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珍珠路,黑沢镜跟大田刚史坐着公车去往下一个工厂。

    抽空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昨天刚在聊天软件加上好友的安藤秋叶发来一条很暴躁的素质三问。

    对方的头像看上去有点像前世摆拍出来的网红图,不得不承认这女人的修图水平和拍摄技术都很高强,让原本就算貌美的她看上去更加璀璨了。

    “臭小鬼!说好的扮姐姐呢?怎么变成了舅母了?老娘看起来很老吗?破口大骂.jpg!”

    黑沢镜回道:“长了辈分,你还不高兴?”

    安藤秋叶:“那下次再涨涨吧,直接扮妈妈吧,有奶喝。”

    黑沢镜:“?”

    外人面前人模狗样的东京中央银行营业二部部长兼彩虹家政总经理,为什么每次跟自己聊天都能讲两个荤段子。

    四个有出售意向的工厂,其实已经被黑沢镜排除三个了。

    排除的三个中,除了珍珠路纺织厂外,剩下的两个厂子主要的问题是工人都跑光了。

    黑沢镜之所以有购厂的打算,一不是为了地皮,而不是为了设备。

    反而是冲着那些能操控数控机床的工人去的,如果没人也就没意义了。

    如果最后一家纺织厂依旧不合适的话,他只能从零开始招人干了,那样的话或许时间不允许。

    办厂是很麻烦的一件事,申请生产许可证之类的杂物很多,等到证件办齐,一拖可能就是两三个月。

    招齐技术骨干和员工再两三个月。

    全部搞完半年过去了,什么都有点晚了。

    所以最好还是直接接手。

    黑沢镜翻了翻小本,查看了一下最后一家厂子的名字。

    雨町纺织厂。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看你们能跑到什么时候?】

    走在雨町纺织厂外的小路上,黑沢镜便看到了院墙上喷涂的或红或黑狰狞可怖的喷漆。

    黑沢镜偏头瞥了瞥大田刚史,这个死鱼眼也在盯着这些字迹看,眼中居然露出些许羡慕之色。

    “你这是什么表情?”黑沢镜有点没搞明白。

    “我们天鹤组,根本接不到这种催债的活。”大田刚史一本正经的叹气。

    黑沢镜:“......”

    不愧是能成为海贼王的男人,看问题的角度都这么刁钻。

    “要不去下一家吧,这看起来就没什么前途。”大田试探着问。

    黑沢镜摇了摇头,走向厂门,“去看看吧。”

    说实话看到这种情况,黑沢镜心中其实也不太看好,但他已经没别的选择了,只能抱着侥幸心理试一试了。

    厂里站在楼下抽烟的员工,看到两人扔下烟头掉头就跑。

    黑沢镜有些莫名其妙,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大田刚史。

    “你把衬衫扣子往上扣两个。”黑沢镜看着大田刚史胸前的凶恶刺青叹气道。

    果然,对方可能把他们当成催债的了。

    “扣上了不帅。”大田刚史嘴里虽然嘟囔着,但还是老老实实把胸前的鬼神罗刹用扣子封印了起来。

    还没走进厂房,厂子里的工人就拿着铁棍之类的齐刷刷的从厂房里涌了出来。

    足足三四十号人。

    “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为首的中年妇女举着铁棍大喊道,紧接着身后的三四十名工人也跟着喊得震天响。

    这个女人保养的不怎么好,穿着土气,面容有点显老,气质除了泼辣以外也没什么气质。

    但对方面部容貌却生的极美,不难看出对方年轻时应该是个美人,穿着黑色裤袜的腿还有点长,滚圆的臀部快从裤袜中爆开一样。

    如果江藤记的信息准确的话,这个女人应该是这里的老板,叫朝比奈江美。

    面对黑压压的人群,黑沢镜淡定的拍了拍胸脯,回道:“大家都是文明人,动口不动手。”

    朝比奈跨步站了出来,“钱,我们早晚会还,但厂子里的东西,你们一样不能动,设备我们也不会卖,否则没得谈。”

    黑沢镜呵呵笑了笑,反问:“那你知道你欠了我们多少钱吗?”

    朝比奈微微咬唇,喝着回应道:“知道。”

    黑沢镜又问:“多少?”

    “连本带息,四千五百万。”朝比奈咬牙道。

    欠债四千五百万吗?

    黑沢镜心中略微斟酌,这个价位也不是不可以接受,如果价值足够的话。

    这厂子欠债这么多,却没出现树倒猢狲散的场面。

    工人无论数量还是凝聚力都还很不错,算是隐性优点了。

    突然朝比奈的目光在黑沢镜身上打量了两下,而后眸子猛然瞪大,浑身开始发起抖来。

    “你要是敢动我女儿一根汗毛,我杀了你们!”朝比奈突然歇斯底里的大吼起来。

    黑沢镜有些莫名其妙,“我动你女儿干啥?”

    “你穿她校服过来,不就是来吓唬威胁我的吗?我告诉你,我不吃你们这一套。”朝比奈恶狠狠道。

    哈?

    还真巧啊。

    对方的女儿难道也在星野中学读书?

    黑沢镜仔细思索了一下,他认识里的女生,也没有姓朝比奈的,大概率是低年级学生吧?

    黑沢镜咳嗽两声清了清嗓子,才道:“其实我......”

    黑沢镜话还没说完,身后的院墙外便响起了由远及近的嗡鸣引擎声。

    数十道声音交错的引擎嗡嗡鸣动,让整个世界显得都嘈杂起来。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厂外传来恶犬般此起彼伏的咆吠怒吼。

    一辆辆摩托车卷起泥路上的黄烟从纺织厂门前的泥路经过,摩托车上刺青满身发式各异的青年嗷嗷怪叫着。

    过了一会,路过厂门前的一辆辆摩托车又折了回来,带着扬起铺天盖地的黄沙。

    咆哮的摩托车们反复在门前的马路上压了几圈之后,终于还是直接拱进了场院。

    每个摩托车上都坐着两到三个杀马特,他们手中或持短刀、短棍或或带着电棍、指虎。

    一辆、两辆。

    三辆......

    最终停留在了二十三辆!

    随着摩托车数量增加,场内几十个工人的脸色也紧跟着变得煞白一片,握着钢管的手都开始微微渗汗。

    为首的黑眼圈刺猬头男人,吊儿郎当的揣着裤兜从黄烟中走出。

    而后便和转身的黑沢镜对视而上,对方脚步也因此停顿下来。

    两人大眼瞪小眼的互相看着彼此身上穿着的星野中学校服。

    黑眼圈刺猬头不由乐了,转身对着摩托车上下来的众人道,“这他妈谁的小弟啊,还挺聪明,能跟老子想出一样的招。”

    随后他那阴鹫的目光又扫回黑沢镜的身上,“敢和老子一样聪明,你他妈是不是欠揍啊?”

相关阅读More+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狂笑宇智波

貌似高手

我要与超人约架

辣酱热干面

万界:从问答开始

一一五

镇守府求生指北

海底熔岩

斗罗之失恋就能变强

啸沧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