敕勒川,阴山下。

    天似穹庐,笼盖四野。

    天苍苍,野茫茫。

    风吹草低见牛羊。

    ……

    没有心思欣赏大草原的风光,李牧带着三百华山弟子,此刻正在草原上纵马狂奔。

    这次是来灭人满门的,速度必须要快。万一让长生殿发现了踪迹,提前躲了起来,李牧可没有办法在茫茫大草原中将人给揪出来。

    深入大草原大半个月转进了数千里路,没有暴露行踪,那是因为见过他们的人都死了。

    不光是杀人灭口,为了物资补给,李牧一行人也没有少串客马贼,一路走来沿途都有七个中小部落遭了劫。

    幸好这里是大草原,因为放牧需要的缘故,游牧部落的行踪也常常飘忽不定,要不然消息早就传开了。

    不过这种事情还是藏不了多久,沿途多家部落被灭门,这样的惨案必定会引起瓦刺王庭的关注。

    只要查看伤口就可以知道是武林高手所为,这种事情必定会通知瓦刺武林兼宗教的扛把子——长生殿。

    望了望天色,李牧勒马止步。

    “停!”

    “这里距离长生殿总部只有不到一百里,今天就在这里休息一晚,养足了精神明天在动手。”

    幸好来得都是高手,要是一般人这么折腾,恐怕还没到地方就躺下了。

    事实上,李牧最初还真准备多带点儿华山弟子过来见识一下战场的血腥。

    只是考虑到长生殿在瓦刺的特殊地位,一旦灭了他们势必遭到瓦刺大军的围剿,不得不提高选人的标准。

    别的先不说,起码在面临大军围攻的时候,能够跑得赢战马。

    在茫茫草原之上,要用两条腿跑得赢四条腿,非武林高手无法做到。

    精挑细选出来的三百弟子,可以说个个都是精英。要是被留在了大草原,华山派非得元气大伤不可。

    望着天边的火烧云,封不平走到李牧身前说道:“掌门,天色有些不对啊!”

    草原上气候多变,风吹日晒、雨淋、沙暴等各种恶劣天气层出不穷,最近这些日子华山派一行人可吃了不少苦头。

    经验都是积累起来的,往日里大大咧咧的封不平,现在学会了关注天气变化。

    指了指天上的云朵,踩了踩青草地,李牧微微一笑道:“不用担心,这是黑灾爆发的征兆。

    我们又不在这里久留,灭了长生殿就回关中,影响不到我们。“

    天发杀机,自然不可能只针对神州大地。相比抗风险较强的农耕文明,生态更加脆弱的草原无疑更容易引发杀劫。

    草原“三灾”,随便来上一波,都会杀得血流成河。

    李牧可以肯定这场黑灾爆发后,瓦刺不是西侵掠夺,就是南下打草谷。

    这是生存之战,无论是否愿意,都必须要打。

    ……

    紫禁城

    看着眼前两个打着哈哈的老道,“朱厚炜”就气不打一出来。

    “两位道长,就不要卖关子了。天地杀劫之事朕都知道了,现在只是天发杀机,斗转星移。

    接下来还有地发杀机,龙蛇起陆;人发杀机,地覆天翻。

    按照古籍记载,这种时候稍微应对失当,就是王朝倾覆之祸。

    涉及到我大明的江山社稷,朕不敢不慎重。今天将两位请来,就是为了寻求解决之策。

    两位都是世外高人,想来定有良策赐教。”

    两人对视了一眼之后,张天师缓缓开口说道:“陛下,只要亲贤臣、远小人,励精图治,大明自然会长盛不衰。

    我等世外之人,实在是没有治国良策,陛下还是和内阁进行商议吧!”

    翻了翻白眼,“朱厚炜”暗自想到:内阁要是能够解决,他才不会低声下气。

    那帮书生动不动就谈圣人大道,凡是天灾归必定是皇帝失德,摆明就是想让自己背黑锅。

    当下也不隐藏情绪,直接对两人摊牌道:

    “两位道长看着办吧,反正无论如何,今天都必须要拿出一个方案来!”

    说完,“朱厚炜”直接躺在了太师椅上摆出了一个大字,用实际行动告诉两人,这是和他们耗上了。

    冲虚道长和张天师依旧沉默不语,不是他们不想出力,以两家和大明朝廷的关系,他们自然不希望大明完蛋。

    可问题是开国初年,老朱家干了一件“斩龙脉”的蠢事。江山能不能永固不知道,反正获罪于天是真的发生了。

    在天道沉睡之时还无所谓,可是现在天道开始复苏,获罪于天的大明王朝注定要受到“特殊照顾”。

    两人都是修道之人,对天道可是万分忌惮。让他们替大明王朝逆天改命,实在是太为难人了。

    若非大家捆绑的太紧,一时半会儿脱不开,他们连这次邀请都不回来。

    犹豫了再三之后,冲虚道长无奈的说道:“陛下,非我等不出力。实在是我们修为有限,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李真人修为通天,能够上体天心,要不然你邀请李真人过来问问?”

