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我跑不跑?”

      星童没听那个又胖又丑又老的“老范”说的话,只相信对自己好的老大。

      顾禾点头让她听着,星童这才在吧台边转跑了起来,踩得地板好几圈的脏脚丫印。

      众人就算不是专业人士,都看出了端倪,这小女娃正满脸青筋跳动。

      “老范,你下了多少酒?”洛娜有点紧张,“你真老糊涂了吗,怎么会这样?”

      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距离神经系统完全成熟至少还有个十年。

      星童现在表现得不是有没有天赋,她这样子肯定有超凡天赋,问题在于……

      太有天赋了,在她这个年龄段,不应该有这种神经表现吧。

      “老范……”彩音久美子亦是疑惑,“你是不是重手了?”

      建立信誉需要多年,但搞砸一次就可以毁掉招牌。

      众人逼视着老范,这可不是说笑的,小孩的神经没长好,折腾废了就完蛋了,非但以后成不了超凡,还一辈子有生理性的头痛等症状。

      “不会吧?”顾禾也惊急地明白过来,药吃太多就出问题,药酒也是。

      “你们当我疯了是吧,份量一点没重!”

      范德宝真有些生气,“份量一点没重,你们看她像有什么问题吗,活蹦乱跳的,如果是重手导致她那样的神经表现,她不晕都要呕吐。”

      这倒也是,可是这就奇怪了,洛娜挺眉地打量着星童。

      “老范,你有给六速档、超速档的孩子测过天赋吗?”她问道。

      顾禾顿时瞪目,不会吧,再看去星童,这小家伙竟然是个高天赋者……

      星童懵懂中察觉到他们的惊讶以及惊喜?那位酒井小姐都抬手捂住嘴巴了。

      “值钱了,值钱了。”酒井修吉乐道,“捡到宝了,禾啊,你运气真不错。”

      “啧啧。”薇薇安眼眸转动,“这个孩子要是卖给三藤、赛思什么的,那得值多少钱,十年以后,她就是下一个千叶-吉布森啊。”

      “不卖给三藤,卖给雅库扎,也很不错。”林赛说,“下一个王牌特派员。”

      小甜饼只管继续吃面,吃了一碗又一碗,不参与话题。

      星童听懂了他们谈着要卖她,有些紧张地瞅着外面,随时要跑,“老大?”

      “哈哈。”洛娜拉扯住了她,“还跑个锤子,你就在这留着吧,对吧久美子?”

      “星童,我们刚才发现你是块宝。”顾禾向她解释和叮嘱,“但这个事情你千万不要跟别人说,谁都不行。你身上有好多好多钱,你说了大家都要来抢你。”

      星童这就明白了,只是想不通自己怎么就值钱了。

      彩音久美子让酒井小姐使用面具程序,变换了几张面孔,星童这下看呆了眼,众人对她说她以后也能这样,或者选择别的职业系,有别的能力。

      六速档,甚至可能是超速档!

      这可不得了。

      “我没重手吧。”老范说道,众人都见星童脸上的神经渐渐平复下去了,还真没重手,老范略带神气地正式宣布结果:“这孩子以后会是个高天赋者。”

      “星童。”彩音久美子满脸笑容,“你就先进丽彩打杂吧,你这么机灵,能行。”

      顾禾听着也觉得挺好,作为老大点下了头:“一边打杂,一边认认字看看书。”

      “嗯。”洛娜是想星童在街头长大的,却比谁都清楚那有着太多风险,运气不会一直光顾谁,去丽彩比游荡着好。

      其实丽彩俱乐部一直都有尽力接济流浪儿童,彩音小姐自己就是街鼠出身,丽彩每天没有一点剩饭剩菜是倒掉的,全给了蹲守的街鼠们。

      有时候,丽彩还会发放一些慈善餐。

      只不过没搞个正式名堂,也不特意招收哪个孩子而已。

      现在,星童被看中了,这女孩儿是块美玉,但还需要时间去培育。

      距离她能成为超凡者至少十年,而十年时间对于街头来说太长了,什么事情、什么变故都可能发生,丽彩俱乐部分分钟都不再存在。

      所以找到一个高天赋孩童,又不打算抓起来卖掉,对于鱼塘这种中间人小组织,还只是看得到却吃不到的画饼而已。

      “但是……”虽然有个窝一直是心中期盼,星童此时却有些踌躇:“我外面还有几个朋友,他们被警察抓走了。”

      众人七嘴八舌地告诉了她今晚的街头情况,她那些朋友应该都回街上了。

      “我不舍得他们。”星童年纪虽小,但有早慧:“他们没我,很难混的。”

      “你一个小鬼倒讲义气呀。”酒井修吉笑说,举起酒枡敬了敬星童。

      “小鬼才讲义气,大人讲的就不多了。”林赛说。

      “这样吧,回头我帮你找着他们,都接济上。”顾禾心里一横,不啰嗦了,人格低了就是豪气重,“饿不着他们,每天有肉吃,好不好?”

