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静花】

      【年龄:15】

      智力:9

      体力:3

      魅力:9

      精神:13/13.

      敏捷:5

      【情报】:当代源氏长女,在源伊久美胎中吃了三个六月胎兄长的魂魄后九月怀胎而生。

      【喜欢的女生类型】:优秀、优秀、还是踏马的优秀。

      【攻略建议】:该角色对男性似乎并不感兴趣,不建议选择常规恋爱手段,但结合对方的能力及地位,使用非常规恋爱手段,请做好被杀的准备。

      当然对方的恋爱喜好也并非一成不变,如果对自己的攻略能力有足够的信心,依旧可以选择常规恋爱手段。

      【特质】:彼岸花。

      当前特质等级:二星。

      一星特质技能:【溟寐】(被动):该角色进行日常体力脑力活动并不会暂时降低精神力,精神力在10以上的时候,无需且无法睡眠。

      二星特质技能:【心落】:该角色可以跟动物进行简单交流,并且可以控制周围智力较低的动物,控制时消耗少量精神力。

      和该角色构筑恋爱关系有几率掉落以下超凡道具:

      【N级】:黄泉水、极乐净土、弥生魂、饿鬼(能力)。

      【R级】:双生符篆、心落(能力)、明灭天流(刀法)。

      【SR级】:血肉画师(能力)、灵魂织者(能力)。

      【SSR级】(6星恋爱限定):三途丸(太刀)、黄泉秘境入场券。

      掉落几率随着该角色星级提升而提升,三星以上必掉R级以上道具、五星以上必掉SR以上道具、六星必掉SSR!

      鬼知道黑沢镜把这个面板看了几次。

      严格来说这东西就离谱。

      基础属性的信息比初级鉴定券多了两条,其中一条是精神力,另一条是敏捷。

      情报最下面还多出一条【攻略建议】,但这些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这个特质看起来也太奇怪了点吧?

      晚上不需要睡觉?还能控制动物,怎么看都是超能力。

      而且和她谈恋爱还能给自己掉落超凡道具?

      怎么和刷副本似的?

      黑沢镜将注意力集中在下方的那些奖励上,甚至还会弹出物品的说明及图片信息。

      像是那个SSR名器三途丸,图片上看上去就是一把血红色的长太刀。

      下面标注着很中二的注释信息。

      生与死的分界线——【三途丸】。

      黑沢镜也看了看最低级的N级超凡道具,极乐净土并不是一首歌,它真的只是一块土。

      可以让任何种子发芽的土——【极乐净土】。

      黑沢镜也没多看物品信息,毕竟这些道具看了也没用,必须和源静花建立恋爱关系才可能随机获得。

      而现在作为‘诈骗犯’只想全身而退的他自然完全不想和源氏扯上任何关系。

      真让人头大。

      显然源伊久美似乎并没有让他回去休息一天的想法。

      他的家教生涯要从今天就开始。

      他自然也被留下吃饭了。

      “哇,好丰盛!”餐桌前源静雪看着一桌子食物,开心的叫道。

      从对方的反应来看,黑沢镜也能判断出,源氏平时过的似乎也并不是他想象中每顿饭都做成满汉全席的奢华上流生活。

      不过这顿饭为了迎接作为客人的他,确实算得上丰盛无比了。

      几人所在的位置是别墅二楼的一个露天阳台,按理来说这个季节的傍晚,室外蚊虫应该很多。

      但别说蚊子,黑沢镜连一只小飞虫都没见到。

      也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

      餐桌上只有五个人,三个姓源的女人,以及他跟福冈叔。

      看得出来,这名看上去跟管家一样的白髯老者,似乎地位也不低。

      毕竟其他任何一名源氏智囊团的成员都似乎没有上桌的资格。

      “不过,你为什么会在这?!”源静雪有些不开心的瞪着他。“来我家蹭吃蹭喝,不要脸。”

      这家伙看来完全没有搞清楚情况,如果自己不来,你能吃到这么丰盛的晚餐吗?

      黑沢镜倒是发现源伊久美完全没有指责女儿的意思。

      正常这种情况,小孩子在餐桌上说出对客人不敬的话,作为主人的源伊久美哪怕是礼貌客气,也应该做做样子批评一下女儿。

      但源伊久美似乎选择把话题一笔带过,“黑沢君以后就是你姐姐的家教老师了,你有什么不会的问题,也可以请教他。”

      黑沢镜觉得对方应该是刻意为之,对方不可能连这点人情世故都不懂,也不可能情商这么低,虽然也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

      “就他?”源静雪直到此时似乎才知道黑沢镜来到她家的目的,呆毛抖了抖,脸上又惊又疑,“他自己都要让别人给他补习呢,能给我姐姐当家教?”

      源伊久美也在雪风的转述中知道了桃原心乐给黑沢镜补习的事。

      不过知道黑沢镜的具体成绩后,源伊久美也只是笑笑。

      又是那些大家族私生子为了隐藏身份,在学校里装作很平凡不引人注目的戏码罢了。

      严格来说,她确实猜对了一半。

      餐桌上源静花全程没讲话。

      她饭量也不大,第一个吃完后倒是没直接离开餐桌,很有规矩的坐在原地等其他人进餐完毕,只是哈欠连连,一副很困的模样。

      福冈叔倒总是能谈笑风声,说着各种趣事,连因为黑沢镜在场本来一直摆着臭脸的源静雪也不自觉被逗得咯咯直笑。

      源伊久美很负责的像他长辈一样不时给他用公筷夹菜,不时问问他平日里的生活。

      倒是没问跟鸠山那边有关的话题,似乎是在刻意回避这方面的内容。

      对鸠山一无所知的黑沢镜也因此松了一口气。

      黑沢镜还发现不知何时,对方耳朵上的耳钉也换掉了。

      智囊团的声音也不再响起。

      这顿饭总体来说吃的还是相当愉快。

      “多谢款待。”

      所有人都吃完之后,源静花慵懒的站起身伸了个懒腰,突然看向他,眯着眼对他勾了勾食指。

      “跟我走吧。”源静花没多废话,话闭就离开了几人用餐用的露天阳台走进别墅。

      “教学的事情,就由黑沢君多费心了。”源伊久美也笑着道。

      黑沢镜点点头,站起身朝源静花离开的方向跟了过去。

      他知道对方是叫自己过去开始正式教学,但总感觉对方这态度有些来者不善啊。

相关阅读More+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狂笑宇智波

貌似高手

我要与超人约架

辣酱热干面

镇守府求生指北

海底熔岩

万界:从问答开始

一一五

斗罗之失恋就能变强

啸沧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