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喷了一句,秦德威反而不说话了,站到一旁安静如鸡,这是身为状师的职业素养。

    客户可以闹情绪,但状师不能生气。或者说,如果不是出现能让客户情绪失控的事情,状师还怎么赚钱?

    当客户到了需要的时候,自然会想起状师来的。

    听着林账房三言两语,顾娘子才弄清楚发生了什么。

    原来县衙里有人抓到个从江面往南京城里贩私盐的人,然后此人指认聚宝门分店参与了私盐分销,随后就是封店和掌柜被抓走。

    秦德威咳嗽了几声,顾娘子没理他,只是又惊又怒的对林账房说:“尔等不会真背着我,干下了贩卖私盐的勾当?”

    林账房连天的叫屈,赌咒发誓说:“若有贩卖私盐之事,叫我们全家不得好死,天打五雷劈!”

    顾娘子只觉得莫名其妙的祸从天降:“那这又是怎么了?那私盐贩子无缘无故的陷害我们作甚?”

    随即又猜测道:“莫非是夫家那边人使坏?他们又是从哪里联络到的私盐贩子?”

    秦德威又剧烈咳嗽了几声,甲方爸爸终于注意到了卑微的乙方小状师。“小哥儿你有话就直说。”

    “这件事其实已经很明白了。”秦德威开口就不同凡响。

    顾娘子一脸狐疑:“你对盐业的事情只怕不懂吧?只听了几句就明白了?”

    “我或许没有你懂盐业,但是我比你懂衙门!”秦德威说:“这次手法,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有些黑心衙役,盯上某个良善人家后,会找些盗贼罪犯,直接指认这些良善人家为同伙,或者是销赃之人。

    然后这些黑心衙役就会以此为由头,来折腾良善人家,不死也得脱层皮啊。想想这个套路,与你们遭遇的事情是不是很像?”

    顾娘子和林账房所有所悟,果然是很相似的套路,本质上都是勾结和指使罪犯,故意攀诬栽赃别人。

    “不是衙门胥吏之流,谁能指使得动罪犯?”秦德威对小寡妇叹道:“所以幕后主事者很明显了,就是县衙里的人。

    至于为什么会盯上你,我猜是夫人你前段时间抛头露面,去了县衙里告状,让有心人注意到了,那些人觉得你身上油水丰厚,值得一试!”

    “这些混账东西!”顾娘子很生气,去告个状也能引来这些闹心事情,日子还能不能过了?

    林账房还算冷静,又赶紧问道:“那依这位小兄弟之见,接下来又会如何?”

    秦德威摇摇头:“这个就不好猜了,开局套路可能都差不多,但后续变化手段太多了。

    可能是故意在牢里折磨掌柜,放出消息,逼你们直接拿钱换人,这反而是最简单的。

    也可能会把掌柜的投入审理程序,然后从官府领了传唤牌票,吓唬敲诈你们其他人。

    也可能是故意拖延时间,让你们店铺无法开门,趁机强取你们店铺的股份...总而言之,取决于对方有多大的胃口。”

    随口一罗列,就有很多手段,让顾娘子脸色越发的难看。想起刚才秦小状师说过的话,又问道:“那小哥儿你可有法子解决?”

    秦德威深沉的看了一眼小寡妇:“得加钱。”

    顾娘子伸出五根细细白白的手指头:“五两!”

    如果说与夫家家产只是民事官司的话,这个被诬告贩卖私盐可就是刑事官司了,尤其是县衙里还有人使坏的前提下,加钱也可以理解。

    秦德威先是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意思不明。“解决这个官司容易,我拿五两足够了。但是解决幕后之人难啊,还得加钱。”

    “还得加多少?”顾娘子问道,这会儿只要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秦德威答道:“我也不知道,或许五十两,或许一百两,或许二百两。”

    顾娘子惊呼出声:“你居然要这么多?聚宝门分店一年利润也就三四百!”

    秦德威翻了翻白眼:“不是我要这么多,是看那幕后之人要多少!这个钱是给那位幕后之人,等于是花钱买平安!”

    顾娘子纵然气愤,也莫可奈何,那可是衙门里的贱人,真想除恶务尽,先不说能不能做到,只怕付出的代价会更大。

    秦德威虽然还有正义感,但也没法做更多了。他现在这个身份,哪有资格和黑恶势力作斗争?能想办法解救出好人,让世间少一桩冤案就不错了。

    他脑子里大体已经有了方案:“总而言之,先把两件官司解决了,反正明天是放告日,我要去趟衙门。”

    两个官司,一个二两一个五两,合计七两收入,美滋滋。

    “你不是还少算了一两?”小寡妇质疑秦德威的数学能力。

    秦德威又算了下,两个官司,二加五等于七,并没错。

    “你说过的一劳永逸,永绝后患呢?”小寡妇感觉快崩溃了,自己怎么会有这么多麻烦,多到别人都记不清了!

    哎呀,竟然把那个一两外快忘了!小状师拍了拍脑袋:“这个事简单,今天明天他们再来向你求亲,你就告诉他们,让他们去找杨博!然后我告诉你怎么说话...”

    顾娘子感觉实在跟不上思路了:“为什么让他们去找杨博?”

    “因为你们女人家的三从四德里,夫死从子啊。”秦德威高深莫测的说。

    见小寡妇精神恍惚,有点承受不住的样子,秦德威又好心安慰说:“夫人暂且安心,明日放告,后日审案,只要再熬两天,让你大部分烦恼都烟消云散。”

    顾琼枝了无生趣的说:“你说的能是真的么?”

    秦德威信心十足:“当然是真的,收你八两银子,必定让你物有所值!”

    这小少年仿佛是目前唯一的希望之光了,顾琼枝感觉自己需要一个依靠,突然伸手抱住了小少年,可惜因为身高原因,双臂只能拢住小少年的脑袋...

    所幸这时候林账房已经走了,堂中除了小寡妇的贴身亲信婢女,并没有其他人。

    虽然被突然抱住了脑袋,虽然呼吸不太顺畅了,但敬业的小状师还在冷静的思考案件:

    “对了,你与夫家争家产,底线到底是多少?说实话,你这个状况,将家产全部留在手里是不太可能的,肯定要让一些出去...”

相关阅读More+

花豹突击队

竹香书屋

三国重生马孟起

夏海苍松

刘备的日常

熏香如风

天唐锦绣

公子許

明朝败家子

上山打老虎额

从我是特种兵开始阅读变强

红箭军火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