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案之日到来,秦德威在县衙门口与顾娘子会合,然后一起来到县丞厅庭院等待。

    秦德威问道:“这两日,那些求亲的人骚扰过你吗?有没有按我说的去做?”

    顾娘子点点头说:“来了三个,都按着你吩咐,让他们去找杨博了。”

    作为被告的杨家叔公杨奇等人,以及旁证杨博,经过提前传唤今天也都来了,同样在等待。

    两边早已在方方面面撕破了脸。杨奇看到顾娘子,那叫断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杨博看到秦德威,那叫夺母之恨,不是仇人相见也差不多了。

    审案进程终究是比较慢,一直天色近午,才传他们上堂。

    此时小冯县丞已经有点疲惫了,刚才他花了半时辰时间,判决了一只鸡蛋的归属。东家说干活的母鸡是他的,西家说下蛋地点在他家...心累。

    但冯县丞仍强打着精神挺在公案上,在百姓面前,官员体面不可失,官员威严不可少。

    他大喝道:“杨奇可在?顾氏将你告到本官这里,准你上诉!”

    杨家叔公杨奇回话说:“当初唯恐顾氏将财物搬回娘家,或者改嫁他人带走,故而有族人上门抢夺之举!

    今有二老爷秉公明断,小的甘愿认错认罚,将所有财物奉还!”

    秦德威瞥了眼这杨奇,这也是个不简单角色,此时居然知道以退为进。

    这种主动认错认罚的姿态摆出来,冯县丞这种审案官往往就“不为己甚”了,大事化小小事化无,难道还真能按照入室抢劫来判?

    算了,反正重点也不在于这里,继续咬着没有多大意义,最核心问题还是那四家盐店归属。

    果然杨奇又主动反告道:“可我杨氏产业店铺仍在妇人之手,至今不肯归还,随时有可能流失在外!我族人无计可施,唯请二老爷明镜公断!”

    冯县丞不满的喝道:“这种事情,还用闹到公堂上来?千古以来自有成法,可于同族中择人,另立为继子!财产香火,一并承袭!”

    杨奇连忙又回复说:“我族中早有公议,选了杨博过继孝子,怎奈妇人不肯接受!”

    冯县丞又转向秦状师:“尔等还有何话可说?”刷得一下,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秦德威身上了。

    顾娘子虽然按照吩咐,一直在假装低头抹眼泪做姿态,但此时也全身发紧,这可能是今天最重要最关键的一次回话。

    大孝子杨博偷偷的抬起头,得意洋洋的瞅着秦德威。官老爷都要这么判了,看你秦德威还能如何!

    顾娘子就是他的娘亲,谁也夺不走!继子继承财产,也是天经地义!

    秦德威暗叹一声,正所谓,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他这个状师的对手并不是一个两个人,而是强大的传统习惯。

    还好这是人治的封建社会,主审官一念之间就能决定案情走向,只要能说服坐在上面的那个男人就行。

    秦德威缓缓提起手,指着杨博,嗤笑一声:“这样的人,也配为人子?”

    杨博愤怒的抬起头,私底下里骂也就罢了,到了公堂上还敢骂我?等继承了财产,定要花钱找几个打行棍徒,好生教训教训这姓秦的!

    公正严明的冯县丞拍下惊堂木,对秦德威呵斥道:“状师注意言辞,公堂之上不许撒野!再有犯戒,赶出衙门!”

    “二老爷有所不知,近日有县民匡正信、叶高杰、尹谷等人,前往顾氏住所,堵门求亲。”秦德威转向县丞,回话道。

    所有人都迷惑不解,这跟继子问题有什么关系?

    秦德威趁着冯县丞失去耐心之前,继续说:“三从四德,夫死从子。顾氏念及于此,便让这三人去找杨博,毕竟杨家那边已经指定杨博过继。”

    冯县丞点点头,这么做也是很合理的,很伦理很纲常,看来顾氏不是顽劣无礼之辈。

    “听说那三人后来都去找了杨博...”秦德威渐渐步入正题,开始说到大孝子杨博身上。

    杨博也没觉得什么问题,当初听说是顾氏让那三人来找他的,他觉得这是顾氏承认自己当儿子的好兆头,当然要热情接待了。

    就像家里来了客人,女眷不方便出面接待,当然要由男性负责招待了。

    而且那三人对他也是极好,还送礼送钱,说话又好听,何乐而不为?

    秦德威突然高声道:“小的请二老爷在上明鉴!那三人目的很明确,就是要娶走顾氏!

    而杨博以顾氏儿子自居,却为了母亲再嫁之事广收钱财,宛如奇货可居!”

    今日明明是个大晴天,公堂上却像是打了一道巨雷。

    秦德威再次指向杨博,面目狞狰的怒吼:“此举简直丧尽天良!这就是以子卖母,悖逆人伦!岂可言乎!”

    冯县丞被震得耳朵嗡嗡响,下意识拿起惊堂木,想拍下去判一个“咆哮公堂”,但还是没有出口。

    以子卖母,悖逆人伦...要不要这么狠?

    一直在演楚楚可怜姿势的顾娘子震惊得猛然抬头,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但还能这样解读?

    难怪秦德威前两天吩咐,让自己把几个求亲者打发给杨博,并暗示他们去讨好杨博,并给杨博一些好处。

    那几个求亲者八成是觉得,小寡妇担心继子会阻碍再嫁,所以才会让他们先去讨好杨博。以杨博贪财的性子,能不收礼收钱?

    秦德威长叹一声,手势换了个方向,又指向小寡妇:“可怜顾氏正考虑为亡夫守节,却不想继子还没到门,就如同禽兽,逼母再嫁,叫人情何以堪!”

    嗯,罪名不但有卖母,还多了一道阻挠寡妇守节。

    小寡妇忍不住偷偷瞪了小状师一眼,谁想守节了?她一个二十正青春的年轻娘子,才不想守节呢!

    秦德威瞪了回去。不,你想守,我说你想守节,你就是想守节!

    还有,谁让你抬头的?赶紧继续低头抹眼泪!演技差哭不出声是能力问题,只会瞪眼睛就是态度问题!

    瞪完甲方姐姐,秦德威手势再次转了回去,穷凶极恶的指着杨博大喝道:“你自己说,你还配为人子吗!”

    “我,我,我...”杨博已经傻了,结结巴巴的话都不会说了。

    也不只杨博,堂上杨氏族人全都傻了,这个小状师,年纪不大,可凶残的超乎想象啊。

相关阅读More+

花豹突击队

竹香书屋

三国重生马孟起

夏海苍松

刘备的日常

熏香如风

天唐锦绣

公子許

明朝败家子

上山打老虎额

从我是特种兵开始阅读变强

红箭军火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