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沢镜今天早晨到教室的时候,发现以往至少还点点头跟他打招呼的桃原心乐,已经开始无视他了。

      不消分说,黑沢镜也知道是因为昨天面试的事情。

      第一节数学课。

      教数学的中野老师在黑板上写了四道数学题,“四个同学上来做题,其他同学在下面做。”

      “有没有主动上来做的?”

      前面陆陆续续有同学举起了手,这其中自然不包括黑沢镜。

      但带着老花镜的中野老师却把目光看了过来,表情还带着些许讶异。

      不对,他的目光看的并不是自己,而是自己身后的位置。

      “神乐,你要上来做题?”

      听中野这么一喊,所有同学的目光都转头望了过来,随之便是一阵窃窃私语。

      “开玩笑的吧?他能算出十以外的乘法吗?”

      作为班上的吊车尾,数学分数从来没超过三十分的神乐五安,居然主动要在课堂上到黑板前去做数学题,就像太阳打西边出来一样稀奇。

      黑沢镜察觉到转过头的桃原心乐投向神乐五安的鼓励眼神。

      众人目光中,神乐五安雄赳赳气昂昂的走到黑板前。

      转身面对所有同学。

      伸出四根手指。

      发出迷之宣言。

      “我要做四个!”

      他如君王般的目光从所有人身上掠过,最终停留在黑沢镜身上,随之轻佻而不屑的歪了歪嘴。

      一系列动作看的黑沢镜一愣一愣的。

      真的假的,这家伙才被桃原心乐辅导了两天,就已经能做初三的例题了?

      黑沢镜目光从黑板上的四道题一一掠过,想出解法,心算了一下,粗略的得出了四个答案。

      这四道题对初三的学生来说挺有难度。

      被中野写在黑板上当教案的题,基本上都是很有针对性的典型题,难度都不会太低。

      五分钟后,中野老师对站在第二题前面呆立了三分钟不知道怎么下笔神乐道:“神乐同学进步很大,勇气可嘉,让我们给他点掌声。”

      教室里掌声随之啪啪响起。

      虽然字迹歪歪扭扭,至少做对了一个,足以让众人惊奇了。

      “回去吧,神乐同学。”

      “下次我一定可以做四个的。”神乐五安摸着脑袋嘿嘿笑着回到了座位,路过时还投给黑沢镜一个得意的眼神。

      却发现黑沢镜根本没看他,而是在玩手机?!

      这不是以前他上课才干的事情吗?

      “这次期末考试,我一定会超了你。”神乐五安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道。

      黑沢镜依旧无视。

      因为被神乐五安耽误了不少时间,中野也没让其他人继续上来做题,直接点了桃原心乐的名。

      桃原心乐上去不到一分钟,就用漂亮的小字把剩下三道题的题解流畅的写了下来。

      在众人的赞叹声中,黑沢镜抬头扫了一眼,答案跟他算的一样,便又低下头继续打字。

      黑沢镜:“今晚有时间吗?”

      大田刚史:“何事?”

      黑沢镜:“一起吃个饭。”

      ——————————————

      江藤提前逃了一节课,把装着棒球棍的球棍袋扛在肩膀上,从神京公立高中门口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校保安见是这名没穿校服的逃学常客,连管都没管。

      江藤幸一乘着公交赶往星野中学。

      车上尽管拥挤,但因为他那张扬的橙毛,还是都对他躲的远远的。

      江藤看着周围人群看他如看垃圾的目光,也发出蔑视的冷笑。

      下车之前,他把嘴中口香糖随手黏在了公交车的扶手上。

      星野中学站刚下车,正好听到星野中学放学铃声响起。

      江藤走到昨天的老位置,蹲在花坛上望着放学后从星野中学走出来的学生。

      这些学生们看着他的目光也充满躲闪,走路都刻意避开他所在的树下。

      江藤下意识不时看了看远处路边。

      昨天接黑沢镜的那辆蓝色商务本田也迟迟未到。

      昨天黑沢镜出来的时间就不早,所以他依旧很有耐心的等着。

      不一会儿,红月珂珂从学校里走了出来,远远地给他递了个眼神。

      在他点头回应之后,红月珂珂径直走向学校转角,独自去了昨天带卡座的那个咖啡厅。

      又过了一会儿,一只手突然扶上了江藤的肩膀。

      被偷袭的江藤汗毛乍立,警觉的回头,便看到大田刚史对他咧嘴笑着打着招呼。

      “哟。”

