老中医通过摸骨判断的具体伤情甚至比仪器都准确。

    但在樱岛,除了少数顶尖的骨科专家,别说是校医,就连那些骨科医院的骨科医生,也不具备通过摸骨判断伤情的能力。

    它们的一切治疗也必须借助放射投影才能进行。

    黑沢镜算了一下,救护车从最近的柏崎医院过来,至少需要二十分钟,一来一回四十分钟。

    现在还是临近下班的晚高峰,出现道路拥堵耽误十分钟也不奇怪。

    假如排上急诊,能第一时间做投影,估计也得总攻浪费一个小时才能得到治疗。

    骨伤本就是越早治疗效果越好。

    而且脖子这种重要部位的骨伤,最忌颠簸乱动。

    一群人来来回回搬运的过程中,难免再颠出什么大事。

    再加上刚才早川桃子那一脚踢出来的不确定性。

    黑沢镜还是决定出手解决一下这个问题。

    否则三木拓翔万一真出了点什么事,虽然从没治疗过这种伤情的他,不出手也能问心无愧,但能救不救的话,多少会让他心里有点不舒服。

    黑沢镜蹲到三木拓翔身边,手掌朝对方脖子骨摸去。

    一只手却抓住了他的手臂,循着那只手望过去,抓他的是玉川洋子。

    在看到三木拓翔不小心被早川桃子踢了一脚后,玉川洋子似乎就变成了一只护着小鸡的老母鸡。

    周围其他人做出的任何举动,都在玉川的堤防下,生怕不小心再误伤了三木,黑沢镜这么明显的动作,自然也被她第一时间就看到了。

    “你干什么?”玉川瞪着他问。

    “我看看情况。”面对玉川堤防的话,黑沢镜说的坦然。

    他是来救人的,自然问心无愧。

    “你能看出什么情况?我警告你,你别乱动。”已经有人拨打119急救电话了,玉川洋子自然不希望出现任何变数,只是恶狠狠的看着他。

    显然依旧对三木拓翔模仿他的剑术受伤这件事耿耿于怀。

    寻常人面对玉川洋子的恶劣态度,被狗咬吕洞宾,真要和她置气,大可撒手不管。

    但黑沢镜从来不会拿别人的生命健康来和别人置气,这叫医德。

    不过这女人还真是让人不爽啊。

    黑沢镜被玉川洋子抓住的左手手腕突然猛地一翻,将玉川洋子的右手手腕抓住。

    与此同时,黑沢镜的右手猛然探出,直接摁住玉川洋子肩膀。

    玉川洋子还没反应过来,黑沢镜就巧妙的发力一扭,玉川洋子的肩膀就直接被他卸了下来。

    算是提前演练一下了,有了拆关节的经验,也能给黑沢镜平添几分接骨的信心。

    被卸了肩膀的玉川洋子瘫倒在地,手臂不自然的向后扭曲,她啊啊大叫着,眼泪疼的都流出来了。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周围人兀自惊愕之际,黑沢镜已经再次把手摸向三木的脖子了。

    他得重新判断一下,早川桃子那一脚是否给三木带来的新的伤害。

    可黑沢镜的手刚摸到三木脖子时,身侧就传来一股大力。

    玉川洋子发了疯似的整个人冲撞了过来,直接将黑沢镜撞到,两人摔成一团。

    “我是绝对不会让你伤害拓翔的!”

    玉川洋子强忍手臂传来的剧痛,额头冷汗析出,身体发着抖。

    黑沢镜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难道就是爱情力量的伟大?

    常人几乎难以忍受肩关节脱位带来的疼痛,只能躺在地上哀嚎,玉川洋子居然能为三木拓翔做到这种地步。

    但即使是爱情,也是一段愚蠢的爱情,玉川洋子长得还算清丽明秀,身材也不错,倒在他身上感觉肉肉的,想必床上也差不多。

    但他要是三木拓翔,是绝不会爱上这种蠢女人的。

    “你是白痴吗?我这是救他,又不是害他,你不要在这碍事了。用你的脑子好好想想,我既然懂得如何把你的关节卸下来,自然就能把三木同学的关节接回去。”

    “你要是不信,我把你的关节在接回去。”

    他顺手抓住玉川洋子的胳膊,轻巧的一扭,对方的胳膊就恢复如初了。

    疼痛和扭曲同时消失,玉川洋子惊奇的看着自己恢复如常的胳膊,使劲甩了甩,也没发现什么问题。

    周围也发出剑道社成员们阵阵讶异的惊叹声。

    黑沢镜这一手,在他们看来就跟变戏法似的,确实有点镇住他们了。

    “你又不是医生,不要瞎动。”玉川细细思索了一下,发现黑沢镜说的倒是有点道理,但显然并不完全信任他,依旧一副护犊子的模样。

    “有时候,耽误了时间,再好的医生来了,也没用。”

    黑沢镜倒也能理解她,医院的医生和同龄学生,哪个值得信任根本毋庸置疑。

    听了黑沢镜的话,玉川洋子还在兀自犹豫之际,身后却突然传来了山崎的惊叫声,

    “你们快看,三木他!”

    众人闻言皆转头望了过去。

    躺在地上依旧处于昏迷中的三木拓翔正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似是处于什么噩梦中一样。

    早川桃子迷蒙着眼睛做出判断。

    “唇甲紫绀,呼吸困难,胸闷喘气症状......嗝,这是缺氧了啊。”

相关阅读More+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狂笑宇智波

貌似高手

我要与超人约架

辣酱热干面

镇守府求生指北

海底熔岩

万界:从问答开始

一一五

斗罗之失恋就能变强

啸沧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