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上午,顾禾走出板田公寓的时候,挂着一双大大的黑眼圈。

    任谁在一群女人的卡拉OK歌声中睡觉,时不时被她们调戏,都不会睡得很好。

    她们是玩得开心了,可他的人格完整度才涨回到75%,牛郎值倒是突破到五档9%。

    顾禾走出公寓的时候,守在门口的板田先生以一种心灰意冷的眼神看他,只说了句:“如果是身体出了问题,去找小蔡换个能用的吧,我给你出钱。”

    在往鱼塘走去的一路上,他看到相比昨晚,街头已经平静了许多。

    但还有着昨晚游行的痕迹,满街垃圾等着被收拾,街鼠们回来了,正瓜分着垃圾。

    歌舞伎町街头对街头小鼠的态度是很微妙的。

    街鼠们吃百家饭,可以;街鼠们吃工厂饭,不行。

    因为吃工厂饭活不长,街头照顾不了那么多,只能给予小鼠在街头长大的机会。

    不过像板田公寓、丽彩俱乐部、北野肉铺等地方,都会非正式地援助街童们。

    昨晚的事件引起了什么新的暗流,顾禾不清楚,但雅库扎和三藤的争斗肯定没完。

    这个早上,街上很多商铺都停业休息,包括鱼塘也是。

    顾禾来到鱼塘的时候,只有老范坐在吧台边看电视,酒井修吉和拳佬早已不知所踪,小甜饼宅回去了。

    “久美子找你。”老范拿起座机打去丽彩,接通后说了句:“那小子来了。”

    是因为地牢的事儿吧,顾禾心里嘀咕,等待彩音小姐的同时也看起电视。

    三藤新闻频道有文字滚动报道昨晚的歌舞伎町暴动,说游行队伍造成严重破坏。

    过不了多时,彩音久美子从丽彩过来了。

    “彩音小姐。”顾禾张望了下,“星童那小家伙还好吧?”

    “洛娜和酒井小姐带她逛街去了,给她买些小孩穿的新衣服。还有一双合脚的新鞋子,她是个闲不住的家伙,不知道得跑坏多少鞋子才长大呢。”

    彩音久美子笑说,语气已经有着一份宠爱。

    顾禾却在感慨,洛娜和酒井小姐很有精神啊,通宵没睡吧,还能逛街。

    “鱼塘一段时间不接大活,但小禾你也不能闲着,好好冲一下容器程序,争取早日晋升二程序者。还有一个任务,地牢里那位,收服她。”

    他又听到彩音小姐这么说,而老范呵呵地不参与这个话题。

    “这次事情,说明阿米克小姐真的有用。流光城不太平,有这么一个熟知银行内部逻辑和人事的消息源,就算她打着歪心思,也可以多加利用。”

    “应该是。”顾禾点头,就他个人目前而言,最看重索菲娅的是她能提供伊丽莎白的情报。但他说出担忧:“我感觉她是条毒蛇,很容易被她咬上一口。”

    “这就是你的任务了,把她治好,而不是被她反过来暗算。”

    彩音久美子的迷瞳似有点遥思,“小禾,不管是银行、街头还是荒野,都有奴仆这种玩意。行刑人、操纵师,还有歌舞伎町的一个旁门束缚师职业系,都有这方面的调教程序。我知道你心好,但这是个食血者,对食血者仁慈是非常愚蠢的。

    “我的信条就是,一个人欠了多少就要还多少。阿米克小姐今天的处境,完全是咎由自取。食血者把人变成奴隶,要还那就是当别人的奴隶。

    “我们想用好她,就需要使她从意志上,就是与我们朝着同一个利益出发。

    “薇薇安姐妹告诉了我一些新情报,她们从那个盖斯博因主管卡尔-威尔森那里探听到,索菲娅-阿米克冷酷无情、野心勃勃,比我们想的还难缠、精明、狠毒。

    “她也很懂心理控制,唱红脸黑脸那一套对她没什么用的。

    “她屡屡犯猎,显得愚蠢,几乎都因为极度妒忌伊丽莎白-斯特林小姐。”

    彩音久美子这番话让顾禾怔了怔,这可跟他从索菲娅那听到的不太一样。

    他继续听这些新情报,越听越对索菲娅这条毒蛇有了全新认识。

    就威尔森那个级别所能知道的,她们确实曾经是闺蜜,但索菲娅早已极为憎恶和妒忌伊丽莎白,她之所以匆匆赶往城寨区中了计,也有伊丽莎白在城寨活动的关系。

    “威尔森只说他知道的实话,妮妙有办法让他那样。依我看来,阿米克小姐是个聪明人,只是毕竟年少,有些情绪,又犯下了妒忌之罪,才搞成这样。”

    彩音久美子说着顿了顿,“我们要收服她,有许多种办法。

    “如果是让行刑人来,就是施加恐惧和痛苦,用刑罚手段去控制对方。

    “我们有这种关系,妮妙。她是那种会把阿米克小姐全身的皮剥下来做成皮衣,再给阿米克小姐穿回去的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只好服服帖帖。”

    顾禾听得心中一寒,提着保温杯喝了口枸杞水,你们去搞吧,我不想参与……

    这么听来,更加不想跟薇薇安有什么瓜葛,这个妮妙可不兴接触啊。

    “但我想继续让你先试试。”彩音久美子又说,“如果可以不用暴力达到目的,我从来都不喜欢用暴力。”

    不喜欢用暴力?好吧。

    顾禾看着彩音小姐微笑的成熟美脸,这可曾经是寿惠街第一狠人轻燕……

    她对星童是千依百顺,一个六七岁小孩想怎么就怎么。

    但对于索菲娅-阿米克这个食血者,彩音小姐从来不给半点颜面。

    “小禾,阿米克小姐对你的超速档身体很迷恋,这对你是个机会,也是个挑战,跟食血者周旋最能让人成长了。”彩音久美子颇有点期待。

    “我尽量吧……”顾禾还能说什么,来都来了?