      “大......哥?”江藤心中咯噔一声。

      他有些迷糊。

      大田刚史怎么今天也会在这里?

      大田刚史见江藤表情讶异,也不由有些奇怪,“干嘛这么惊讶,不是黑沢镜那小子让你过来吃饭的吗?”

      江藤僵硬的咧了咧嘴角,“是呀。”

      大田刚史看了看远处星野中学钟楼上的时间,“你这小子一向不守时,这次居然提早半个多小时来。”

      江藤只是勉强笑了笑。

      大田刚史也蹲了下来,点了根烟开始抽。

      该死,吃饭?

      究竟怎么回事?

      那个黑沢镜居然今天请大田刚史吃饭?

      想想自己好像并没有通过那个黑沢镜的好友请求,也根本不知道吃饭这回事。

      如果让大田刚史知道自己背着他来.......

      待会如果黑沢镜问他,他怎么也在这,他该怎么回答?!

      江藤登时心乱如麻。

      “你小子,过来吃饭怎么还带着家伙。”大田刚史这才发现江藤背后背着的球棍袋,有些古怪的问道。

      江藤还没来得及细想怎么回答,黑沢镜修长的身影就出现在校门口,午后的阳光洒在对方挂着笑容的青稚脸上,看上去有点小帅。

      “哟,江藤,大田。”黑沢镜远远就笑着朝两人挥手打招呼,如同多年不见的老朋友。

      大田也是被黑沢镜热情的招呼搞得有些愣住。

      通常来说,向他们这种光看上去就充满浑身混恶气息的不良打招呼,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他们就像阴沟里的老鼠一样,那些看上去干净的人即使想接触他们,也都希望在见不得光的角落里,不被旁人知晓。

      果然星野中学出来的学生们也都向黑沢镜投去奇怪而嫌恶的目光。

      黑沢镜视周围目光如无物,径直走到两人面前。

      这让大田心中多少有些触动,刚点了没多少的烟,被他随手掐了,领口的扣子也顺手扣上两颗。

      “想吃什么,我请客。”黑沢镜笑道。

      “随便。”大田不自觉收起平时那副司马脸,尽量让表情显得寡淡点。

      “你呢?江藤想吃什么?”

      见黑沢镜转头看向自己问,紧张的江藤才回过神来似的,赶紧点了点头,“我也随便。”

      “我们学校附近开了家新的料理店,味道不错,一会儿带你们去尝尝?”

      “行。”

      “没......问题。”

      ————————

      天光渐渐暗淡下来,咖啡馆店内地板也渐渐被夕阳渡上了一层绯红。

      红月珂珂东等西等,慢慢喝完两杯咖啡,依旧没见到江藤把人带过来。

      等了一个多小时后,她终究没沉住气,从咖啡店结账离开,经过转角后,便回到了学校门口。

      参加完社团活动的学生们陆陆续续从校门口走出。

      可学校门前树下的花坛前,哪还有江藤幸一的影子。

      拨通江藤的电话打了过去,却只得到了对方已关机的消息。

      这什么意思?她被放了鸽子?

      红月珂珂被气乐了。

相关阅读More+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狂笑宇智波

貌似高手

我要与超人约架

辣酱热干面

镇守府求生指北

海底熔岩

万界:从问答开始

一一五

斗罗之失恋就能变强

啸沧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