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天后期!!该死!”

    正冲向魏和麟,想要手刃仇人的邓建文,见到突然出现的黑衣紧身女子,不由的心头大惊。

    对方手下居然藏有此等高手,实在超出他的预料!

    先天后期在武林中已经是大名鼎鼎的存在,根本不可能出现的这种小地方。

    “拼了!”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看着迎面冲来的黑衣女子,他只能咬牙迎了上去。

    真气涌动,寒劲喷吐,邓建文手上的力道再增,一股凛冽至寒的气劲,从双掌之中闪电般的释放了出去,狠狠和黑子女人撞在一起。

    噗!

    宛如寒冰遇上沸水,掌劲在黑衣女子的刀影下消融瓦解,眼看对方的落在他的头上。

    邓建文心中颤抖,怒喝一声,真气强行爆发,再度挥掌迎击上去。

    砰!

    冰霜爆碎,邓建文当即被击退出去,嘴角泌出鲜血,两条手臂刀痕密布,鲜血淋漓,已经无法再用力。

    众人无不骇然!

    谁都没想到,这个突然出现的黑衣女子,仅仅一招,就废了在场实力最强的海沙派掌门邓建文。

    “死!”

    身体略微停顿,黑衣女子目光冰冷,右手手腕一抖,雪白刀刃化为璀璨的寒芒直刺而出,凌厉如风。

    那刀法极为诡异,刀刃明明就在眼前,却又给人极其遥远感觉,矛盾的让人极欲癫狂。

    邓建文双手被废,已经无力再战,此时面对如此诡异的刀法,他眼神惊慌,本能的施展身法,向一侧闪去。

    只是他实力差上黑衣女子太多,海沙派的玄级中品步法碧游涛步刚刚展开,一点摄人的锋芒,就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那锋芒在瞳孔中无限放大,邓建文入目处,身穿黑衣的女子仿佛月光下的幽灵,以近乎瞬移的速度从眼前闪过。

    噗嗤!

    一抹殷红的血箭,从邓建文脖子处飙出,喷出去三米多远。

    “你……你……!”

    邓建文捂着喉咙,每说一个字,血水都会像不要钱一样,从脖子处涌出。

    堂堂海沙派掌门,居然会在这种情况下,死在这种地方,邓建文眼中带着不可置信的神色,脑袋一歪,吧嗒一声,从脖子上落了下来。

    身体也噗通一声,随之倒了下去,鲜血很快染红了青石板铺成的地面。

    剩下的海沙派和白家的先天,一个个张大嘴巴,目瞪口呆。

    两人的动作快如闪电,兔起鹘落,他们只看到黑衣女子连出两剑,然后邓建文的头就掉了下来,完全就是一边倒的碾压。

    刀出,头落!

    差距太大了!

    众人彼此都认识,知道邓建文的实力。

    也正是因为知道,他们才了解两刀杀死邓建文有多难。

    眼前的黑衣女子,不光修为是先天后期,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话说,连邓建文都挡不住两招,他们这些实力更弱的人留下来,岂不是等死?

    逃!

    包括白家家主白寿康在内,众多先天高手,全都毫不犹豫施展轻功,转身逃跑。

    站立在众人身后五步,魏和麟淡淡道:“现在想逃怕是晚了吧!莉子,一个也别留下!你们也是,拦住他们!”

    “遵命!”

    气劲四溅中,四个黑袍侏儒箭步冲出,朝着逃跑白家和海沙派高手扑了过去。

    魏良荣三兄弟,面面相窥,犹豫了一下,也各自找了一个对手缠住。

    “那个神秘人究竟想干什么?为什么还不出现?难道少主手下还有底牌?”

    东海三怪的老二贺震旦,心中念头闪动。

    他找上了白家的白永升,不过并没有下死手,而是以拖延为主。

    实力弱小的白素芬,已经吓的躲在墙角,浑身冷汗直冒。

    “这伙人究竟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居然有这么多高手!难道我白家要栽在这里?”

    局势变化太快,她一时间都反应不过来,不知道该怎么办。

    “放箭!挡住他们!”

    那些白家和海沙派带来的练气期到是十分果决,放弃了逃跑,释放弓弩阻击魏和麟等人,为剩下的先天高手争取逃跑的机会。

    这些人都是两大势力专门培养的死士,为的便是迎接这样的关键时刻。

    弩箭破空,让巨鲸帮一众先天手忙脚乱,唯有那名黑衣女子几乎无视,刀气横空,身如雷霆,瞬间再杀一名先天。同时手下甩出几道寒芒,射向周围的死士。

    “啊!啊!啊!”

    接连多名死士口中被寒芒击中,口中发出惨叫从墙头,或者屋顶跌落了下去。

    巨鲸帮的先天压力大减,牢牢纠缠住各自的对手。

    白家和海沙派的先天心头焦急,知道再这样发展下去,他们很可能全军覆没。

    ……

    “这两伙人也太废物,早通知他们巨鲸帮的水很深,不请他们背后的势力出手,凭他们根本把握不住,结果还是过来送死。”

    看到场上的局势,林虚心中忍不住暗骂。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林虚并没有出手帮忙的意思。

    白家和海沙派跟他又没有关系,死不死管他屁事。就算死光了,他也不会心疼。

    只是这些家伙没有完成他的预期,把魏和麟的底牌全部引出来,让他很是郁闷。

    就在林虚犹豫着要不要施展一点小手段,让两大势力反派为胜的时候。

    轰的一声巨响,从院子东侧的一面墙壁爆发。

    细碎的砖石仿佛暗器一样,咻咻的四溅而出,覆盖范围超过数丈,墙壁正面的房屋顿时千疮百孔,离得近的人群,一个个惊恐不已的后退。

    “真是好大的胆子!连我们桃花岛的人也敢算计,今天你们一个也别想走!本大爷会把你们的骨头一根根捏碎!”

    一名身材魁梧的大汉,舔着嘴唇,从破碎的墙壁后面,龙行虎步的走了出来。

    他身穿褐色衣服,一头狂野的长发披在肩上,双手骨节粗大,老茧微微发黑,又厚又硬,像是一块块铁石。

    他的脸上,刀疤交错纵横几乎毁容,很是恐怖,唯有一双眼睛精光四射,散发着残暴的气息。

    见到突然出现的魁梧汉子,黑衣女子立刻停下了动作,浑身肌肉紧绷,牢牢的盯着他。

    从魁梧汉子的身上,她感觉到了死亡的危机,这个人比她还要强。

    “血手狂屠——梁力!”魏和麟紧紧握着拳头,从牙齿里蹦出几个字。

    暗处的林虚目光一闪,露出喜色。

    这下有好戏看了!

相关阅读More+

凡人修仙传

忘语

长生十万年

江如龙

天行缘记

楚枫楠

仙墓

七月雪仙人

仙界赢家

竹衣无尘

青莲之巅

肖十一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