    为了能够脱身,冲虚道长也顾不上节操,开启了疯狂吹捧模式。

    至于皇帝能不能搞定李牧,那就和他没关系了,反正主意已经给出了。

    仿佛是来了精神,“朱厚炜”一下子翻身站了起来,走到两人身前说道:

    “要说李真人,他就比你们够义气!

    虽然人没有过来,起码人家给出了解决方案。

    小谷子,将李真人的奏折,拿给两位过目。”

    眼前这一幕,让冲虚道长和张天师哭笑不得。对这个皇帝,他们真心是没有了脾气。

    虽然没有向大家索要长生之法,可是眼前这个要求,丝毫不比求长生来得轻松。

    自古以来逆天改命都是禁忌,何况还涉及到了王朝更替,就他们这小胳膊腿,真心没有能力参合。

    哪怕是“朱厚炜”玩起了激将法也没用,让他们测测天气、气候变化还行,天地杀劫这些真不是他们能够参合的。

    翻看了一遍李牧的奏折,两人同时露出了惊骇之色。祸水外引以历杀劫的思路没有毛病,只不过实际操作起来就要人命了。

    以大明的国力同时征讨四方都没问题,可前提是能够动员的起来。

    现在已经不是开国初年了,哪怕朝廷在最近几年整顿了武备、改革了财政,但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要是征伐失败,留给大明的就只有覆灭一条路。在两人眼中,这份化解之策,分明就是要将大明带入不归路。

    不过作为聪明人,他们还是没有提出异议。甭管风险有多大,这好歹也是渡过杀劫的策略。

    要是不玩儿祸水东引,受重点照顾的大明王朝,那是百分百完蛋。祸水外引拉人挡劫,起码能有百分之一的生机。

    “陛下,李真人的建议确实是解决之策,只不过里面的风险很大,朝中文武百官恐怕不会答应!”

    张天师语重心长的说道。

    对修道之人来说,皇朝的册封也不是好拿的。龙虎山享受了大明王朝的扶持,一旦大明王朝崩殂,他们也要跟着受牵连。

    张天师语重心长的说道

    望了望天空,“朱厚炜”杀气腾腾的说道:“为了江山社稷,可由不得他们不答应!”

    停顿了一下,“朱厚炜”又不要脸的自夸了起来:

    “近年来天灾人祸不多,摆明了就是王朝末世的征兆。若不是朕和先帝励精图治,剔除毒瘤,岂能有今日的天下太平?”

    提起“天灾”,冲虚道长当即脸色大变道:“陛下,贫道在夜观天象,发现西北犯荧惑,东南犯辰星,边地还有长庚来犯之象。”

    说到了这里,冲虚道长越发相信大明是天道针对了。

    旱灾、洪涝一北一南同时来袭,周边四邻还不太平,兵祸近在眼前。无论是否主动出击,反正战争都无法避免。

    这么多灾祸一起袭来,大明王朝真能够扛得住么?

    惊闻噩耗的“朱厚炜”,猛的一拍大腿破口大骂道:“该死的贼老天,这是要和朕杠上了!

    自从朕继位以来,也不曾短了它的供奉,至于盯着朕苦苦不放么?”

    对“朱厚炜”的委屈,两人默契的没有回应。老祖宗干得好事,现在轮到报应了,没什么好冤枉的。

    笑傲世界虽然没有到举头三尺有神明的地步,可毕竟也是一个跌落的超凡世界。获罪于天,岂能有好日子过。

    要不是大明官僚体系尚未完全堕落,文官集团还没有一家独大,“朱厚炜”就是第二个崇祯。

    当然,“朱厚炜”的手腕还是比崇祯强得多。虽然享受到了差不多的天灾套餐,他应对措施却要靠谱得多。

    只是人力在天灾面前是渺茫的,再怎么努力,也架不住天灾不断。

    犹豫了许久之后,张天师缓缓说道:“陛下,既然避免不了,那就开始备战吧!

    冲虚老道,这次你武当要出力了。现在让江湖乱起来,好歹也能够减轻陛下的几分压力。”

    杀劫的本质就是“杀”,唯有杀伐才能够消去劫力。至于死得是谁,并不重要。

    某种意义上来说,死一个武林高手比死上百普通人,起到的作用都大。

    翻了翻白眼,冲虚道长没好气的说道:“道兄,你这是多久没有关心江湖中事了?

    九派联盟和蜀中魔教两败俱伤,现在正邪两道都云集巴蜀,随时有可能爆发新的大战。

    为了渡过这场杀劫,就连贫道门下弟子的试炼,都改为了剿灭山贼、替天行道。”

    这话显然是两人故意说给皇帝听的,目的就是为了告诉“朱厚炜”,道门现在已经尽力了。

    其它事情就不用指望了,他们就这点儿实力,最多也就折腾出这么几多浪花。

    ……

相关阅读More+

直死无限

如倾如诉

踏星

随散飘风

末世之深渊召唤师

凉心未暖

刀碎星河

猪小小

征战乐园

黑心的大白

全民魔女1994

宇宙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