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92年2月初,安撒达尔市。

    安提加主星是人类与外星人第一次接触并爆发战争的代名词,在近乎被异虫彻底毁灭以前,它也曾是许多人口中环境险恶的荒芜之地。

    ——埃德蒙·杜克将军会说:穷山恶水出刁民。

    这颗有着星罗棋布红色台地、广阔戈壁与盐度极高的海洋的星球只能支持很少的生命,就如其他环境险恶但依旧在殖民地之列的泰伦人类殖民地一样,安提加主星一定有着自己得天独厚的优势以至于能够让殖民地不惜忍受艰苦的环境也要在此建立居住点的原因。

    巨量的金属与矿物资源、储量丰富的高能瓦斯或是事宜种植业的土壤。安提加主星的优势就在于他极度丰富的矿业资源。

    以安提加斯蒂科勒森林地下以及其周围的富矿山脉为中心,珍贵的矿物资源和价值极高的阿迪恩水晶几乎唾手可得,遍布三角洲次大陆的资源足以支撑一个乃至更多的工业中心。

    回到安提加主星的第二天一早,奥古斯都从安撒达尔的总督府出发,乘坐一辆革命军猎狐装甲车沿着城市主干道前往安提加合金装甲铸造工厂。

    这座工厂位于加斯帕尔卫星城,那是一座新建立的城市,以在安提加战役中牺牲的革命军少尉的名字命名,他的故事足以让任何听到的人潸然泪下。

    奥古斯都自一回到安撒达尔的总督府办公室,等待他最后阅览并签字的工作汇报文件已经堆积成山。这些表意清晰明了的文字和货真价实的数据能够让奥古斯都领军队安提加主星的巨大变化,但他还是准备亲眼去看一看这座城市和他的人民。

    清晨时分,鹅黄色的太阳才刚刚地升起,风中带着冰冷的铁锈味。身着厚实深灰色军大衣的奥古斯都在走出总督府时发现,虽然安提加只是勉强满足人类生存的条件,但它比之四季都伴随着飓风的海吉还是好一些的,只是气候稳定得多。

    莎拉·凯瑞甘嘴角带着笑意地站在奥古斯都的右侧,她身着长襟的手织毛衣外套着同款的革命军陆军军大衣,脚蹬一双小巧精致的皮靴。

    一辆红色迷彩涂装的重型装甲车就停在总督府办公室的台阶下,荷枪实弹的元帅卫队正站立在周围。原本的安提加总督府正对着安撒达尔的中心公园,但现在周围则竖起高墙、自动炮塔和导弹塔用以确保这里不会有敌人闯入其中。

    每隔几十分钟安撒达尔的上空就会下起并不明亮的流星雨,那是正从同步轨道上驶入大气层的运输船。当奥古斯都抬起头时,三架怨灵战机正呼啸着上空驶过,橙黄色的推进器尾焰明亮而闪耀。

    奥古斯都向从天空中飞过的怨灵战机敬了个军礼,接着就走向装甲车。

    “早上好,元帅,今天的安提加星系一切正常。”法拉第下士就站在装甲车旁边为奥古斯都打开车门:“昨天晚上睡得还好吗?”

    “......是的。法拉第,我们出发吧,下午我还要去斯蒂科勒森林的采矿基地看一看。”奥古斯都笑了笑。

    奥古斯都与凯瑞甘坐在一起坐在猎狐装甲车的后座,而他的卫队长法拉第下士则照例亲自为元帅开车,这是绝对不能轻易交付他人的职责。

    装甲车驶出总督府,一路沿着安撒达尔向城市的西部城区驶去。

    奥古斯都不喜欢大排场的出行方式,但必要的安保措施还是相当必要的,一个班的元帅卫队士兵骑着秃鹫车跟着奥古斯都所乘坐的装甲车保驾护航。

    总督府外的中心公园已经被改造成了向所有人开放的广场,里面珍惜的奇花异草依旧有人专门养护着。公园的中间竖立着一面深红色的旗帜,上面是金色的五角星、有力的手臂和鞭子。

    中心城区与过去的变化并不大,在清理完所有的异虫和蔓生菌毯以后,大部分的建筑都得到了重新修复,高楼大厦和玻璃的幕墙在晨起的日光下光芒四射。

    这片区域街道上行走着的也多是身着制服执勤的革命军士兵、工程师和在安撒达尔市政厅上班的人,而后奥古斯都就见到了重新开业的购物广场和商店。

    这片区域甚至比入侵前还要繁华,人声鼎沸。大量来到安撒达尔的其他边缘世界难民正试图凭借他们的才能和勤勉在这个城市寻找到一片立足之地。

    主干道挤满了高档拉风的悬浮汽车、贴地行驶的大众般汽车、运送货物的大型运输车。由于现在正是百废待兴,等待播种的季节,许多锈迹斑斑的开垦机和播种机正在从城市的一头开到另一头去。

