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齐王殿下捐建的五十间学堂已经开建...这五十间学堂,建在长安方圆一百里之内,每一间学堂可以招收六岁以上十二岁以下孩童三百名。

    齐王殿下承诺,这些学堂的先生,书本,饭食,全部由他包办,足球博彩所有的彩金,将全部投入到五十间学堂之中。”

    马周躬身而出。

    等马周说完,在场的大臣们集体震撼了一下。

    李世民冷笑一声,从自己的龙椅上起身道:“你们将佑儿的足球博彩算的很清楚,第一次就盈利了四万三千贯,所以你们眼红了,你们想要分一杯羹了。

    可是你们可知道,这一次佑儿新建的五十间学堂一共花费了多少钱?”

    “启动资金十万贯...。”马周再次躬身:“而且这还只是开始,齐王殿下已经说了,会保证学堂的先生,书本还有饭食,按照微臣的估计,齐王殿下必须要将自己所有产业的十分之三给拿出来,才可以保证五十间学堂的运转...。”

    “哼...。”李世民看着在场的大臣们一个鄙视:“朕知道,你们眼红佑儿,因为他可以赚钱,你们也恨朕,为什么不将这些赚钱的法子给你们。

    你们为国有功,你们是名门望族,你们是世家门阀。

    可是你们别忘记了,朕是大唐皇帝,朕的大唐并不仅仅只有世家门阀,朕的大唐还有天下百姓,你们世家门阀很重要,你们也确实对大唐有功。

    但是朕的百姓也是大唐的基础,钱都给你们了,朕的百姓怎么办...李佑朕护定了,不单单因为他是朕的孩子,更重要的是,他在不计回报的帮助朕的百姓和子民。

    与民争利...你们给佑儿定得罪名,你们不觉得可笑吗...有哪一个与民争利的皇子,可以月月亏损几万贯来与民争利。

    朕说过,御史可以风闻奏事,但是你必须是要有证据和依据的,十三名御史革职,永不叙用,长孙无忌有失职之过,罚俸三年。

    房玄龄一样...散朝...。”

    李世民起身直接离开,而等李世民离开,长孙无忌和房玄龄也是彼此看了一眼之后深深的叹息了一口气,这两人乃是朝中关珑集团和山东集团的代表。

    这次李世民直接惩罚两人也是敲打敲打两人身后的集团。

    倒是长孙无忌和房玄龄其实挺无辜的,因为这次的事情,两人是极力阻止的,可是没有办法,那些身后集团的人,看到足球博彩一次的收入就有接近五万贯,都忍不了,想要分一杯羹。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搞倒李佑,谁知道居然是这么一个结果,李佑根本就不按牌理出牌,就和疯子一样,完全抓不住李佑的脉络。

    谁都想不到,李佑居然将这么一大笔给投入到了大唐的教育事业之上,真的是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说真的,这些世家门阀,谁会在意那些平民的教育水平,能记住平民教育的,只有李世民,但是李世民却有心无力,因为这个国家的事情太多了。

    有很多是比这个平民教育更加重要的,但是李佑却不一样,李佑是穿越过来的,所以他知道教育的重要,只有打破了教育垄断,才会有更多的寒门出头,这样才可以和世家门阀对立抗争。

    所以李佑才会搞教育。

    这就是李佑和一般人不一样的原因,但是李世民却很看好这样的李佑,今天再次一口气下了十三名御史,跟着又给了房玄龄和长孙无忌处罚,就是摆明自己的态度,别招惹朕的儿子李佑,要招惹也可以,但是,招惹的话,要么你有足够的证据,要不你就就要有滚出朝堂的觉悟。

    李世民这是对李佑最坚强的支持,不过,李佑的行为,不但得到了李世民的支持,也得到了很多文人大臣的支持。

    李世民走了之后,就听孔颖达大声的狂傲的辛灾乐祸的喊道:“罢得好,罚得好...一群小人,从来不思为大唐的教育做一点的贡献,稍微捐一点书都百般推辞,哼...以为齐王和你们这群小人一样,那你们是看错人了,齐王殿下可不是和你们一样的小人。”

    孔颖达这个人就是这样,很直接,他是孔子的第三十一代孙,现在又是国子监的祭酒,对大唐的教育还是十分热衷的。

    孔子说过一句话《论语·卫灵公》:“子曰:‘有教无类。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不管什么人都可以受到教育,不因为贫富、贵贱、智愚、善恶等原因把一些人排除在教育对象之外。

    孔颖达也是一直将这句话给放在心中,他也做了很多的努力,为了自己的学生,他还前往那些名门望族的家中去借书籍,但是那些大家族就是找各种理由敷衍,说真的,那些名门望族,孔颖达也是看得透透的。

