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德威今天过得有点累,白天折腾,晚上也折腾。再回到榻上,倒头就睡着了,完全不认床。

    次日早晨,还没等睡够睁眼,周氏就闯了进来,强行把秦德威拍醒并拉起来。

    睡眼朦胧中,秦德威手里多了一个布包,就是昨天看到柳月拎着的那个布包。

    “别发懒了,今天陪着三哥儿读书去!”周氏兴冲冲的说:“帮着拿好东西!”

    秦德威不满的嘟哝说:“我又不是徐家下人,给他拎包作甚?”

    “徐家让你白吃白住着,你出点力气怎么了?这难道不是礼数?”周氏驳得秦德威哑口无言,他只能把布包接过来拿着。

    至少也不算是坏事吧,秦德威自我安慰,能蹭蹭徐家族学也不错,自己本来不就是想要读书的吗。

    不花钱,白跟着上课,挺好!

    拎着包站在大门里,又等了一会儿,才看到便宜奶兄弟从二门后面晃晃悠悠得出来。

    两人彼此问候一声,一起出了大门。

    走在路上,秦德威忍不住就问:“你为何不让柳月姑娘继续陪读?”

    徐世安很实在的回答:“就算是山珍海味,从早到晚的让你吃,你腻不腻?”

    秦德威无语,但这确实是大户公子哥的正常心态,美丽婢女也只不过是一件物品罢了,腻了就先放下。

    又跟着走了一段,秦德威感觉不对劲:“族学有这么远?我听说也不在这个方向。”

    徐世安回答说:“我们先去鸽子桥吃碗馄饨!那边有家特别鲜美,去晚了就卖没了!”

    秦德威还能怎么办,只能跟着去了,反正他没钱,不怕。

    直到这时候,秦德威才记起来,自己似乎还有八两银子的账没收...

    等吃完馄饨又赶到族学,早晨都快变成上午了。

    此时族学先生还未开讲,就坐在学堂门口看书,手边还放着戒尺,显然是准备堵住迟到的学生。

    秦德威有点惴惴不安,听说有些公子少爷在学堂里犯了错,都是陪读的代替挨打。这徐世安指定自己陪读,不会就是打着这个主意吧?

    两人走到学堂门口,这约莫三十岁左右的族学先生抬起头,一边拿起戒尺,一边正要说什么。

    徐世安却抢先开口道:“禀报曾先生,今日我换了陪读!”随即又指着秦德威说:“此乃我家周大娘的儿子!”

    曾先生听到徐世安的介绍,看了几眼秦德威,犹豫了一下,又放下戒尺。

    徐世安抓着还在熟悉陌生环境的秦德威,穿过曾先生这道关卡,快速闪进学堂,

    路过曾先生身边时,秦德威不经意瞥见曾先生手里那书的封面,上面赫然四个大字书名——武经总要。

    秦德威心神好一阵恍惚,这是一家正经族学吗?教书先生居然在看军事著作,别是武学学堂吧?

    忍不住又问徐世安:“你们徐家族学到底学什么?”

    徐世安对这个问题很诧异,还是回答说:“学堂还能学什么?无非四书五经那些。”

    秦德威指了指门口说:“那曾先生为何看武经?”

    徐世安笑道:“那只是曾先生的个人喜好,他还经常去隔壁那条街的京卫武学切磋呢!”

    秦德威对这种行为不知该如何评价,只能说这个教书先生太不正经了。

    正说着话,门口方向突然传来惨叫,秦德威转头看去,原来后面还有迟到的,正被曾先生按着暴打。

    “为什么刚才不打我们?”秦德威有一个发自内心的疑惑,已经产生了半天了。

    徐世安脸上露出极其暧昧的神色,只“嘿嘿嘿”的笑着不说话。

    秦德威不满地说:“你再卖关子,我就去直接问曾先生了。”

    徐世安连忙凑过头来,神秘兮兮的低声道:“曾先生喜欢周大娘,已经好几年了。”

    你连这种男女之事都知道?秦德威斜了便宜奶兄弟一眼,看来你也不是没开窍的傻小子啊,昨天真是担心了半天。

    等等,说的是周大娘?秦德威突然反应过来了,这周大娘不就是自己的亲妈吗!

    秦德威猛然惊悚,看向还在门口打人的曾先生,果然不是个正经教书先生!

    “他...怎么认识的?”秦德威很艰难的问出这个问题。

    徐世安感觉秦德威的反应很有趣,继续知无不言:“前几年我岁数还小时,都是周大娘带着我来族学上课,所以和曾先生就认识熟悉了,只是周大娘看不上他。”

    秦德威想知道的东西太多了,紧接着又问:“这曾先生又是个什么情况?”

    徐世安一边欣赏秦德威扭曲的表情,一边乐呵呵的回答:“曾先生不是咱们本地人,是从扬州那边过来的一个穷苦秀才。

    也没有别的生计,在我们这族学当个教书先生,混几口饭吃。听说有族里长辈很欣赏他,所以位置倒也稳当。”

    虽然秦德威很渴望得到功名,秀才是他梦寐以求的身份,不然也不会自称小学生。

    但也不得不承认,在南京这样的“京城”,一个无钱无势的普通秀才真的算不了什么。

    世官多如狗,乌纱满街走,冠带遍地有...这话用来形容南京城一点都不过分。

    就像徐夫人昨天所说的,徐指挥家这样的管差卫指挥,也才敢说自己是个中等人家。

    想起自己亲妈的性格,又看看房无一间、地无一垄的穷秀才,确实有可能是看不上眼...

    大人们的事情,小孩子就不要管了!

    看着奶兄弟那捉狭的笑容,秦德威又深深的感到,自己可能被利用了。“你让我来当陪读,打得就是这个主意?能帮你少点皮肉之苦?”

    徐世安打个“哈哈”顾左右而言他:“你说天天闷在学堂有什么意思,不迟到旷学还有什么乐趣。今早测试了一次,果然曾先生对你另眼相待,那以后...”

    秦德威突然想到,或许也可以利用曾先生帮自己一个忙?

    他昨晚就想到了一个法子,应该展现出“天才”之处,然后让母亲知道。

    这样母亲就会正视自己的读书上进问题,而不是满脑门的如何卖儿子心思。

    但这法子需要有合适的人打配合,曾先生应该就是一个不错的工具人,他肯定不会拒绝帮忙。

相关阅读More+

花豹突击队

竹香书屋

三国重生马孟起

夏海苍松

刘备的日常

熏香如风

天唐锦绣

公子許

明朝败家子

上山打老虎额

从我是特种兵开始阅读变强

红箭军火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