    这些尾部散发着蒸汽的大型农业机器的驾驶座和后面的敞篷里坐满了携带着工具的农民,他们的穿着五花八门,来自马泰尔Ⅳ号的移民身着厚厚的衣服带着辅助呼吸面具,因为那是一个遍及高能瓦斯气泉的星球,空气成分与安提加有着较大的差别。

    米娜拉人则穿着较单薄的衣服,他们的家园是一个温度宜人的海洋星球。

    有着淡紫色双眼的阿尔泰拉人与始终与其他人保持着距离,这是由于他们的故乡总是充斥着大量的罪犯和犯罪集团的石头城镇,既是海盗、间谍和三教九流混迹的地方,还是联邦运送危险犯人的临时过渡点,在街道上行走要随时小心背后会不会忽然有人冲出来把枪管伸进他们的嘴里抢钱。

    但不管怎么样,这些身份不同背景不同的人此刻都坐在同一辆车上,他们现在都被称之为泰伦共和国公民了。

    越加接近城市的外围,奥古斯都就能注意到更多让他感到分外欣喜的地方。

    每驶离市区一英里,新建的房屋和工厂就越来越多,那是以管道和金属高架建起的固定建筑,多是安提加风格的浅灰色多角圆顶建筑。茶白色的建筑群则是工厂和新建的模块化居住点,用于安置那些刚刚来到安提加还找不到房子的人。

    作为安提加主星的首府城市,安撒达尔曾建立在干涸海洋上的古文明遗址上,即使是作为泰伦人类的城市也少有历史能够比得上它的。

    安撒达尔在革命军的控制下俨然成为了一座繁荣而锐意进取的城市,形形色色的人因异虫入侵而被迫涌入这座城市并在此安家,其翻天覆地的变化并没有出乎奥古斯都的意料。从某种方面而言,异虫入侵的威胁可远比费力的宣传有用得多。

    涌入安撒达尔的难民中有着大量娴熟的技术工、卓越的建筑师、工程师、老师、医生和各行各业的人,他们坚韧而顽强,不会因为异星的世界而出现水土不服的症状,因为其原来的家园可能是比安提加还要险恶得多的地方。

    这些来自其他星球的难民文化可能与安提加人有些差异,但不过几代人的时间还不足以让这种差异变得天差地别。

    临近工厂,奥古斯都最先看到的就是崭新的低矮工棚和一排一排绵延几英里的长方形房屋,远方发出轰鸣声音的巨型拱顶建筑则是原料与制成品的储存仓库,大量弯折交错的管道构成了一座座在建的重工厂、瓦斯精炼厂和行驶着重型货车的交通枢纽。

    最中心是安撒达尔的第二座航空港,那座形如高脚尖嘴杯的星际港口上盘旋着正要起飞和待降落的货运泊船。几千英尺长的巨型尺形钴蓝色运输舰不停歇地把自安提卫星和小行星带采集的水晶矿送入冶炼工厂,再把制成品送入同步轨道上的星际港口。

    小到精巧的电子元件达到战列巡洋舰的合金护甲舰舨,继承了克哈Ⅳ工业体系和技术的安提加工业中心都能够生产。大部分的产品都用于供给星球内部的产业链和装备革命军军队,另一些产品,诸如开采矿山的炸药则远销凯莫瑞安联合体。

    除此之外,使用异虫肢体所做的纪念品也能在尤摩杨合众国的领地内卖得高价。

    车尾插着一面深红色旗帜的猎狐装甲车沿着一条南北走向的主干道高速行驶着进入工业居住区的内部,奥古斯都通过装甲车的后视窗看到道路两排的人流就立即变得密集起来,成百上千的港口工人正穿着浅蓝色和浅灰色的工作服乘着工业园大巴或是步行行走着。

    看到装甲车的工人们其实不怎么好奇,加斯帕尔工业区直接供应革命军装甲部队和轨道造船厂,采取的是严格的军事管制,旁边就驻守着革命军第七师的一整个旅。

    奥古斯都记得他上一次坐在装甲车里通过车窗看行人的时候还是四年前在克哈Ⅳ斯蒂尔灵城区的时候,那时他清楚地记得自己的父亲安格斯曾热切地把他看到过的每一个克哈人都称之为自己的人民。

    这也正应证了奥古斯都组建泛泰伦国民党的初衷,无论是克哈人、塔桑尼斯人、安提加人还是玛·萨拉人,一个最重要的前提就是他们都是泰伦人,革命党就是要团结所有的泰伦人,建立一个以此为基准的全新政权。

