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来喝花酒的徐世安手持清茗,端坐雅席,温润如玉,搜肠刮肚与王美人搭着话儿。

      秦德威抓着大猪蹄子,低头狂吃猛啃,说来补充营养,就是补充营养。

      徐世安很嫌弃的看了眼秦伴读,这人难道真就是为了饱餐一顿?俗人!

      秦伴读很诧异的回看了一眼,你徐老三不知道叫个姐儿来陪你吗?喝花酒哪有独自捧茶傻坐着的?菜鸟!

      而王怜卿一边欣赏着秦德威大吃大喝,一边随口应付着徐世安。

      对她这样的人来说,分心哄着徐世安这种小屁孩说话,简直就是轻车熟路,而且还不会让徐世安感到半点冷遇。

      反正这位安三爷现在最感兴趣的,无非就是各种风月八卦,想多听一点回去卖弄,实在太好应付了。

      感到已经有了八分饱,秦德威就暂停下来,清清嗓子问道:“王家姐姐来见我,究竟有何事?”

      王美人答道:“感谢小哥哥上次在东园相助。”

      看在今晚这顿豪华席面的份上,秦德威很大气的说:“都已过去了,再说只是顺便举手之劳,不必谢我!”

      “可是奴家还想有所报答呢。”王美人不依不饶地说。

      秦德威指着宴席道:“有此一顿足矣!”

      王美人拿腔捏调的叫道:“这怎么可以?难道小哥哥只值一顿饭吗?”

      听着两人这番对答,徐世安不屑的撇了撇嘴。自家这伴读当真是低情商,面对着美人示好,说得简直都是见外话,透着个疏远撇清的劲儿。

      哪像自己,与位列名花榜的王姐姐越聊越亲近,越聊越投机。

      想到这里,安三爷决定讲一回义气,帮一下秦伴读。他开口道:“秦兄弟,你怎能这样说话,这不显得王姐姐是知恩不报的人吗?”

      秦德威无语,你徐老三知道什么叫无事不登三宝殿吗?看到交际花对你笑几下,你就以为自己的春天来了?

      “其实我今日找你来,确实有一件正事。”王怜卿收起了职业性笑脸,正色说,“听说你在县衙恶了董捕头,所以才逃到徐家。”

      本来她还挺享受与秦小哥你来我往,太极式扯皮加调情的感觉,可惜都被这个姓徐的大油灯搞坏了。

      秦德威立刻也认真起来,他想了半天,怎么也没想到,王美人今天来找他,居然是说这件事。

      而这件事确实是他的心病,主要是想不到解决办法。至今叔父也没有传好消息回来,看来叔父那边也难有作为。

      只听王怜卿继续说:“我家妈妈与南兵马司的陈巡捕曾经是相好的,而陈巡捕又与你们县衙的董捕头是结拜兄弟。

      我知道你的事情后,托了陈巡捕去找董捕头探话,也是想着帮你说说情,董捕头就提了条件出来,要你三日之内答复。”

      “什么条件?只怕很不好办吧?”秦德威并没有高兴,反而更担忧起来。

      “他说,要么你赔上四百两银子,此事便算作罢;要么你将张、何两位捕快再弄回县衙当差,然后再赔上一百两银子谢罪,此事也能了结。

      另外,还有第三种路子。你若能劝一个什么小寡妇给董捕头作小的,不但不要赔偿,反送你一百两为谢礼。”

      秦德威闻言大怒,拍案道:“简直欺人太甚!”这三个条件,每条对他而言,几乎都不可能。

      第一个,四百两相当于二十多个普通人一年的薪资,秦德威根本不可能拿得出来。

      第二个,把两个捕快再弄回县衙当差,他秦德威要是有这个本事,一开始还用琢磨当状师吗?那战神县丞的脸不要了吗?

      第三个,虽然说打完官司后,除了还拖欠着的状师费外,他秦德威与顾娘子就就没什么关系了,但稍微还有点良心的人,也不可能那样办事。

      更关键的是,凭什么?他们秦家叔侄并没有做错事情,凭什么要付出代价给董捕头赔罪?

      他原本还存着侥幸心理,想想稍稍付出点代价就能息事宁人,大不了让惹事根源小寡妇一起出点钱。

      但现实却告诉他,没有侥幸,想让狼吃草是不可能的。

      见秦德威真生气了,王怜卿给倒了杯热茶,劝道:“你先消消气,事情总要想法子解决,生气也无用。

      我帮你想了想,还是第一个条件相对容易些。四百两银子虽然多,但再请陈巡捕出面说和,说不定还能降降!”

      秦德威有点烦躁的说:“再降能降多少?再说请陈巡捕出面,还得给陈巡捕好处,反正我是没这个钱!”

      这些条件只怕还是那什么陈巡捕面子上,才提出来的。像自己叔父这样的直接去找董捕头,连这些条件都不会提。

      穿越以来,其实秦德威一直有点游戏人生、逃避现实的心态,但现在终究还是直接面对了。

      这就是赤裸裸的底层丛林社会!这就是他目前所在这个阶层的现实!

      还是那句话,他们秦家叔侄根本没做错什么,但董捕头显然就是吃定了他们秦家叔侄!

      不为什么,弱小就是原罪!董捕头在冯县丞那里蒙受了巨大损失,就要从秦家身上找回来!

      关键是在旁人看来,董捕头的做法居然是他们能理解的。

      旁人所认为的解决的办法就是,托熟人与董捕头讨价还价,而不是认为董捕头应该被惩罚。

      想到这里,秦德威越发暴躁,脸色狞狰得难看,牙齿咬得咯吱咯吱作响,他对自己很愤怒。

      如果无牵无挂,一走了之也可以。

      但叔父还在县衙讨生活,虽然一时间可能没事,如果如果问题不能解决,迟早要被害!秦德威从不敢高估衙役们的道德底线。

      “别生气,别生气。”王美人靠得更近,握着秦德威的手说:“奴家今天见你,就是怕你想不开。你这么有才华,前途远大,千万不要与他们江湖人斗气。”

      什么才华,什么前途,秦德威感觉像是讽刺。他一直都是这样自诩的,一直这样给自己打气的,但现在听到只觉得刺耳!

      发泄般呵斥道:“你闭嘴!如果你不知道我的才华,如果你没亲眼见过我压制王公子,你还会想着我吗!”

      王怜卿顿时愣住了,红唇张了张,却什么也没说出来。突然抬手一巴掌,狠狠扇到了秦德威脸上。

      还很不解气得直接掀了碍事的桌子,站起来就往外走。

      躲在角落的小透明小徐三爷瑟瑟发抖,大人的世界实在太可怕了。刚才还谈笑风生,转眼间说翻脸就翻脸,说掀桌子就掀桌子。

      王怜卿走了几步,忽然又转回身,冷冷得说:“如果你需要钱,我有一百两积蓄,再找妈妈暂借一百两,总共二百两可以借给你使用。你打个欠条!”

相关阅读More+

抗日之暴力军团

千煌

刘备的日常

熏香如风

神话版三国

坟土荒草

贞观俗人

木子蓝色

超凡兵王

8难

大明镇海王

中华田园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