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的家教工作出乎意料的顺利。

      源静花虽然态度很冷淡,但也没再搞什么奇怪整蛊手段。

      两节课之间的休息时间,也没什么“即兴节目”,源静花只是安静的吃了点源伊久美给他们准备的水果,就继续上课了。

      “下课。”源静花习惯性的打着哈欠,而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黑沢镜看了看墙上那复古的壁挂钟,时间才刚过九点,离下课还有半小时。

      “第一次听到学生主动喊下课的。”黑沢镜放下手中教材。

      “人总会有第一次的,我们之间以后还会有很多第一次。”源静花起身走向门外。

      “这话我可不能当做没听到,搞快点,搞快点。”

      “比如第一次把你当马骑,第一次听你学狗叫。”源静花只是面露戏谑,随即开门离开。

      源静花既然敢这么为所欲为的无视“课堂纪律”的早退,黑沢镜估计找源伊久美也没用。

      黑沢镜干脆从书柜上取下一本西班牙语的《堂吉诃德》看了起来。

      这本书大概可以理解为正义的中二病骑士被现实磨平了棱角,最终认清理想与现实之间差距的故事。

      半小时后,黑沢镜把书放回书架,也起身离开。

      走出别墅,便见到车库前本田商务车的车灯正亮着,黑沢镜就径直走了过去上了车。

      正在车上叼着烟斗抽烟的福冈叔见他上来,便第一时间把烟熄灭,换风系统开到最大,把残余的烟味也从车里抽离了出去。

      真是个既绅士温柔又十分可靠的老爷子。

      说实话,这样的人没人不喜欢,黑沢镜对福冈叔印象确实不错。

      桃原心乐的待遇看上去可比他好多了。

      桃原心乐是被源静花源静雪一起送出别墅的。

      临走前,源静雪还挥手向对方告别。

      桃原心乐手中紧紧抱着个布砖,源氏先给工钱的大方显然让她也有些措手不及。

      汽车启动前,源静花来到车侧面桃原心乐所在的位置外敲了敲车窗,“在这住下吧。”

      “感谢源学姐的好意。”桃原心乐只是固执的摇头,她显然不是很适应如何接受别人的恩惠。

      黑沢镜突然开口道:“你是住校生吧?咱们不同路,如果还得把你送回学校的话,来回至少得多跑30公里,这车消耗的燃油价格至少300日元,长此以往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而你在这里住着,只是借用一下被子枕头而已,你好意思让人家浪费那么多钱把你送回去吗?”

      听黑沢镜这么说,桃原心乐果然面色变得纠结起来,但随即也意识到什么,转头看着黑沢镜问:“那你怎么不住下来。”

      黑沢镜哈哈大笑,“反正浪费的也不是我的钱。”

      桃原心乐的屁股像是被坐垫烫住似的,急忙站起身,头却不小心碰到车顶,疼的眼泪都流出来了,但还是急急忙忙从车上下来了。

      她可没黑沢镜那么厚脸皮。

      “源学姐,我可以住下来吗?早饭钱和住宿费我会付的。”桃原心乐微微垂着头,一副很抱歉要打扰了的神情。

      “住宿费300日元吧。”源静花开心的笑笑。

      她知道如果不收钱,那么桃原心乐肯定不会接受的。

      同样是300日元,如果被燃料消耗掉,那是完全的浪费,而给了别人,那便不是浪费。

      这大概就是懂得勤俭持家的穷孩子朴实纯真的想法。

      他们其实完全意识不到这种规模级别的别墅庄园,租住一间房间一天的房租其实都数以万计。

      黑沢镜用“只是借用枕头和被子”的概念完美的把租住别墅给混淆掉了。

      桃原心乐跟着源静雪回到别墅,源静花则独自走到黑沢镜面前,呵呵笑道:“你算是干了件人事,我破例允许你再当两天人类。”

      黑沢镜按下车窗,“不要让她住的太舒坦,打个地铺就行。”

      见源静花眉头蹙起,黑沢镜又道:“她在这住,你要是把她当公主一样伺候着,超出了她觉得300日元应有的住宿条件预期,她会觉得很愧疚,以后就再也不会在这住了。”

      源静花若有所思,随即眯起眼对黑沢镜戏谑着调笑道:“你倒是好意思浪费我们家的油费。”

      “以后说不定还是一家人呢,我可不会见外。”

      源静花冷哼两声,便甩身离去。

      结合他看到的源静花那只写着喜欢的女生类型的面板和攻略建议,源静花对桃原心乐的兴趣不要太明显。

      黑沢镜不介意随手卖源静花一个人情。

      至于源静花能不能把对方掰弯,就不关他事了。

      把源氏家成员的好感度刷满,也是解决暴露后被杀的一种可行性方案。

      但其实决定他要不要被杀的最大的决定者,目前来看还是源夫人。

      怎么提升源伊久美的好感度呢?

      黑沢镜再次查看了一下源伊久美的信息。

      {喜欢的男人类型:青稚、纯真、正太、处男。

      喜欢的女人类型:清纯、身材好、敏感。}

      黑沢镜头疼的揉了揉眉心,除了这辈子是处男以外,其他三条跟他似乎完全不沾边,他勉强算个45岁身高一米八的老正太?

      呸呸呸,自己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

      色诱又不是刷好感度的唯一手段!

      情报里的女儿控倒是让他若有所思。

      只要能搞定源静花和源静雪,源夫人应该也不至于对他赶尽杀绝吧。

      源静花基本跟他无缘了,源夫人也明确指出,对方是背负着什么狗屁使命,是政治联姻的筹码,自己暴露之后,门不当户不对就已经是大问题了。

      而且就目前来看,对方短时间内喜欢上男人的概率不大。

      源静雪倒是似乎可以找个喜欢的人嫁了。

      但源静雪现在才十三岁啊!

      攻略十三岁萝莉这种事情与禽兽何异?

      黑沢镜还是放弃了禽兽想法。

      问题还是回到了原点。

      果然刷好感度的主要目标还是要考虑丈夫常年不在家,性取向也正常的源夫人了吗?

      想想源伊久美今天下午在庄园里骑着的那头小马,再想想此时福冈叔开的很稳的大车。

      黑沢镜直叹气。

      生活真是不容易啊,看来这次真的要破费了。

      回到家,黑沢镜打开电脑,点进电脑桌面上的一个特殊空白浏览器。

      按下win+R键,打开运行输入CMD命令。

      一行行白色代码在黑色的模块上敲击而出。

      最后一行代码敲出ipconfig,检查了一下自己的ip地址已经确实更改后,黑沢镜才在那个奇怪的浏览器上键入一串奇怪的乱码。

      雪白的网页陡然变得漆黑一片,黑红基调的界面上用绿色的萤亮子母写着网站的名字。

      “World Intelligence Agency。”

      世界情报局。

相关阅读More+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狂笑宇智波

貌似高手

我要与超人约架

辣酱热干面

镇守府求生指北

海底熔岩

万界:从问答开始

一一五

斗罗之失恋就能变强

啸沧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