    不得不说,奥古斯都其实不怎么在意自己过得怎么样,既能对奢侈的生活方式应对自如,也能接受简朴的生活。但在看到那些被称之为自己人民的人们至少过得比以前幸福时,奥古斯都的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满足感。他乐如见到他的人民过得快乐,并将之看作是自己的责任。

    “停下,法拉第。”奥古斯都喊了一声,汽车就稳稳地在旁边就是连绵低矮模块化住房的路边靠边停稳。一排排紧靠的房屋隔出十几英尺宽的人行过道,上面满是正在上班路上的工人。

    当奥古斯都从装甲车上走下来时,从旁边走过的人立即认出了他就是安提加主星现在的实际统治者奥古斯都·蒙斯克,他冷灰色的头发和双眼以及其那身历经风霜的深灰色大氅就是最鲜明的特征。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旁边大幅海报上绘有奥古斯都挥手领导军人的肖像,上面还有着这样的标语:团结、联合、联邦的自由不是我们想要的自由,为了未来而战!

    人群中传来窃窃私语,但奥古斯都注意得到其中并不全是对自己的赞誉,有人在说蒙斯克元帅真是智勇双全英明神武,有的人则满脸倦意地在问那个看起来很拽的灰发小子是谁,期望这家伙别再找出些额外的活儿给他们干。

    但不管怎么说,奥古斯都在走向他们时还是受到了热烈的欢迎。

    奥古斯都询问了这些工人来自哪里以及他们的居住环境和工作条件,告诉他们一旦与尤摩杨合众国和凯莫瑞安联合体的星际贸易航行彻底贯通,现在的情形就一定会得到改善。

    路过的工人们对奥古斯都和革命军还是满怀感激的,他们原本已经一无所有,还是革命军的人拯救了他们并给了他们一口饭吃。这里的工人都是来自于其他星球的战争难民,对他们来说,就继续活下去就是最大的幸运了,特别是安提加的生活实际上比许多人原来所过的还要好。

    安提加的工厂条件是以克哈Ⅳ的标准来的,不要说在边缘世界一骑绝尘,就是比大多数联邦的核心世界都要好出太多。

    在嘎姆虫群和苏图尔虫群撤离安提加,安提加保卫战结束以后,这颗星球似乎一直在向好的一面发展。民生得到恢复,大量与军工业订单挂钩的轻重工业的兴盛与大量外人口劳动力的涌入带来的也不仅仅只是经济的复苏那么简单。

    事实上,这完全是安提加飞速发展的一个机遇,她因人类与异虫的战争而濒临毁灭,如今却因此而新旺。安提加主星的人口依然还在不断膨胀。在革命军的“人口普查”中,正式登记的人口在奥古斯都抵达这颗星球的第二天就超过了一千三百万人。

    人口的大规模涌入并没有导致秩序的混乱,严格的军事化管理和对犯罪行为的有力打击抹去了所有不稳定因素。安提加主星不止是一个难民的安置点,它还有着奥古斯都从克哈Ⅳ到来的法律和会以满腔热血、激情与对人民的爱实施法律的人。

    革命军中有许多年轻的理想主义者和热血青年,他们最不缺的就是工作的热情。而奥古斯都则会把这些人称作是有信仰的人。

    数量庞大的驻军和舰队也使得安提加主星成为异虫入侵星域最安全的星球——如果不是其正处在“叛军”的控制之中,那么想必逃往安提加的人还会比现在多得多。

    也正因为是这样,奥古斯都和革命军会被认为是安提加的拯救者。一个原本应该在异虫入侵后被星灵毁灭的星球反而成为了庇护所,这应该归功于革命军们。

    奥古斯都带着凯瑞甘和法拉第下士在人流拥挤的工人居住区行走着,不仅见过肌肉强健的工人还有他们的家人。工业园区外就是附属的学校,那里面都是逃到安提加来的老师。

    孩子们正结伴逆着人群的方向去上学,边缘殖民地的孩子都很自立,他们背着学校发的印有革命军徽章的书包,边走边唱着歌,口袋里揣着糖果,眼中有希望。

    看到他们笑,奥古斯都也笑了。只有一旁凯瑞甘能够明白奥古斯都此刻的想法,她多希望在小时候也能够遇到奥古斯都。

    安提加是由无数因异虫而失去家人的人在寒夜中抱团取暖的地方,磨难正把这些人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相关阅读More+

位面之狩猎万界

闭口禅

异常生物见闻录

远瞳

诸天星图

爱吃糖三角

翡翠之塔

颓废龙

星球逃亡

爱打斗地主

寂静杀戮

熊狼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