      算上还没拿到的20万,他现在都有80多万了,拿点小钱出来就够几个小鬼吃很久,走一步算一步吧。

      “禾桑……”酒井花青的眼神又感动又崇拜,“你人真好。”

      “可是老大,我还要给你当眼线。”星童还有犹豫,“我喜欢在街上走着……”

      刚才那几人说把她卖了的话,她还是有点担心。

      “喂喂,小鬼,不要太过分了啊。”酒井修吉拍台道,“你知不知道这位彩音小姐是谁,她是你老大的老大,在这条街上是个大人物,她从来不骗人,不卖你。”

      “这里在座的各位,几乎都是街鼠出身。”薇薇安安慰了句,“你不用怕的。”

      自己的心思被说穿,星童眨巴着眼睛,“我、我……”

      “孩子,你很好。”彩音久美子却是对星童越发欣赏,“你是个好苗子,正直,讲义气。你就当丽彩的信童,帮忙送单子,能在街上走来走去,也能当眼线,怎么样?”

      “这个好!”星童不是不识趣的,当下点头问道:“那我能有双新鞋子吗?”

      “十双都有,真是个鬼灵精,什么好处都占着了。”洛娜捏了捏星童的脸颊。

      “超速档啊,我们鱼塘又多一个超速档,全城最多超速档的中间人。”酒井修吉大笑,“是好事呢,还是坏事呢,树大招风呢。”

      “我这就走。”林赛一笑,起身往外面走去,“走了,去荒野了。”

      “我不走。”酒井修吉继续喝酒,“我就在这一醉到天明。拳佬,过来喝几杯!”

      “禾,你今晚接着有什么安排?”薇薇安语气微有暧昧。

      “呃……”顾禾看看彩音小姐,地牢里的那位……

      “今晚就这样吧,你自己安排。”彩音小姐微笑说,不急着去地牢处理,而是带着好奇的星童过去丽彩那边了,洗个澡换一身干净衣服吧。

      “我们去逛逛街。”薇薇安主动邀请,“外面街头还热闹呢。”

      洛娜也望向了顾禾,怎么,还要去逛街?

      “不了吧,我都快累死了……”顾禾真的很累,也不想跟薇薇安走得太近。

      索菲娅他不怕,但他真有点怕薇薇安,他感觉自己玩不过她。

      “噢,那下次好了。”薇薇安并不纠缠,笑了笑就走人,“今晚我自己一个人过。”

      在薇薇安走后,洛娜也大步走了,好像就是跟上去的。酒井花青与小甜饼聊着话,劝着哥哥别喝那么凶。

      最后,顾禾是提上保温杯,离开鱼塘回去板田公寓,准备好好睡上一觉。

      ……

      一路走去,寿惠街的夜雨街头仍然喧嚣,板田公寓外的小巷子也是人来人往。

      公寓门口收银台边,板田先生坐在那里通宵守夜,这时叫住了他:“小子,站着。”

      “板田先生?”顾禾疑惑地停下脚步。

      “你怎么就回来了?”板田先生不满地皱起老脸,“我看你这么多天,我都替你急。这个夜晚,你知道歌舞伎町有多少人在操着吗,跟大庆典似的。

      “你呢?就一个女人找不到?白长了你这张脸,还牛郎。这里是流光城,在我那个时代就很开放,现在就更加开放了,年轻人忍多了才坏身体。”

      板田先生是那种人,他就希望自己关注的年轻人搞得越多越好。

      “呃,我很累……”顾禾哑然,啥啊这是,是真的快累死了,肉体与精神双重的疲累,一下没了18%人格完整度不是玩的,睡觉就最舒服了。

      “板田先生,跟你说实话,现在天下第一美女脱光了站我面前,我都搞不动。”

      “我看你就是喜欢男的,没关系。”板田老头气哧哧地说,“在流光城,你喜欢电线杆都行。反正你得搞,小子,这是一座到处乱搞的城市,你得搞。”

      “我先上去了。”顾禾不理会这夕阳老人了,走上去公寓第三层回去自己房间。

      他连澡都不想洗,准备直接往地上榻榻米一躺,就要睡过去。

      然而一拉开推拉木门,顾禾就惊住了,小小的房间里满是女性人影走动,喝着啤酒的喝着啤酒,抽着烟的抽着烟,笑闹纷扰,甚至有人在地板滚来滚去。

      那是酒井花青,正一边滚动一边夸奖着:“这里真的蛮大的。”

      还有洛娜,还有一大群她的佣兵团姐妹们,把小房间挤了个满。

      “惊喜!”她们见到他,纷纷高呼。

      “牛郎来了,哈哈。深夜卡拉OK,可以开始啦!”洛娜大笑。

相关阅读More+

进化的四十六亿重奏

相位行者

快穿:男神,有点燃!

墨泠

影视世界当神探

冰原三雅

诸天万界神龙系统

维斯特帕列

末世之深渊召唤师

凉心未暖

惊悚乐园

三天两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