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秦德威并不是发呆,他只是心里一直在琢磨,这个叫柳月的婢女到底是什么动机?或者是谁指使她来闹这么一出的?

    听到母亲喝问自己,秦德威暂时放下疑问,挠挠头,神色茫然:“刚才我正要歇下,然后这个姐姐就敲窗户,要我开门。”

    柳月适时插嘴补充了一句:“三爷让奴婢去送东西的,呜呜呜。”

    秦德威没管她,继续说:“然后她说了一堆我听不懂的话儿。”

    柳月又插嘴:“奴家怕他新来不习惯,多说了几句安慰话,呜呜呜。”

    “这个姐姐说什么胸中有沟壑,问我想不想看。还说什么芳草萋萋啊幽谷溪流啊,又问我要不要探一探...”

    秦德威语气很淡定,用的是最一本正经的态度,就好像说着今天外面菜价几文钱一样的寻常话。

    所以东跨院出现了短暂的冷场,众人被秦德威这“童言无忌”雷得里焦外嫩。

    这些词句本来没有什么特殊意思,甚至还是诗词里常用的,怎么在秦德威这个语境下,如此猥琐?

    别人都尴尬死了,单纯质朴的少年秦德威仍然跟没事人一样,反正他现在的人设是不懂这些话。

    正所谓只要我不尴尬,那么尴尬的就是别人。

    正准备再哭一场的柳月姑娘也愣住了,感觉有点不对劲。

    随便是谁,遇到这种状况,难道不该是急于否认吗?这姓秦得小子怎么还顺着编上了?

    “这话到底是什么,我真听不懂的...只是学着说了一遍。”秦德威很傻很天真的说。

    学着?周氏突然有所感悟,立刻又指着柳月说:“老主母天大的恩典,让你伴随三哥儿去族学读书,你就跟着学了这种词句?”

    柳月大惊失色,下意识的就否认:“天大冤枉,奴家没有!”

    秦德威对柳月弯腰作揖。道歉说:“实在对不住了,在下不该说出来的,刚才一直也不想说。但是母亲有问,不得不答了。”

    但众人依旧恍然大悟,看秦家小哥儿毛都没长齐的样子,又是底层出身,哪能编出这种文人荤话,肯定是现学现卖的。

    那他又是从哪学的?他刚才只接触过柳月吧?

    至于柳月,她天天陪着三爷去族学读书,肯定有机会学这些文人荤话。再说少女比少年发育更早,成熟的也更早,懂得荤话也很正常!

    那么柳月跑到秦德威房间里说这些荤话,不叫勾引还是什么?

    所以刚才的真相可以脑补完毕了,八成是柳月跑过去勾引秦家小哥儿,等秦小哥儿把持不住后,又故意喊叫引来众人。

    柳月万万没想到,转眼之间形势变成了这样,姓秦的一个堂堂男儿,演戏演得比自己还狠!

    三言两语说来说去,自己反倒成了一个讲荤话勾引男人的浪荡货色!

    又被一干人等用暧昧的目光扫视,简直羞愤交加,假哭变成了真哭,趴在地上嚎啕起来。

    这时候,三公子徐世安也跑了过来,刚才柳月久久不归,他就找过来看看情况。

    徐夫人轰散了所有热闹的闲人,只将秦德威母子,以及徐世安、柳月等人带到前堂。

    “说!怎么回事!”徐夫人质问柳月。

    柳月跪在地上,哭着叫道:“老主母明察,奴婢是冤枉的!”

    秦德威上前一步,很害羞的说:“老夫人在上,其实我也对这位姐姐多有唐突...老夫人不要太过于怪罪她。”

    情势不知不觉反了过来,刚才柳月为秦德威“求情”,现在换成秦德威为柳月“求情”。

    对于细节,心累的徐夫人已经不想问了,也不在意了,无非都是底层互害。但基本可以判断,柳月大概是主动的一方。

    她现在只关心动机,再次喝问道:“没用的话不用讲了,你就如实招来,为什么要胡闹?”

    跪在地上的柳月已经崩溃了,伏地哭诉道:“奴婢还想与三爷一起去上族学!”

    秦德威莫名其妙,你柳月还想陪着三公子去上族学,跟我秦德威又有什么关系?

    于是又听到柳月说:“奴婢听说,周大娘已经暗中使力,甚至还对主母吹风,要拿她儿子换掉奴婢!”

    原来根子出在这!秦德威极其无语,看向自己的好亲妈,不吹不黑,您老人家可真是个深沉人物。

    你儿子这一身本事,还没去衙斗、朝斗、宫斗试试水,先被您老人家卷进了低水平宅斗!

    徐夫人对柳月斥道:“空穴来风,没影儿的事情,你瞎想什么!我知道你喜欢读书,但女儿家读那么多书又有什么用!”

    周氏迅速帮腔说:“又不是不让你伺候三爷了,以后不用出门,专心留在家里照顾三爷起居,这样也不行么!”

    秦德威发现了新状况,有点意思,看来这个柳月本身似乎也是想读书的人,并不是为了能多点伺候三公子的机会。

    徐夫人在心里比较了一下,柳月是家生家养的,比秦德威这个外人还是更亲近些。但秦德威又是心腹周大娘的儿子,也不好直接驳了周大娘的面子。

    于是她对徐世安问道:“我儿你自己说,你想要谁陪你读书?”

    听到这句问话,柳月登时也不哭了,满怀期待的望着小三爷。

    想想就知道,只要是个真正男人,当然是愿意找个漂亮可爱的婢女做陪伴了。所以徐夫人这句话,明摆着就是送分题!

    秦德威也能看出徐夫人的心思,但并不以为意。无所谓,爱谁谁,本来他也没兴趣当别人的陪读。

    上辈子看红楼梦时,被贾宝玉和陪读秦钟的事儿恶心的不轻,主要是秦钟也姓秦,所以对当陪读有心理阴影。

    徐世安先是看了看秦德威,又去看了看柳月,最后目光又回到秦德威身上,口中对徐夫人答道:“儿子想了想,还是请秦家兄弟陪读为佳。”

    卧了个槽!秦德威震惊的瞪大了眼睛,望着自己的奶兄弟。

    放着美丽的小姐姐不选,你心理有毛病吧?你也是十二岁,青春期到了,也应该开窍了啊!

    比秦德威更震惊的是柳月,她万万没想到,在三爷眼里,她的魅力居然还不如一个小男人!

    又一次输给了秦德威!在比拼女性特长的场景里,今晚竟然连续两次输给了这个男人!

    此子恐怖如斯!

相关阅读More+

花豹突击队

竹香书屋

三国重生马孟起

夏海苍松

刘备的日常

熏香如风

天唐锦绣

公子許

明朝败家子

上山打老虎额

从我是特种兵开始阅读变强

红箭军火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