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曾先生的身影就要消失在学堂门口,秦德威对徐世安说:“请三公子稍等,我先去去就来,然后一起打道回府。”

      徐世安此时已经陷入了深刻的人生迷思,只随口应了一声。

      他隐隐感觉,自己似乎像是一个凑巧解开了恶魔封印的无知少年,或者是不经意将异次元邪能召唤到现世的菜鸡法师。

      秦德威匆匆忙忙向前追,一边深情呼唤“先生请留步”,一边飞步冲出了族学大门。

      听到这个声音,曾先生迅速转身,热情洋溢的问道:“你找我有何事情?尽管说!”

      秦德威诚恳的说:“先生!我想读书!”

      不知为什么,他总觉得,这种格式的话似乎跪在地上哭着说更有气氛。

      曾先生大喜道:“你若有此志气,那当然再好不过!以后你跟着徐世安来学堂,一样听课。

      若再有疑难之处,尽可问我。笔墨纸砚都先用我的,反正都是他们徐家供我的,不用白不用。

      对了,如果有必要,我晚上无事时,可以去找你授课。还有,你现在住在哪里?如果有不方便,可以来我这里住...”

      秦德威吓了一跳,没想到自己才说了一句话,曾先生一下子就全都安排得明明白白了。

      他赶紧打断了曾先生,说出自己的想法:“我虽有心,怎奈母亲不愿,当务之急是需要说服母亲。等曾先生得了空,还请...”

      曾先生转身就走:“读书乃至大事,还用等什么,现在就去找令堂。”

      秦德威连忙跟上,心里直犯嘀咕,这曾先生怎么似乎比自己还心急?

      一路话多,曾先生嘘寒问暖,让不习惯与人亲近的秦德威很不适应。

      眼看到了徐指挥家大门,秦德威没资格带人进去,只能拜托门子传个话,喊母亲出来说话。

      大概周氏正在忙碌,等了好一会才从大门出来,狐疑的望着曾先生与秦德威。

      曾先生上前一步,行个礼道:“小生数日不见周姐姐,心里...”

      站在后面的秦德威猛烈咳嗽,被打断的曾先生苦笑着拍了拍脑袋,想起今天还有正事,差点就忘了。

      “今天小生来见周姐姐,是为了威哥儿的事情来的。”

      周氏似乎有点不领情的说:“他的事情,与你有什么干系?”

      曾先生就说:“今日在学堂,小生发现威哥儿天赋惊人,文学优长,是个上好的读书种子。”

      秦德威满意的点了点头,对的,就该这样说。

      为什么要请曾先生来劝母亲,一来曾先生身份是族学老师,又是个秀才相公,说起读书方面问题当然有可信度。

      二来就是曾先生肯定会吹自己,就算为了讨母亲欢心也得吹自己!而且还是发自内心的那种。

      “那又如何?”周氏的反应很冷淡,完全没有别人家母亲听到儿子被夸奖后,那种兴高采烈的样子。

      这让秦德威十分奇怪,难道母亲大人并不爱自己?

      这不可能,想起母亲大人对自己的各种关心,虽然不一定是自己想要的,但关心也绝对不是假的!

      曾先生也有点搞不懂了,他作为一个老师,只要对学生进行称赞,家长没有不高兴的,哪有像周家姐姐这样冷淡的?

      但他肩负着约定,还得继续说下去:“所以我看威哥儿可以走读书这条路子,将来若有所成,不失为美谈也。”

      周氏突然柳眉倒竖,杏眼圆睁,白净脸庞气的发红,怒道:“好得很!你们一大一小,竟敢联手起来糊弄我!”

      秦德威和曾先生一起惊愕不已,这又什么情况?

      周氏数落着两人说:“当初算命的还说过呢,威哥儿乃是文曲星下凡状元之命,现在又怎样?连社学都读不下去了。

      你曾秀才的心思,我还能不懂么?说什么文学天赋,都是变着花样讨好我罢了!但这样的谄媚之言,对威哥儿没有半点好处的!”

      “不,并非如此!”秦德威叫道。

      周氏没理睬儿子,对曾先生很失望的说:“我原本敬你曾秀才是个诚实君子,却不料,你也学会了这等花言巧语。”

      “不!并非如此!”曾先生欲哭无泪的叫道。他当然有自己的小算盘,毕竟爱情是自私的。

      首先,称赞秦德威能讨好意中人,何乐不为?其次,秦德威如果跟着自己读书,那以后可以更多接触周氏。

      第三,如果秦德威将来要考试,那周氏就必须要脱离奴籍,那他就有机会得手。

      正可谓是一举三得,所以曾秀才才如此积极的帮助秦德威。可是万万没想到,反而偷鸡不成蚀把米,问题出在哪里?

      因为爱情又是充满猜疑的,周氏既然知道曾先生对自己有想法,那么曾先生的每一句话,每一次行动,都会用猜疑的目光去审视。

      在这种“有罪推定”的审视下,曾先生的言行自然都是抱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包括称赞自己儿子天赋,当然就不能相信了。

      秦德威扼腕长叹,穿越以来,大多数真正接触过自己的人,都认识到自己是个与众不同的特殊少年,为什么只有亲妈对此视而不见?

      曾先生垂头丧气,脚步沉重的离开了徐指挥家大门。秦德威爱莫能助,而且他也不可能主动提供帮助。

      “你对曾先生到底怎么看?我觉得曾先生为人还不错。”秦德威没别的意思,只是单纯很好奇,母亲心里怎么看待曾先生的。

      “很可惜,也只是人不错罢了。”周氏淡淡的说,又有点不甘:“连名字都那么难听!”

      这是个很中年的回答,而中年人的爱情,是基于现实主义的创作。大明一线大都市的爱情,不能没有米粮。

      秦德威好奇的问:“名字又怎么了?”

      周氏轻轻叹口气答道:“叫什么不好?偏偏叫险,你听听,险恶危险艰险,这是个好字么?”

      秦德威诧异的想了下,居然还有人用险来取名?曾险?

      不对!秦德威读了几遍这个名字,突然想到了另一个同音字,曾铣?!

      同时他脑子里冒出一句话:嘉靖二十七年,兵部侍郎、三边总制曾铣与首辅夏言一起被腰斩于西市,时年五十,天下闻而冤之。

      关键是还有一句:妻儿流放二千里...

      再想想从扬州来的曾秀才,又是喜好看兵书,似乎与曾大帅很对得上号了。

      “你又发什么呆?”周氏见儿子突然一动不动。

      幸亏现在只是嘉靖九年,秦德威回过神来,发自内心的说:“母亲大人当真目光如炬,那个曾秀才确实有点险,我突然有点后怕...”

相关阅读More+

花豹突击队

竹香书屋

三国重生马孟起

夏海苍松

刘备的日常

熏香如风

天唐锦绣

公子許

明朝败家子

上山打老虎额

从我是特种兵开始阅读变强

红箭军火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