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叔,我确实只是一个学生。”

      “本来今天我舅母想过来看看,但因为银行临时开会,实在脱不开身,她想让我过来问问具体了解你这边的情况。”

      “如果你实在不方便的话,那我们就告辞了。”

      面对藤井平质疑的眼神,黑沢镜只是笑了笑。

      在涉及商务的领域,对方不信任一个十五岁的少年,这再正常不过。

      “银行开会?你舅母是做什么的?银行职员?”藤井平敏锐的捕捉到了黑沢镜话中的词,目光跳了跳,赶紧问道。

      “在银行的营业部做投资风险评估的。”

      “哦,哪个银行?”

      “东京中央银行。”

      听到这个名字,藤井树心头突兀的跳了跳,好家伙,大银行啊。

      但老练的他并没有完全相信黑沢镜的话,正要想法礼貌的试探。

      黑沢镜却想起什么似的,主动从兜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了对方。

      藤井平看了看那张烫金的黑色名片,名片上的内容挺简约。

      【安藤秋叶】

      【东京中央银行营业二部部长。】

      【电话:080341XXXXX】

      藤井平眼睛眯了眯,他取出手机,并没有直接给这个号码打过去,而是拨了另外一个电话。

      “喂,是东京中央银行接线处吧?”

      “我找贵行营业二部的安藤秋叶小姐有点事情,请问能转接一下吗?”

      “我叫藤井平。”

      “你好你好,安藤小姐?对,听说您有事脱不开身?让您侄子过来......”

      挂了电话后,藤井平的脸色明显变得和蔼了许多。

      “你们两个小家伙愣着干什么啊,快坐啊。”藤井指了指办公室旁的沙发,随后又一边拿起桌子上的座机,拨了个号码,一边笑着道:

      “哈哈,你们这个年纪的小伙子应该不喜欢喝茶吧?山本,你去买点饮料和点心送我办公室来。”

      “废话,当然报销了。”藤井平对电话气冲冲道。

      “当然说话算话。”藤井又对着听筒,把声音压低到耳语的程度,如果不是黑沢镜看了本章说,还真听不清。

      “不用了买点心了,叔叔,我今天下午还约了人出去玩,想快点把舅母交代给我的事情办完。”黑沢镜适时开口道。

      “那算了,不用买了。”藤井这才对电话里的山本回道,而后挂了电话。

      “叔叔,我舅母对你说的到了明年必然会振兴珍珠路纺织厂的自信心很感兴趣,请问你有什么具体的重振方案?”黑沢镜从兜里掏出一个小本,一副准备专心笔记的模样。

      “东京都霞丘。”藤井平说出了这么一个词,脸上也突然露出神秘的微笑,似是在卖关子。

      东京都霞丘?

      对方莫名奇妙说出来的地点倒是让黑沢镜产生一些联想。

      这个地点最著名的就是即将竣工的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主场馆——国立竞技场?

      难道.....

      不过他当然不会让自己表现得太过睿智。

      “不明白。”黑沢镜只是摇了摇头。“叔叔能说仔细点吗?太模糊了的话,我有点听不太懂。”

      藤井平这才意识到自己面对的也只是两个十几岁的小孩子罢了,自己装的逼对面根本看不懂啊,还真是破坏气氛。

      藤井平只能一边叹气,一边开始详细阐述。

      “明年奥运会举办,政府希望借助2020奥运会重启国运,就像1964年东京奥运会引起的腾飞一样。”

      “奥运会的举办势必能拉动各行各业增长,重振樱岛经济的雄风,尤其是旅游业!”

      “我之前花了重金,跟东京都霞丘附近的各街道商店店主们签了合同,这也是我厂资金链即将断裂的重要原因。”

      “你好好记。”藤井平突然停下来,瞪了沉思的黑沢镜一眼,生怕对方转述的不到位。

      黑沢镜才哦哦两声,赶紧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

      接下来的内容其实黑沢镜也差不多猜出来了,跟他最开始的猜测差不多。

      藤井平跟东京都霞丘附近几乎所有能卖东西的商店都签了垄断式合同。

      让那些商店只能卖他们厂里制造的各国国旗、加油横幅、吉祥物等织品。

      藤井平不但提前给那些商店店主一笔重金,而且卖出的东西还给商店高额抽成。

      不得不说这一招正常情况下,确实是能让藤井平翻盘的大招。

      对方不惜前期成本,还提前这么久部署,用赌狗般疯狂的方式来完成垄断。

      一副他国国旗,制造成本大概只有两三百日元,转手一卖,卖给观览东京奥运会的外国游客,至少五千日元起步。

      还有那些成本不到千元,不值钱的加油横幅,卖出一两万日元不过分吧?

      毕竟贩卖的并不是布,而是爱国情怀。

      身处异地他乡,来之前也没做充分准备的外国游客,为了给自己国家加油打气,自然不会心疼这点小钱。

      其中暴利,简直难以想象。

      不得不说,这家伙真的算是眼光卓绝的老赌狗了。

      但此时黑沢镜看着藤井平的眼神只剩浓浓悲哀。

      因为黑沢镜知道,东京的奥运会因为疫情的原因,凉了。

      不但从2020年推迟到2021年。

      最重要的是,因为疫情,世界人民谁也不会到处瞎跑去看什么奥运会了。

      一百年来首次空场举办奥运会,光是门票就亏了900亿。

      但门票还只是小数目。

      据关西大学名誉教授测算,如果东京奥运会以空场形式举办,那么樱岛承办奥运会的经济损失将超过2.4万亿日元。

      整个樱岛尚且如此。

      藤井平的个人悲哀还真就不算什么大事了。

      赌狗の末日,来了。

      而面前藤井平还在眉飞色舞的阐述,“你们听懂我的意思了吧?”

      “你们试想一下,尤其是那些人傻钱多,每次来樱岛旅游花钱最多的,还有着浓重爱国情怀的龙盟人,还不得可劲买?”

      黑沢镜感觉有被冒犯道。

      他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商人,为了利益贩卖情怀也就罢了。

      但卖情怀给别人,还不尊重别人的情怀,把别人当傻X。

      这种人哪怕再有才能和眼光,也不配赚钱。

      还真是天道好轮回。

      黑沢镜觉得已经没什么跟对方好谈的了。

      “好的,你的意思我知道了,回去我会转述给我舅母的。”

      “可一定得好好转述啊。”

      “嗯,那我就先告辞了。”黑沢镜一边应着,默默的在笔记本“珍珠路纺织厂”的字眼上划了个叉。

相关阅读More+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狂笑宇智波

貌似高手

我要与超人约架

辣酱热干面

万界:从问答开始

一一五

镇守府求生指北

海底熔岩

斗罗之失恋就能变强

啸沧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