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千城坚定地认为西园寺宪的别墅反而是最安全的。萝丝也非常同意他的想法。但是,并非每个人都如此的理性。

    布奇打死不去。约瑟夫和迈克更是被西园寺宪的实力吓得绝对不敢沾上他家门一点边。

    松岛苍介一家三口现在的主心骨是苍介。毕竟他跟了布奇这么多年,最熟悉梦想之帮的相处方式。他决定了跟随布奇躲在距离西园寺宪别墅最远的偏远别墅中。

    这个别墅显然也被其他的松岛家高手占据,现在一个人没有。苍介黑入别墅附近的系统,在环境监控系统中植入了他无限循环的空宅录像。

    布奇等人高高兴兴地从正门进入了别墅,就跟进自己家一样。

    萝丝则黑入了西园寺宪别墅的监控系统,同样植入了循环录像。她、秦臻和楚千城还有那个凭空多出来的女郎一同走进了别墅正门。

    等到秦臻引导着那个女郎坐在客厅里的时候,萝丝已经从工具箱里拿出了一套手术器材。

    “萝丝,你要干嘛?”秦臻忍不住问。

    “这个女人就是松岛家储存能区探测仪的容器吧?”萝丝一副很懂的样子,“我现在把她切开,看看探测仪是个什么样的。放心,这种事我做过很多次,会给她缝合利索的。”

    “不不不,你误会了。她就是能区探测仪!”秦臻急忙拦住她。

    “什么?”萝丝抬了抬眉毛。

    “她就是能区探测仪!”秦臻站起身,双手横举。她绝对不允许解剖活人的惨剧在眼前发生。这种事情看到了,你不可能说忘就忘,这是会记一辈子的。

    萝丝一脸没趣地慢慢把摆好的手术器材收起来。

    楚千城观察了一下她的表情,她似乎对于好看的姑娘非常看不上眼,想解剖是兴趣使然。这么看来萝丝对于秦臻的观感也不是太好。不过如果她不把仿生人当人的话,也谈不上坏到哪儿去。

    “头儿,你都听见了?”萝丝靠在客厅的沙发上,懒洋洋地说。

    “嚓。这么个大活人怎么运出去?”

    所有人的脑海里都响起了布奇的抱怨。

    “布奇,这事儿松岛羽良他们没跟你说吗?”楚千城有些奇怪。

    “他们一家人似乎正在讨论和我们分道扬镳的问题。”布奇在联识中叹了口气,“我让萝丝给他们一点私人空间。反正,能区探测仪已经到手了。”

    “……”楚千城默默点头。

    现在梦想之帮炽手可热,松岛一家反而还沦为配角。现在他们和梦想之帮分离,正是个好时候。但是,现在他们还必须和梦想之帮待在一起。因为他们自己在新江户市根本无处可藏。

    最好的分手时机,就是新江户市的搜捕网络出现漏洞,令梦想之帮可以顺利出逃的时候。

    “圣丹斯小子,你来研究研究这能区探测仪怎么用。我看松岛羽良那老小子肯定不知道。”布奇冷笑着说。

    “他好歹是松岛嫡系,什么都不知道吗?”楚千城追问。

    “不知道这货是聪明还是运气好。他的能量萃取的血脉是历代松岛中最弱的,体质也不适合成为超凡者。最高层的机密,他能不知道就不想知道。所以松岛家对他处于半放弃状态。要不是他生了个血脉优良的儿子,他被踢出松岛家也不是不可能。”

    布奇的解释让楚千城颇为感慨。

    生在松岛家,天生蠢笨不但不是诅咒,反而是祝福。这和历代帝王之后的遭遇,何等相似。手握垄断资本的世家,每一个都是现代社会的王侯啊。

    而这种势力和地位,也正是梦想之帮的成员们在追寻的。正像布奇所说,他们将会是今日的列王。

    从远处看,这宛若梦幻的权柄,令人无比向往。但是当人们真正到达这样的地位时,又将是一场怎样的幻灭?

    “圣丹斯小子,你想什么呢?”

    布奇的话在联识中响起。

    “没什么,我会好好研究。”楚千城下意识地回答。

    “嘿嘿嘿……”

    迈克和约瑟夫色眯眯的笑声在联识中响起。

    “圣丹斯小子,你好好研究,这是你应得的。每一寸都别放过!”约瑟夫嗓音都沙哑了。

    “一定要做深入的研究,从各个角度做全面的分析,前面后面,上面下面,记得录下……”迈克的声音说到一半,他已经被萝丝踢出了联识。

    “男人都是猪!”萝丝咬牙切齿地看着楚千城,“算这两货走运,躲在布奇那儿!圣丹斯小子,你……”

    她看了一眼楚千城身边一脸莫名其妙的秦臻。秦臻此刻还不算是生命体,无法接入萝丝的联识。

    楚千城回望她的目光清澈,没有一丝邪念。

    “切,我忘了你是个疯子,不是臭男人。”萝丝笑了。她是指楚千城觉醒禁卫军的身份。

    “在分析能区探测仪之前,咱们先处理一下这个吧。”楚千城从怀里取出一只合金兽爪拳套放在桌面上。

    “乔尔的……”萝丝的嗓音忽然沙哑。

    “萝丝,圣丹斯小子拿了乔尔的一只拳套?”布奇忽然问。

    “是的。”

