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德威这时候可没工夫和叔父说笑,连忙三言两语把方才县丞厅发生的事情说了一番。

    秦差役脸皮抖了抖:“果然是个祸事。”

    顾琼枝不是很清楚内幕,只是纠结这秦小哥儿为什么拉着自己的手不放,从县丞厅一直拉着自己跑到了大门这里。

    虽然他年纪小,所以拉着手不招人注意。到底应不应该甩开?可是如果甩开了,会不会又让秦小哥儿不开心?

    听到“祸事”两字,她才回过神来,问道:“什么祸事?”

    秦差役和秦德威叔侄两个一起叹口气,本来是没什么问题的,打赢了顾娘子被陷害卖私盐的官司也不很要紧。

    回头再让顾娘子出点钱,秦差役帮着与董捕头说和说和就行了,正所谓花钱买平安。毕竟董捕头一年要害那么多人,也没指望个个都一定成功。

    再说打官司之前,秦差役是向董捕头透过气的,董捕头本人也没说不让,江湖礼节都尽到了。

    可是万万没想到,战神县丞如此刚猛,当堂把两个捕快打成半残,还要发狠革除差事赶出衙门。

    张、何两个捕快可是董捕头手下哼哈二将,不成想就这样折掉了!

    这下祸事就来了,董捕头肯定会迁怒到秦德威,或者说他也只能迁怒秦德威!

    因为董捕快身份本质上也只是个贱役,没有资格公开报复官老爷冯县丞。他如果想找回县衙四霸天的面子,就只能从秦德威这里找回来!

    对此秦德威欲哭无泪,什么战神县丞,简直就是一只黑到发亮的黑天鹅。

    自己的事业开门大吉,眼看要步入黄金上升期,就这样硬生生被打断了。

    秦差役略加思忖,当机立断:“你赶快走,我送你到你母亲那里去,你先在那边躲一阵子。”

    秦德威母亲周氏在徐指挥家里做奴仆,而这个徐指挥家是国公徐家一个远亲小分支,隶属留守右卫,负责西边城门的把总指挥。

    如果能躲进徐指挥家,董捕头只不过一个贱役捕头,绝对不敢生事。

    再说徐指挥府邸在北边上元县,不在江宁县范围内,董捕头势力也够不着。

    秦德威转头对顾琼枝说:“你最好也躲躲。”

    顾琼枝点头道:“我有个长辈姑母,在城西莫愁湖那边出家,我去她那里住着就好。”

    秦德威毫不犹豫的说:“好,你我暂作离别,等风波过去再见!快走吧,事不宜迟。”

    顾琼枝却站着没动,秦德威疑惑地问:“你怎么不走?”

    “你还拉着我的手呢。”小寡妇感到很困扰的说。

    秦德威不动声色的松了手,又对着顾琼枝拱了拱手告别,跟着叔父一起立刻往北而去。

    “秦家小哥儿!”顾娘子忍不住在背后叫了声。

    秦差役诧异的回头看了看,提醒大侄子说:“她在喊你,好像还有话想对你说。”

    秦德威头也不回,脚步匆匆,目光坚定,一往无前。非常时期,怎可有儿女情长之态?

    顾琼枝望着小少年远去的背影,轻轻叹了口气,状师报酬一共八两银子,还没有给他呢。

    整个南京城并不是规规整整的方形,大体上可分为三个部分。

    东部一片就是建国初期留下的老皇城,而其余地方则分成了两个县,南边是江宁县,北边就是上元县。

    留守右卫徐指挥府邸在上元县三元巷,到了门前,秦差役叫门,并对门子说明来意。

    不多时,就见到个三十出头的妇人从旁门里匆匆出来,生得白白净净,穿着发饰都整整齐齐,正是秦德威得亲妈周氏。

    她面上还带着惊喜神色:“你们怎的突然来了?”

