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岸夫盯着黑沢镜的眼睛眯了起来,眼中露出危险的锋芒,刀尖也缓缓从久野脖子上移开。

      “黑沢镜,看来不用特地去找你了。”相岸夫缓缓念出了对方的名字,同时将身体转了过来,持着刀一步一步朝着黑沢镜走了过去。

      “你是白痴吗?快跑啊。”看着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有路人对着黑沢镜高呼道。

      面对着相岸夫的逼近,黑沢镜并没有转身逃跑,反而紧紧握了握手中棒球棍。

      黑沢镜心中也在苦笑。

      本来只是出来跟里堂打架的,可谁知道居然遇到了这种事。

      这家伙是在报复社会吗?

      面对相岸夫的恶意行凶杀人,黑沢镜没办法视若无睹,眼睁睁的看着久野被杀。

      在警察到来之前,在场能够阻止对方的,看样子应该只有自己。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如果没有提前做准备,赤脚空拳的黑沢镜多半也会选择嘲讽吸引对方注意力后转身就跑。

      但现在要是他转身就跑,让这名视人命如草芥的家伙跟着他冲入学校,后果不堪设想。

      情况不容乐观,毕竟黑沢镜手中拿着的不是真的刀,只是一根铝制棒球棒。

      使用刀法,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影响。

      面对逼近的恶鬼,黑沢镜摆出了一个【明灭天流】的斜刀起手式,将全部注意力收束在对方身上。

      本来气氛剑拔弩张到了极点。

      但见到黑沢镜摆出一个剑道起手式,相岸夫步伐却突然顿住,隔着十米左右的距离望着黑沢镜。

      “小看你了,还挺有种,不是懦夫。”相岸夫沙哑道。

      “你看,我用球棍你用刀,是不是不太公平,要不改天我拿把刀,我们再约战?”

      相岸夫听到黑沢镜的话,只是冷笑一声,“战场上,从来没有公平。”

      相岸夫也不傻,自然知道这是黑沢镜的缓兵之计。

      “但看在你勇气可嘉的份上,能接下我三招,算我输。”

      相岸夫话闭,身形如同疾风一样动了。

      这飞奔而来的一刀裹挟着雷霆之势,黑沢镜下意识的感觉,原地站着不动只会让自己陷入被动。

      面对扑来的相岸夫,黑沢镜不退反进,球棒划着玄妙的弧度迎向对方。

      叮!

      伴随着清脆的金铁交击之声,两道身影交错而过。

      黑沢镜感觉自己脖子凉飕飕的,对方的刀在自己的球棒格挡之下贴着自己脖子划过。

      这种在鬼门关走了一圈的滋味不好受。

      哪怕动作只晚上一点,刚才死的就是自己。

      而相岸夫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右腋窝处的和服,那里也被黑沢镜的球棒扫过。

      如果对方拿着的不是球棒,而是刀的话,此时他那里的衣角应该已经被划破。

      对于双方来说,这只是试探的一击,相岸夫心中的惊讶却怎么都抑制不住。

      两人同时转身,相岸夫看着对方的目光不由微微眯起。

      “你懂剑道?”

      “略懂。”黑沢镜回。

      相岸夫点点头,“看在你还挺有种的份上,可以做一个在我刀下留名的亡魂。”

      相岸夫挺直身杆,随后身体微微下蹲,也摆出一个拔刀的起手礼。

      “北辰一刀流,相岸夫。”

      “星野中学三年级C班,黑沢镜。”

      明灭天流这个名字实在太过中二,网上也查不到,黑沢镜不想说,感觉会被人当傻子。

      “师承何处?”听着黑沢镜报的名号,相岸夫不自觉的皱眉又问。

      “《书友教我谈恋爱》。”

      “什么乱七八糟的。”

      你看说实话你又不信,黑沢镜撇了撇嘴,不过有机会跟对方嘴遁,他不介意多说几句。

      已经有人报警了,时间拖得越久,警察来得越早,对他越有利。

      黑沢镜还打算说点什么,但相岸夫显然不给他继续说话的机会。

      对方这一刀有些不讲武德了,毫无征兆的偷袭。

      以黑沢镜的经验判断,对方的剑道水平颇为不俗。

      但跟鸠山樱雪的剑道看上去有些截然不同。

      相岸夫的剑势带着杀伐果断的路子,追求一击毙敌。

      不过对方这次偷袭,一直警惕的黑沢镜也早有防备。

      【明灭天流·见切】

      这个类似后跳斩的招式,在向后滑步躲开对方攻击的同时,还能接上【斜刺】或【横立】的招式进行反击。

      黑沢镜初次用刀法对战,也只能相信系统带来的感觉了。

      这一招此时使出应该恰到好处。

      相岸夫一道落空,球棒对准对方腰际奋力极斩。

      相岸夫脚下发力向后弹射的同时,竖刀格挡。

      叮!

      两人乍分乍合,电光火石之间,又完成了一次交手。

      啧啧,小看对方了。

      相岸夫显然也不是泛泛之辈,游刃有余的化解了黑沢镜的反击。

      “已经三招了,你输了。”黑沢镜淡淡道。

      这次出招,相岸夫用了一攻一防两招,加上之前的冲锋一招,正好三招。

      相岸夫脸上阴晴不定,嘴巴嚅动几下,才继续道:“我是输了,但战场上只有生死,没有输赢,继续!”

      虽然本来就没抱有绝对的期待,但对方的不要脸还是超出了黑沢镜的想象。

      “我记得相岸夫你以前总对我们说,我们这一代没有男子气概。”

      “现在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对手无寸铁的女人下杀手,还说话不算话的男人,不配跟我谈什么男子气概。”

      “八嘎呀路!”在黑沢镜的一番话下,相岸夫显然有些恼羞成怒了,但又不知道如何反驳,只能怒嚎道:“还轮不到一个毛头小子教我做事!”

      相岸夫论起臂膀,一个竖劈当头罩下。

      机会!

      黑沢镜敏锐的把握住了对方恼怒后发动的这次不理性的攻击。

      竖劈是最难收住刀势的攻击手段,如果没有一击得手,极易被对手趁机攻击。

      所以一般来说,有关竖劈的招式都作为制胜招使用。

      剑道社的那些新手菜鸡,就喜欢这么竖劈来竖劈去,从而被黑沢镜的意淫一招打败。

      【明灭天流·燕返!】

      燕子能够承受风力躲开刀锋,跟是快是慢都毫无关系。不管是怎样的刀,都没办法不振动空气地挥动。

      那么,只要围住它的退路就好。一刀攻击燕子,另一刀则封住以风力闪避的燕子退路。

      要成功的话就得在一瞬间,两刀几乎同时进行才可以,如果全都是同时的话,两刀无论如何都会太慢。为此,应该也要有挡住侧面退路的第三刀。

      燕返,杀燕之刀,亦是决胜之招。

      不过,黑沢镜可没有跟对方同归于尽的打算,在使用燕返之前,他必须躲开对方这一击竖劈。

      没错,他只需要额外的一秒。

      一秒时间不多,甚至无法完成一次奋力挥棒。

      但一秒时间也不少,足够他躲开对方轨迹明显的一刀。

      发动称号。

      【神之一秒】!

相关阅读More+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狂笑宇智波

貌似高手

我要与超人约架

辣酱热干面

镇守府求生指北

海底熔岩

万界:从问答开始

一一五

斗罗之失恋就能变强

啸沧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