    不敢说痛恨吧,但是也不会有什么好脸色,刚刚知道李佑居然自己出钱修建了五十间学堂,更加让孔颖达感动的是,李佑居然还将孩子们的书本,先生甚至是吃食都给包了。

    本来对李佑不太注意的孔颖达此时对李佑是真的感觉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亲切,也因为这样,孔颖达才说出了刚才话,并且孔颖达还做出了一个决定,就是前往敦化坊看看,他想和李佑见一面,以前他不屑李佑,因为李佑的名声实在是太臭了。

    即使外面传出了李佑浪子回头,孔颖达都是不屑的,但是这一次,李佑为了大唐的教育,做出了很大的捐献,孔颖达想要去看看李佑,想要认识认识这个全新的李佑。

    ..........................

    孔颖达骂完人之后,头也不会的走了,留下了长孙无忌和房玄龄苦笑不已,但是他们也没有办法,只好苦笑跟着一起离开。

    终于散朝了,李佑又一次的让人知道,李佑这个人不好碰,但是虽然不好碰,可是世家门阀也不是好惹的,他们渐渐的开始和李佑站在了对立面,毕竟那些世家门阀也是高傲的。

    这也为以后李佑和各大门阀的争斗,打开了一个冰山小角。

    就在李佑又一次化险为夷的时候,意想不到的两人见面了,五岁的李衡因为待在阴府之后实在是太无趣了,这段时间,自己的舅舅一直都在跟着那个什么张豪侠练武,李衡一个人在阴府中转悠。

    虽然说阴府很漂亮,吃的,喝的,阴弘智对李衡也很好,但是这里对于李衡来说,还是像一个牢笼,自己的舅舅一心练武也不搭理自己,阴弘智也不在府中。

    所以李衡就想要了李佑,李佑曾经说过,如果李佑来到了长安,可以到敦化坊去找他,想到这个时候,本来无趣的李衡又来了兴趣。

    古时候的孩子,成婚的年纪比较早,古代人平均年龄比较低,到汉代人的平均年龄才20多岁,貌似唐朝也高不了多少,所以12、13岁已经不被看做是小孩了,思想成熟也是很正常的事

    甘罗大家都知道吧...名门之后,秦国著名将领甘茂的孙子。

    他是我国历史上年纪最小的政治家,在很小的时候就在秦国权臣吕不韦的门下当门客,担任“少庶子。”

    十二岁时就出使赵国,凭借过人的胆识和口才,利用燕、赵之间的矛盾让秦国不费吹灰之力获得了十几座城池。

    这样的功绩使得他十二岁时就被秦始皇册封为“上卿”,获得封赏无数。

    李衡虽然只有五岁,但是却比现代的五岁的孩子有主意,而且也是经常在外摸爬滚打,所以李衡想要溜出阴府还是有许多办法的。

    但是李衡虽然可以顺利的溜出了阴府,但是她却小看了长安,出了阴府之后,小家伙又很聪明的出了坊...只是等李衡出了坊门之后,就彻底的傻眼了,来到坊外,李衡就彻底的没有了方向。

    长安的坊内是不一样的,但是坊外的道路却是一样的,出来之后,因为坊内被高墙所隔断,所以连个参照物都没有,在长安有一个租车的生意很好,可以租车还给你外带一个导游。

    这样从外地来长安的百姓就可以不在长安迷路了,但是李衡怎么会想到这样的事情,出来之后,身上一分钱都没有,你让她去哪里雇车。

    李衡就这么盲目得走在长安的道理上,两眼有些迷茫,不但如此还有几个闲汉已经悄摸摸的盯上了李衡,虽然是长安,但是这里肮脏的东西却有更多,李衡傻乎乎的还什么都知道,这里有几名金吾卫,所以这些大喊还不敢妄动。

    只要等李衡再傻傻的往前走一段路,那里就没有了金吾卫这个时候,这些闲汉就会第一时间动手,像李衡这样的小丫头,如果卖去平康坊,可是够他们生活上好多天。

    李衡慢慢的向前走,一群闲汉就这么悄悄的跟着,很快,金吾卫已经看不到影子了,这些闲汉们知道自己发财得机会来了。

    几个闲汉已经加快了脚步,准备就这么冲过去直接将李衡给抓走,可是让闲汉们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此时前面一驾马车慢慢的行驶了过来,闲汉们微微停住了脚步,准备等马车走远,再去抓李衡。

    可是这个时候,李衡却突然喊道:“娘...你怎么在这里...?”

    ........................................

相关阅读More+

抗日之暴力军团

千煌

刘备的日常

熏香如风

神话版三国

坟土荒草

贞观俗人

木子蓝色

超凡兵王

8难

大明镇海王

中华田园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