    因为她这个儿子秦德威,内心一直很抵触母亲的仆役身份,从不愿意往这边来,没想到今天居然主动找过来了。

    秦差役就对大嫂说起了当前状况,秦德威在旁边看着。自穿越以来,只在刚醒时与母亲匆匆见过一面,现在还是陌生的很。

    周氏听完就忍不住抱怨说:“我早说过,衙门里太凶险,你们不肯听。”

    秦差役也很无奈,“只要小心行事,断然没有什么问题,谁能想到那县丞发了疯,完全不合规矩。”

    周氏没再说什么,这事儿也许是因祸得福。若非如此,儿子怎么肯离开叔父家投奔自己?

    依依不舍的把大侄子扔给了周氏,秦差役又匆匆回去了,后面他还要想法子平息事情,早点把大侄子接回来。

    看着儿子,周氏想了想说:“府里不能随便留外人,特别还是男人,我先带你去见见主母。”

    周氏是徐指挥家三公子小时候的奶妈,现在是内宅管事娘子,还是有点地位。

    她领着儿子进了府,然后从东夹道一直走到东北角的小庭院,十二岁少年又不是成年男性,顾忌相对小些。

    此时在小庭院里摆着些花圃,当中有个约莫四五十的妇人,正坐在藤椅上消闲,旁边又有两个婢女侍候着。

    那妇人正无聊,看到周氏又看到秦德威,开口笑道:“周大娘从哪找来的俊俏小哥儿?”

    周氏陪着笑说:“老主母说笑了,这是我在外面那个不成器的儿子,领来让老主母看看。”

    徐夫人大笑道:“让我看他作甚,我又没女儿!”

    随即又正色道:“你的心思我也清楚,但咱们这样中等人家,委实用不了多少下人,实在无法增添人口了。”

    秦德威在这个场合毫无发言权,听到这里忍不住心里卧槽了一声。他想起来了,亲妈一直有送自己当大户家奴的想法!

    他不禁开始怀疑,自己投奔亲妈是不是羊入虎口?会不会被卖了还要帮着数钱?

    “我怎会让老主母为难,今日并不是这个事情。我这儿子最近在外头闯了祸,所以想投奔我来躲几天,望老主母暂且收留。”

    徐夫人不以为意的说:“我记得外头东跨院那里,杂物屋里有张旧床,先去那里睡着。”

    “多谢老主母恩典。”周氏拉着秦德威一起谢道。

    徐夫人摆了摆手:“都是自家人,无须客气!”

    告辞了出来,周氏又领着秦德威往外面走。外东跨院挨着着大门里面,但并不与内宅相通,收留秦德威倒也合适。

    秦德威边走边说:“母亲!我并不想做这个家奴仆役,你不要替我寻思了!”

    周氏完全听不进去:“说什么傻话!在大户人家里当奴才只是听着不好听,论吃喝不愁有什么不好!

    如果这里没机会,我再委托老主母问问别家,他们徐家是出了国公的大家族,除了嫡系还有好多恩荫世官呢!”

    秦德威很无语,不会真是羊入虎口了吧?他心里很害怕,万一哪天一睁眼,就已经被亲妈卖掉了,那哭都没地方哭。

    赶紧用最坚定的口气说:“我绝对不会去做家奴,甚至还想让母亲赎身出来!将来如果我要考科举,母亲这身份也不行,趁早想法子脱奴籍为好!”

    周氏很生气,一记亲妈铁掌带着风声拍了过去。

    这次秦德威移形换位,轻巧的闪开了。

    掌法落空的周氏怅然若失,儿子终究还是长大了,已经开始有自己的主意了。

    早知如此,当年应该趁着儿子还不大懂事时,就寻摸个好主人家,把他发卖了。

相关阅读More+

花豹突击队

竹香书屋

三国重生马孟起

夏海苍松

刘备的日常

熏香如风

天唐锦绣

公子許

明朝败家子

上山打老虎额

从我是特种兵开始阅读变强

红箭军火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