    “我就说那只拳套跑哪儿去了,我拿了另一只。”

    “头儿……”萝丝眼圈有些红润。

    “也不知道我们再见的时候,有没有机会,现在既然大家有点闲功夫,我在这儿,你们在那儿,分别把他的拳套埋了吧。如果这一次能够活着,无论是谁,咱们约好一定要回来,把他的拳套合二为一,葬在好地方。”

    布奇的思维在联识中显得柔和轻缓。

    乔尔的遗体被他们放置在升阳号中他的房间里,大爆炸的时候,他的尸体瞬间融化。梦想之帮所有人都觉得,这是天底下最气派的火化。

    楚千城、萝丝和秦臻一起在西园寺宪别墅的花园里刨了一个坑,将乔尔的拳套小心地放入坑底。

    在另一边的别墅,布奇他们做了同样的事。

    “乔尔一辈子都梦想着出人头地,现在他终于成了威震新江户的大人物了。”

    布奇轻柔的话语在联识中飘荡。萝丝捂住嘴,两行泪水涌出眼眶。联识中传来迈克、约瑟夫和苍介的哽咽。

    楚千城凑到秦臻耳边,将布奇的话重复了一遍。秦臻一把攥住他的胳膊,用力捏了捏。她感动得想哭,但是她的卫兵I型仿生人体泪腺没安。

    ……

    安葬好乔尔的遗物,楚千城、萝丝和秦臻回到客厅里坐下,都露出如释重负的神情。

    从打劫惠比寿中心以来,一直高悬的心,终于可以暂时放下来沉淀一下。极度的紧张和强烈的悲伤都得到了消解,现在他们终于可以把全部精神集中在战利品身上。

    萝丝把目光转向楚千城。

    这一路上以来,每一个关键节点都是楚千城帮助梦想之帮转危为安,她已经习惯性地想要第一时间听取楚千城的意见。

    “嗯,好,我来看看。”秦臻忽然站起身,充满主人翁姿态地来到这个“能区探测仪”女郎身边,仔细检查着她身上的各个地方。

    萝丝睁大了眼睛,有些不满地看着楚千城。却看到他完全没有阻拦秦臻的意思。

    “果然不愧是觉醒禁卫军……”萝丝撇了撇嘴,“这么大一个恋物癖。”

    秦臻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眼珠中闪烁着断断续续的红光。

    “她的大脑内部没有安装任何脑插和芯片。但是却有大概三万到五万个电子毒剂式的纳米电机。它们正在放射一种奇特的脉冲波。它们之间组成了一个结构非常精妙的网络结构,脉冲波一旦释放可以影响所有脑细胞。”

    “纳米电机的形状是什么样子的?”萝丝追问。

    秦臻的眼睛在屋子中间透射出一个三维屏幕,显示出一个样子犹如水母一般的鲜红色纳米电机。

    “这是猩红剧场的红水母,它们可以放射出致幻脉冲,激发大脑的脑细胞,让受害者进入一个红水母拥有者自定义的迷幻世界中。不过,这种型号的红水母我没见过,应该是松岛集团利用逆向工程学制造的松岛改进型。”

    萝丝迅速识别出了这种电子毒剂。

    “松岛集团只是单纯用红水母控制住了她。她的身上并没有改装的赛博义体,也没有全新的脑插和生物芯片,这不是一个赛博格,只是一个普通人。她能作为能区探测仪使用,是因为她的超凡能力而不是她体内安插了赛博格式追踪仪器。”

    秦臻笃定地说。

    “松岛集团硬生生把一个大活人变成了他们的活体工具……我为什么一点都不惊讶呢。”萝丝冷笑着说。

    “资本集团……”秦臻忽然叹了口气。她自己也曾一度朝着这种没有人性的资本属性勇猛精进。如果不是遇到了楚千城,被他的话迎头痛击,她甚至不会有任何自觉。

    这也是她对楚千城心存感激的另一个原因。

    “现在说说,怎么使用她?”萝丝冷冷地问。

    “使用她?”秦臻惊了,“难道我们不应该解救她吗?这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类,不是一个工具,我们需要尊重她的自由和基本需求!”

    “……”萝丝抿住嘴,鼓起腮帮子。

    这个仿生人的思维体程序设计师有点摸鱼啊,完全没有设定对于复杂形势的变通加权系数。

    “圣丹斯小子,要不要把这个仿生人先关一下,我来改一下她的思维程序。”萝丝望向楚千城。

    “哈?我拒绝!”秦臻急了,仿生人真的一点人权没有啊。

    两个人同时望向楚千城。

    他回望着两人,眼中完全没有焦距。鲜血缓缓从他的鼻孔、眼角、耳洞和嘴角滑落。

    他激斗马克西米连之后的超载综合症,一直压抑到现在,终于开始发作。他双眼一翻,昏了过去。

相关阅读More+

直死无限

如倾如诉

踏星

随散飘风

末世之深渊召唤师

凉心未暖

刀碎星河

猪小小

征战乐园

黑心的大白

全民魔女1994

宇宙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