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徐浥尘认识,他就是城防司令部副司令刁俊发。

    中川礼三是在什么情形下跟刁俊发说的此事,徐浥尘无法判断。

    不过,刁俊发是知情者,是确定无疑了。

    现在有了这个刁俊发,看来自己好掌控多了。

    想到这里,徐浥尘说道:

    “我觉得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当务之急,就是全城大搜捕,再把进出城的交通要道立刻封锁,不能让徐咏离开江城。”

    “一个小时前已经封锁了城门和码头,如果徐咏还在江城,那他插翅难飞。

    不过,刚刚收到一个不好的消息。”

    “什么消息?”

    “早上五点半左右,有辆垃圾车从西门离开了江城。

    要是没判断错的话,徐咏很有可能是利用这辆垃圾车离开的。”

    “中川队长,你的意思,徐咏已经彻底逃走了?”青木玲子问道。

    “我在等消息,最晚不会超过今晚,我就能知道,徐咏到底还在不在江城了。”

    “这样,无论徐咏是不是离开江城了,徐咏怎么被救走的,我们还是要调查清楚的。

    医院所有人员,一个一个接受盘查,看看是否有可疑的人。”青木玲子说道。

    “这件事,我已经安排平林副官开始排查了。”中川礼三说道。

    ……

    就在这时,平林副官进到徐咏病房,对中川礼三说道:“队长,青木中佐到了。”

    “青木中佐到了?”

    “是已经到了楼下,估计很快就能来到五楼。”

    “那好,你安排人把小会议室收拾一下,请青木中佐到那里训话。”

    “骇!中川队长。”平林副官应声道。

    ……

    五楼,小会议室。

    青木一彦坐在会议桌的正中,会议桌左右两侧分别是徐浥尘、青木玲子和中川礼三、平林次郎。

    青木一彦一脸肃穆,对中川礼三问道:

    “中川队长,你解释一下吧。

    你口中层层设防的江城医院,徐咏为何还能逃走?

    还有,你们六点钟就发现徐咏逃跑,为何七点多才向宪兵大队发出请示,封锁道路?”

    “报告青木中佐,初步探明,敌人是从垃圾通道爬到的五楼,用工具将墙面凿开,进到徐咏病房的。

    将徐咏从灰道救出后,又用垃圾清运车从江城医院把他带走。”

    “我刚刚看过,那么大的洞,怎们会无声无息不笨你们察觉,就被凿开了呢?”青木一彦怒斥道。

    “青木中佐,我会尽快查明真相的。”

    “还有,刚才我问你,明明六点钟就发现了徐咏逃走,为了七点多才想宪兵队求助?

    中川少佐,你能跟我解释一下吗?”

    “这个……”

    “青木中佐,是我没有及时请示中川少佐,才耽误请示的,都是我的责任。”平林副官见状,忙说道。

    “八嘎,现在不是揽责任的时候。

    现在要做的,是缉拿徐咏。如果他真的跑了,就根据他被救的过程,顺藤摸瓜抓上一两个地下党党,咱们这个‘斩草行动’也算是有所收获。

    徐副官,你怎么看?”青木一彦向徐浥尘问道。

相关阅读More+

庶子风流

上山打老虎额

抗日之暴力军团

千煌

不让江山

知白

贞观俗人

木子蓝色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小一蚍蜉

大明镇海王

中华田园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