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来到天の味。

    黑沢镜并没有像个暴发户一样直接点很多菜。

    在没有完全确认两人性格之前,他也不确定这样疑似炫富的行为会不会让两人感受到侮辱,伤到对方自尊。

    “想吃什么就点,不用顾忌。”

    黑沢镜率先点了个日式咖喱套餐,其中包括一份日式鸡肉咖喱、一份可乐饼、一份味增汤。

    这份套餐在快餐里价位偏高,因为是他请客,所以他点的食物价位不能太低。

    否则其他两人出于礼貌,可能不会点价位超过黑沢镜的食物,从而少了很多选择,可能吃不到自己喜爱的食物。

    大田点的乌冬面,江藤则选择了寿司。

    两人点完了之后,黑沢镜又补点了个小凉菜和日式烤五花。

    此时江藤心情已经放松了下来,他发现黑沢镜并没有刨根问底的问什么,很可能是大田和黑沢镜都误会自己是被对方叫来的。

    江藤随手掏出手机,在line上默默将黑沢镜那条好友申请通过。

    而后又想起什么似的,直接把手机关了机。

    “哎,大哥,你看,四代目。”江藤指着天の味门口招牌下的小字惊奇道,“老爹退休之后,大哥正好也是四代目吧。”

    “真的是,好巧。”大田咧了咧嘴应道。

    “哦,大田家也开饭馆?”黑沢镜明知故问。

    “不是,大哥可是极道头目之子,天鹤组接班人!”大田还没说话,江藤就先开了口。

    “天鹤组?”

    “二十几个人的不出名的小帮派罢了。”大田刚史摆摆手。

    “哎,极道吗?像小说一样,感觉很不真实啊,现在的极道都靠什么生活,收保护费吗?”

    大田刚史讪讪笑了笑,“收保护费那都是90年代之前的事情了,其实极道们过得和普通人差不多,很普通的,开了个小工厂。”

    大田刚史的回答倒是符合黑沢镜了解的常识,截至2013年末,樱岛暴力团体成员约为6万人,而到了18年,全樱岛的极道只剩下2万人。

    樱岛是世界上唯一承认黑帮合法性的国家,只要黑帮在制定的法律下活动,就发给其合法准证。

    收保护费显然不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

    樱岛发达的H行业由极道一手打造,位于东京新宿的歌舞伎町是亚洲最大的红灯区,被称为“欲望的迷宫城市”,町内黑帮事务所约上百家,活跃的黑帮成员达1000多人。

    在樱岛人眼中,歌舞伎町也是黑社会的代名词。

    不过能在歌舞伎町混的都是那些稍微大点的帮派,听大田的意思,那个天鹤组显然不够格。

    调解酒局气氛是黑沢镜上辈子点满的技能点,料理逐个上来之后,三人聊得愈加欢畅。

    本章说里已经有读者质疑,黑沢镜是不是对两人过分好了点,那个大田也就算了,江藤可是再次打算把黑沢带去给红月下跪的。

    还请客吃饭?吃个屁!

    明明他已经掌握了一套不俗的刀法,干就完事了。

    说实话,黑沢镜对自己新掌握的技能也有些跃跃欲试。

    但以一个成年人的心态来看,他很难把两人当成需要对付的敌人来看。

    虽然大田看上去有些成熟,但在两世为人的黑沢眼里,说到底只不过是两个十六七岁的小孩子罢了。

    打他们在黑沢镜眼中跟打两个小学生没什么区别,欺负两个不大的孩子,确实挺没劲的。

    更何况,他是可以把人直接打趴下,他是暂时痛快了。

    然后呢?

    打了小的,来了老的,麻烦接踵而至,开启冤冤相报何时了的套娃模式。

    黑沢镜不怕麻烦,但讨厌麻烦,有时候妥善的处理无疑会避免很多麻烦,甚至获得不少好处。

    成年人就要有成年人的解决方式。

    黑沢镜看人很准,就黑沢的综合观察来看。

    大田虽然看上去面相凶恶,但也就是一带点匪气相对成熟的普通高中生罢了,内心深处更多的也是善的特质。

    “还合口味吗?”

    “好吃。”两人吃的连连点头。

    大田突然停下手中筷子,抬头问,“对了,黑沢,你不是说有什么事要拜托我们吗?我能帮就帮。”

    “确实有点事情要拜托。”黑沢镜笑着从身后的背包取出几张A4纸。

    “这是......”大田接过黑沢镜手中打印好的纸张,上面写着一些人名和地址。

    “这是东京附近的一些纺织厂,这周六我想去这些工厂做个调查,但一个人实在是忙不过来,就想拜托两位一起。”

    “调查什么?”

    “出售意向和价格,其中我用红笔标注了一些重点对象,那些都是些经营不太景气的厂子。”

    “出售......意向,黑沢,你家要买纺织厂?”

    大田心中别提多古怪了,他本以为黑沢镜拜托他的事多半和教训别人有关,这才符合他们的黑道气质啊!

    但没想到是这种类似打工一样的工作......

    “当然,不会让你们白跑,是有报酬的。”黑沢镜笑着解释。

    “报酬?多少?”一听到有报酬,江藤耳朵立马竖了起来,忙问道。

    “一天三万日元。”

    黑沢说出了一个足以让所有高中生意动的价格。

    三万日元!

    普通打工时薪也就不到一千日元,干的还是苦累的机械性工作。

    而现在跑跑腿,两人一天就能拿三万日元?

    大田和江藤不由自主对视一眼。

    “黑沢,我不太明白,这种事情找你的朋友就可以了,为什么会拜托我们?”大田下意识的对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有些警惕。

    “我们不是朋友吗?”黑沢镜神情看上去有些疑惑。

    “是、倒是,但毕竟我们才认识了一天,你总能找一些学校里认识的比较久的朋友,对吧?”

    “说来惭愧,我在学校里是没什么朋友的。”黑沢镜的笑容看上去有些无奈。

    “好巧,我也是。”江藤似乎突然找到了共鸣。

    “总之,如果有时间的话,请一定帮帮我。”黑沢对他笑着点点头。

    “没问题,这点小事包在我身上。”江藤赶紧应道。

    “那就拜托了。”黑沢镜从书包里取出六张万元大钞,推给了两人。

    “哎?先给钱吗?”江藤也是愣住,“为什么是六万日元,不是三万日元吗?”

    江藤意识到什么似的,“难道是每人三万日元?”

    “这是自然,不过路费你们就要自己出了。”

    两人显然都被黑沢的大方给惊住了。

    就在此时,身后店门口的暖簾被掀开,来客人了。

    对方忽然顿住的脚步声让三人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

    看到红月珂珂那张带着惊疑的脸,江藤的心咯噔沉了下去。

相关阅读More+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狂笑宇智波

貌似高手

我要与超人约架

辣酱热干面

万界:从问答开始

一一五

镇守府求生指北

海底熔岩

斗罗之失恋就能变强

啸沧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