    索菲娅-阿米克,是穿皮衣还是与牛共舞,看你自己造化吧。

    彩音久美子又交待了一些事项后,就带着顾禾走进杂物间下去地牢,过了金属门,两人戴上了笑脸面具。

    很快,顾禾只见索菲娅站在牢门边,她的面色看上去还挺好,一头金色长发披肩,漂亮年轻的脸容又恢复了盖斯博因大小姐的那种高贵姿态。

    但一看到他们走来,索菲娅就一下深深的鞠躬,“女士好,先生好。”

    索菲娅早已等急了,从昨晚七点到现在,过了十几个小时吧。

    他们没死,现在才下来,那营救应该是成功了,不知道保藤太郎死了没有。

    只要保藤太郎一死,事情性质就变得不一样,歌舞伎町的乱子闹得越大,吸引到的目光越多,她重见天日的机会就越大……

    而这次,她应该也有什么奖赏吧。

    索菲娅乖巧模样地看着那两个街狗,情况不明,不敢多说话。

    “你对我们有隐瞒。”彩音久美子冷声道,“你的信息基本没错,但漏掉了重要一项,血奴场那里有特高压电网,营救小队几乎全军覆没。”

    顾禾只见索菲娅的脸色微变,姿态有点绷不住了,她忙道:

    “保藤太郎对我也有隐瞒,我只是去那里参观过运作,不知道这一回事!”

    彩音久美子又道:“问题是,我们不知道你有没有撒谎,所以恶果一律由你承担。而且你真的就没有别的心思吗?你自己最清楚。”

    “等等,我没撒谎。”索菲娅真有点慌了,这女街狗随时又打她几枪的,她忙向那玩偶求饶:“先生,你知道的,我最想大家成功了,不然我第一个会死。”

    顾禾站在一边,默默地没有说话。

    “求求你们了,相信我吧。”索菲娅哀求起来。

    食血者可以说下跪就下跪……她心里不断这么告诉自己。

    “本来,我打算抽你十鞭。”彩音久美子看了看那边墙上挂有的带丝电鞭,“但这位先生,你可以称他为‘潘’,他不允许我罚你,因为你目前是归属他的。”

    名字是有力量的,名字有心理暗示作用。

    顾禾听着,刚才彩音小姐就说过,既然要认真做这个事,有些规矩就要建立起来,以后索菲娅得叫他这个称号了。潘……被板田先生听了,老头可能会笑得滚地。

    “谢谢……”索菲娅连忙说,向着那个超速档玩偶街狗,“谢谢你,潘神!”

    潘明显就是潘神、潘恩的意思,这位古典神明是欲望、淫乱、繁殖的一大象征。

    她心中嘟囔,即使是超速档玩偶,就能担得起这个称号吗……

    不过,也许只有超速档玩偶,才敢取这种称号吧。

    但这些街狗想玩什么花样,索菲娅一下就明白过来,这就是驯奴的手段嘛。

    一方面想要打压她,进一步剥脱她的尊严和生存空间,另一方面把她推向那个玩偶街狗,使她对他的依赖性增强,依赖性一来,主奴关系就建立了。

    他是牧神潘恩,而她是山羊。

    索菲娅只是装出感激的模样,这些街狗真当她蹲了几天,就从盖斯博因潜在继承人变成烂泥塘的街边娼妓么?在食血者面前玩驯奴,真是可笑。

    这种玩意,她自己都玩得厌了,对她根本没用。

    “这次就这样,下次你注意着说话。”彩音久美子又道,“如果被我发现你刻意摆弄信息,你的鼻子会变成一根牛子,我说话算话。”

    “我明白……”索菲娅应着,这女街狗,我早晚有一天要杀了她。

    “这次你也有功劳,所以有奖赏。”彩音久美子已经跟顾禾交待过了,“你和潘共感吧,如果你表现好,这次你们可以共感一个小时。”

    “哦?”索菲娅又疑惑,又忍不住兴奋,马上就能尝到那种超速档滋味了……

    顾禾却知道奖赏不只是共感,而是他容器程序里那足足45%的血奴缓存数据。

    这一份垃圾正成为了他的一个麻烦,占着容器的容量不说,还持续地消耗着他的精神,他会那么累跟这玩意就有关系。

    如果再由洛娜用信息乱流打出去,又会掉人格,他暂时经不起那种折腾。

    没有下家接的话,暂时就只能堵塞,如果自己进心灵网络扔掉,那同样折腾。

    彩音小姐的主意是共感传输给索菲娅,由食血者吃掉,他的人格就不会再下降了;而且对于食血者,这就不是一大份垃圾,而是能爽翻的奖赏。

    彩音小姐不打算废掉索菲娅,也不怕她变得更强一点,关键是掌控她。

    说不定在什么时候,她的食血者程序,也能发挥出什么不害人的奇效来,街头自然会找到用处。

    当下,顾禾与索菲娅隔着一道牢门,都戴上了共感头盔,再一次连接起来。

    连接都还没有建立,索菲娅的呼吸就有点快,仿佛想要扑倒他上下其手。

    顾禾被她这份躁动带得有点紧张,听说了关于索菲娅的那些新情报后,他变得不太确定自己玩不玩得过她……

相关阅读More+

直死无限

如倾如诉

踏星

随散飘风

末世之深渊召唤师

凉心未暖

刀碎星河

猪小小

征战乐园

黑心的大白

全民魔女1994

宇宙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