蹬、蹬、蹬。

      在红月珂珂大长腿的衬托下,对方走过来的每一步都充满压迫,像是鼓点一样敲击在江藤的心鼓上。

      红月珂珂站在三人面前,冷冷看着江藤,开口:“把钱还我吧。”

      “什么钱?”大田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两人。

      “你说什么钱?我给了他三万块,让他把人给我带过来,他倒好,居然跟人在这吃起饭了,呵呵。”

      大田似乎意识到什么,眉头微蹙,脸上微露怒容,目光扫向江藤幸一。

      江藤幸一登时心乱如麻。

      完蛋了,终究还是被发现了。

      无论是他背着大田刚史偷偷跟红月珂珂私下完成交易,还是答应红月珂珂教训黑沢镜,都不是此时能公之于众的事情。

      “江藤,怎么回事?”大田语气带着几许不快。

      江藤微微低着头,手中筷子不由自主夹紧,还没来得及转身看向大田,一旁的黑沢镜突然说话了。

      “昨天下午江藤觉得她不会善罢甘休,估计还会找人继续教训我,就在聊天软件上好心提醒我。”

      “我把钱都给她了,她还揪着不放,心中多少有点生气。”

      “就拜托江藤去找红月珂珂,佯装答应对方的请求,把对方手里的钱暂时骗出来。”

      “这样也能暂时防止红月花钱找人教训我,我正打算今晚上在line上跟她谈谈,既然过来了,就现在谈谈吧。”

      黑沢镜一番话毕,大田刚史目光这才微松,拍了拍江藤的肩膀,“你这家伙,你也不知会我一声,我还以为......”

      江藤看着黑沢镜的目光怔了怔,他不太明白对方为何要用谎言帮自己辩解,一时间心中五味杂陈。

      但既然有了台阶下,江藤也自然不会拆穿黑沢镜的谎言,就对大田讪讪笑了笑,算是应了应。

      黑沢镜目光随即转向红月珂珂,摊了摊手,“咱们应该没什么我不知道的深仇大恨吧?”

      以为自己被黑沢镜和江藤联合起来耍了的红月珂珂看上去更生气了。

      红月珂珂面容清冷,勾起的笑都有些锋利,“自己在你们教室前说过的话都忘了?”

      黑沢镜回忆了一下。

      【这么说,你跟踪我这么久,跟我制造偶遇就是为了引我上钩,诈我一次?】

      【不,是为了上你一次。】

      当时,好像能能让红月珂珂愤怒的只有这段对话了。

      还挺记仇。

      “本来就是想逗你玩玩,可没想到你这么可爱调皮。”黑沢镜耸了耸肩。

      “哈,可爱调皮?”红月珂珂一脸看白痴的表情。

      “纠正一下,锲而不舍。”黑沢镜一不小心又用成年人的视角去看对方,说出的词语有些奇怪。

      “如果当时的玩笑话引起了你的不适,那我对你道歉,抱歉。”黑沢镜态度诚恳道。

      无意间说出的玩笑话,很可能会伤到别人的。

      虽然直觉告诉黑沢镜红月珂珂并不像是能被此类玩笑话伤害到的人,但如果道歉就能让事态平息的话,解决成本算是很低了。

      “现在知道怕了?”黑沢镜道歉后,红月珂珂神色看上去有些得意。

      “嗯嗯,我为我的行为和言辞感到深深的懊悔,所以请原谅。”

      黑沢镜确实不想跟这样的小孩子纠缠下去了,他最近还有更重要的正事要做,没那么多闲工夫应付。

      “道歉就要有道歉的样子,在这里下跪吧。”红月珂珂挑着眉毛指了指脚下的地板。

      黑沢镜笑了笑,“这是不是有些过分了点。”

      “红月算了吧,你们还是同级同学,以后低头不见抬头见的......”

      大田刚史的劝解被红月直接打断,“那就退一步,十五万日元,或者下跪道歉。”

      “十五万......”大田江藤都被这个数字惊愕了一下,对于初中学生来说,这无疑是一笔巨款了。

      这是摆明了勒索啊。

      “还有C选项吗?”黑沢镜的目光对视上对方那双高傲的眸子。

      “没有,不给钱也不下跪,就没得谈了。”

      “滚。”黑沢镜声音不大,却清晰可闻的进入在场每个人的耳朵中。

      还是那句话,黑沢镜讨厌麻烦,但不怕麻烦。

      红月珂珂得寸进尺的举动,确实让他确实生气了。

      “那你死定了。”红月珂珂一字一顿的指着他道,随后没有丝毫拖泥带水的转身离开。

      红月珂珂走后,大田刚史叹气道,“黑沢,你最近还是小心点吧,在打架这方面,里堂原野还真的没输过。”

      “里堂原野?”

      “嗯,红月珂珂的前男友,也是我们小时候的玩伴,他最近被拘留在交番所,明天就出来了,红月珂珂很可能找他来对付你。”大田刚史好心提醒道。

      “既然是前男友,也掺和这事?”黑沢镜笑着问,他自然没把红月珂珂的威胁当回事。

      “里堂那家伙,自从和红月珂珂交往之后,像是变了一个人似得。”江藤突然接话道。

      大田刚史苦笑,“红月珂珂不是什么正经人,在他们交往期间,我不止一次看到红月珂珂跟其他男生混在一起,就提醒了里堂一下,结果还被他骂了一顿。”

      江藤听大田刚史这么说,也哈哈大笑,“我也委婉的提醒他了,他说他知道,但珂珂酱对他是真心的,他能看到两人之间构筑的爱神桥梁,简直魔怔了,到最后还不是被甩了?”

      “我去跟里堂说说,让他不要管这事。”

      “我看够呛。”江藤显然并不看好大田刚史。

      大田刚史有些郁闷的摇头,“都被甩了那家伙还对那女人言听计从,我们因为这事都快跟他闹僵了,真是想不明白。”

      大田刚史又向黑沢镜投去歉意的目光,“黑沢,其实之前我们在学校门口堵你,也是因为里堂的拜托,希望你不要介意。”

      黑沢镜随意摆了摆手,“事情都过去了。”

      见黑沢镜似是真的不介意,大田刚史才慢慢收回看着对方的目光。

      江藤想起什么似的,面容纠结几秒,还是从兜里掏出三万三千日元,慢慢推给黑沢镜。

      “这是红月珂珂给我的那三万多块钱。”

      黑沢镜看了他两眼,还是笑着把钱收了起来。

      “伯母的病好点了吗?”大田刚史想起什么似的,转头向江藤问了问。

      江藤苦笑,“每周都要去做一次透析。”

      大田刚史拍了拍江藤的肩膀,“这不是好很多了吗?我记得伯母以前每周要去做两次透析。”

      谁知大田刚史的安慰反而让江藤立马红了眼圈。

      “已经......做不起两次了。”

      一时间,大田刚史显得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最终大田刚史只能掏出两张黑沢镜刚才给他的万元大钞,默默塞到了江藤的兜里。

      “会好起来的。”

相关阅读More+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狂笑宇智波

貌似高手

我要与超人约架

辣酱热干面

镇守府求生指北

海底熔岩

万界:从问答开始

一一五

斗罗之失恋就能变强

啸沧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