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赛,两名成员的决斗倒有点高手对决的味道。

    一阵乒乒乓乓的击剑声后。

    两人看上去几乎是同时击中对方。

    但黑沢镜却下意识的知道那名男社员以0.2秒微弱的优势,先一步击中了那名女社员。

    周围讨论声此起彼伏的响起。

    “谁赢了?”

    “是三木同学吧?”

    “胡说,是玉川同学。”

    场上的两名当事人其实都愣住,交手的最后一招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连他们自己都根本难以判断出谁先击中了谁。

    他们也并没有比赛那些专用的仪器和慢放摄像头检测,确实肉眼难以判断。

    社员们各持己见,场面一下变得有些乱糟糟的。

    “是三木同学赢了。”此时突然响起的声音,如同拂过衬衫的电熨斗,将所有争吵瞬间烫平。

    场馆里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目光都看向说话的鸠山樱雪。

    “我输了。”玉川洋子摘下护具,一边笑着喘着粗气,一边整理抖落的长发。

    三木拓翔也微微躬身对对手行礼。

    其他人也开始鼓起掌。

    没有人质疑鸠山樱雪的判断。

    “休息十分钟。”鸠山樱雪再次发号施令,其他人则就地席地而坐,开始互相交谈起来。

    “怎么样,看出点什么意思吗?”山崎一郎又坐了过来,笑着问。

    “嗯,挺有意思的,等明年升了高中也加入剑道社吧。”黑沢镜回以笑容。

    听到黑沢镜的话,山崎的表情反而变得有些惆怅起来,怅然若失的看着不远处的剑道社成员们,尤其是重点的在鸠山樱雪身上盯了盯。

    “哎,是啊,时间过得真快啊,已经初三了啊,明年就要上高中了。”

    黑沢镜捕捉到对方话中那份不舍的伤感。

    也不知道是即将和星野中学剑道部成员们分离的伤感多一点,还是和鸠山樱雪分离的伤感多一点。

    黑沢镜又看了鸠山樱雪一眼。

    确实,每个班级都会有这种女孩,她们注定会成为不少男人一生都不可磨灭的青春记忆。

    “你要走了?”山崎看着黑沢镜站起的身影,愣愣的问了问。

    “嗯,回去了。”

    “最精彩的部分还没看呢。”

    “不是已经结束了吗?”黑沢环视了一圈正在休息的剑道社成员。

    “你没发现社长还没出手吗?”

    “哦,她也上?”黑沢镜倒是好奇的看了鸠山樱雪一眼。

    他还以为对方只负责管理训练剑道社其他成员。

    “大决战马上开始!”

    黑沢镜又坐了下来。

    不一会儿,休息时间完毕。

    三木拓翔再次回到场地中央,鸠山樱雪不知何时也拿了把竹刀走了过去,于对方相峙而立。

    黑沢镜眉头微微皱了皱,“你们社长不戴护具?”

    站在场地中央的鸠山樱雪马尾依旧在身后甩动,头上并没有带上那个缩小版防盗窗。

    “她头发太长,所以从来不带护具。”一旁山崎解释着。

    “那被打到头怎么办?”黑沢镜问,这些竹刀劈砍的动作势大力沉,劈在身上有道服和血肉缓冲,顶多疼下,并没什么事。

    可如果不小心劈到脑袋,轻则皮开肉绽脑震荡当场昏迷,重则脑溢血直接去世。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山崎听了哈哈大笑,“不可能有人能在剑道上打败社长的,至少在初中部的剑道社里不可能的。”

    哦,看来还是个高玩。

    山崎的语气充满了笃定,对此毫无丝毫怀疑,就像是在说1+1=2那么简单。

    “万一呢?哪天你们社长感冒了,姨妈来了,有心事什么之类的,状态并不好,结果被误伤......”黑沢镜又问。

    山崎似是不屑回答这个问题,直接无视,只是有些骄傲的继续道:

    “社长已经把东京周围比较有名的初中剑道社全都挑翻了,之后又去其他高中学校宣战,那些高中的孬种以‘高年级不欺负低年级’为由拒绝应战。”

    “这么厉害?”

    “你以为星野之樱的名号只是长得漂亮就能声名远播的吗?”

    “可面对没有护具的女生,社里其他人担心误伤她,恐怕下意识也会留手吧。”黑沢镜继续笑着问。

    山崎倒是点点头,“一开始确实是这样,其他社员面对没有护具的社长,哪怕明知道自己不如对方,也会下意识不敢使出全力。”

    “后来社长显然也察觉到这样的情况,就改了改社团规则,就没人留手了。”

    “哦?什么规则?”黑沢镜倒是很好奇,这种刻在潜意识里的东西居然能靠更改社团规则避免?

    黑沢镜觉得自己脑子也算够灵光,但一时对此也想不出什么头绪。

    总不可能是把留手的人赶出社团吧?

    大部分情况,留没留手用肉眼也看不出来啊,更何况都是下意识的举动罢了。

    “就是今天你看到的这个社团比赛,每天社团活动都会举行一次,胜利者最终会获得跟社长单挑的权利。”

    “如果能赢了社长,就可以和社长交往哦。”

    “哈?真的假的?”

    这算什么?比武招亲吗?

    这种东西,黑沢镜还真的只在电视和动漫里才能见到。

    “社长说到做到!”

    “那如果是女生赢了你们社长呢?”

    “比赛奖励当然不止只有一种,社长设置了很多不同的奖励,你也可以选择拿走一百万。”

    山崎又嘿嘿笑了笑,“不过这个交往的奖励,是大部分男生最为期待的。”

    “......该不会是交往一分钟吧?”黑沢镜显然想起什么不好的回忆。

    “什么?”山崎没怎么听懂黑沢镜的话。

    “就是,立马分手那种,今天交往明天分手。”

    “切,社长才不会耍这种小聪明,她做什么事情都很认真,答应了别人的,也一定会做到彼此满意。”

    黑沢镜点点头,没再问下去,场中三木和鸠山樱雪的战斗马上就要开始了。

    在鸠山樱雪握刀摆出刀势的一瞬间,黑沢镜心中就升起一股奇异的悸动。

    是高手!

    这种感觉跟黑沢镜看之前其他剑道社成员完全不同。

    黑沢镜也无法解释这种感觉的来源。

    就像打MOBA游戏时,你如果对这个游戏有一定理解,哪怕正式对线尚未开始,也可以从对方的走位补刀细节上感受出对方的操作实力。

    而鸠山不经意间的握刀起手动作和步态的细节,就已经足够让黑沢镜感受到对方跟之前观察的其他人,确实不是一个等级的。

    隐隐之中,黑沢镜看到斩落人间四月芳菲的晚春之风,似乎又回到了这间刚入了夏的场馆。

相关阅读More+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狂笑宇智波

貌似高手

我要与超人约架

辣酱热干面

镇守府求生指北

海底熔岩

万界:从问答开始

一一五

斗罗之失恋就能变强

啸沧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