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中饥饿,还没有蹭到午饭、又被怀疑开车的秦德威现在很暴躁,他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大门边,用力掀开大门,果然就看到那个杨博站在外面。

    而杨博正扯着嗓子,隔着院墙喊娘亲,冷不丁就看到大门忽然打开了,心头突然就是一喜。

    莫非自己精诚所至、水滴石穿,每天坚持过来请安,终于获得了小婶娘的认可?不对,现在不是婶娘,是亲娘了!

    家财没有万贯也有千贯的娘亲,那可真是太亲了。

    “无耻之尤!”秦德威对着还没反应过来的杨博大声呵斥。

    正要陷入认母美梦的杨博看清来人,顿时大吃一惊:“你怎的在这里?”

    前几天,秦德威对他说过的“夺取气运”这句话,仿佛有一种魔力,在他脑海中始终挥之不去。

    今天再见到秦德威,这句话又从脑海中弹出来了,难道秦德威想把他的金钱气运也要夺走?

    不!杨博顿时勃然大怒,指着秦德威喝道:“我只不过骂你是个没爹的野种,你却竟然想当我爹?究竟谁更加无耻?”

    这次轮到秦德威发懵了,什么叫想当你爹?这话信息量有点大,需要仔细捋一捋。

    又缓了一缓,秦德威终于反应过来了,这杨博竟敢质疑自己身为状师的职业道德?

    于是秦状师做出了最强力的反击:“当爹总比你想当儿子好!”

    杨博惊叫:“你果然有这个心思!”

    顾娘子站在门里,听外面越吵越不像话,伦理梗没完没了,简直气也打不出一处。

    姓秦的说是出来打发人,就是这么打发的?

    忍无可忍,顾娘子也亮了相,并呵斥道:“滚!”

    秦德威吓了一跳,又仔细看了看,顾娘子是对着杨博说的,这才放下了心。

    但被呵斥的杨博却不为此恼怒,仍然对着顾娘子行个礼:“娘亲不要气坏了身体,我午后还有事情,问过安就先走了。”

    秦德威只觉得辣眼睛,一个十二三岁少年对着二十来岁的大姐姐叫妈,简直不堪入目啊。

    只听杨博继续对顾娘子说:“不过此人阴险狡诈,卑鄙无耻,娘亲万万不可信任他!”

    顾娘子板着脸问:“别乱喊!你此言当真?”

    杨博敢用自己灵魂来担保:“千真万确,我亲自深受其害,娘亲不可不防!”

    “那就真真太好了。”顾琼枝说:“另外再说一次,不许乱喊我娘亲,我没答应!”

    杨博愣住了,怎么就太好了?说秦德威阴险狡诈卑鄙无耻,难不成还是好话?

    “娘亲!你怎能如此糊涂?”杨博苦口婆心的劝道。

    顾娘子懒得再说什么。不阴险狡诈卑鄙无耻,怎么打得赢官司?对状师而言,这难道不是美德?

    秦德威在旁边幽幽叹道:“我总算知道,为什么杨家选了你杨博来过继了,因为你足够蠢啊。”

    杨博非常讨厌被秦德威鄙视的感觉:“呸!你这话道理上就不成立,选人都是选聪明俊秀的,哪有故意选蠢人的?”

    切,秦德威不屑的想道,还想跟我讲道理?不知道我在网上练过十几年么?我吵不过婶娘蒋氏,难道还喷不过你?

    “因为你够蠢,所以先让你继承财产后,你那些同族亲戚就可以从你手里骗取侵吞!换个聪明人来,反倒难办了!”

    这话实在太恶毒了,甚至还很诛心,不但侮辱了人格,还侮辱了智商,攻击性很大。

    杨博不禁呆住了,难道同族长辈让自己出面当这个过继孝子,真的存了从自己手里抢钱的心思?真的是因为自己足够蠢?

    一旦杂念多起来,就没心思问安和吵架了,迷茫的离开了顾娘子宅院门口。

    秦德威略略找回了一些被婶娘蒋氏打掉的自信,又摇了摇头:“此人当真是个令人厌恶的货色,既无知又蠢。”

    顾娘子无语,这杨博毕竟也才十二岁,跟你秦德威比起来,同龄人谁不是既无知又蠢?

    想到自己的处境,顾琼枝又烦恼的叹口气:“不只是这杨博烦人,此外还有好几个厚颜跑过来求亲的,天天上门骚扰,简直烦不胜烦!”

    秦德威连连感慨,寡妇门前是非多,有钱寡妇门前是非更多。金钱的魔力就是这么大,足以扭曲很多人的人性。

    “要不要我帮你解决掉他们?”秦德威先指了指杨博背影,然后做了个手刀下劈的动作,阴森森的说:

    “连带那几个求亲的人,一劳永逸的解决了,让你永远不再会被他们烦恼!”

    顾娘子顿时感到毛骨悚然,难道秦状师除了阴险狡诈卑鄙无耻,还有狠毒凶残的一面?就为这还要弄出人命?

    她很克制的,小心翼翼的质疑:“这不太好吧...”

    秦德威奇怪的看了眼小寡妇:“为什么不好?你不想解决麻烦吗?”

    顾娘子还是很克制的继续质疑:“也不是不好,我的意思是怕你做不好这种事...”

    秦德威极度不满的说:“你这是怀疑我的专业技术?”

    顾娘子很抗拒的说:“不是妾身不相信你,只是一下子好几个人,很难完全不留线索,万一牵连到你我...”

    什么线索?什么牵连?怎么听不明白?秦德威也懒得多想了,直接说:“反正这事得加钱,一两银子,我帮你解决了!”

    小寡妇花容失色:“才一两银子?!”一两银子几条人命,这价格...不是她没有人性,客观说这价格真有点离谱啊。

    才?竟然还觉得收费低?秦德威也大吃一惊,难懂自己低估了顾客消费水平和自己的专业价值?

    忙前忙后帮着打官司,才收费二两啊,顺带解决点小麻烦,收费一两已经很贵了吧?

    这时候,一个三十多岁的长衫汉子又来叫门:“东家!不好了,店里掌柜的被抓走了,说是店里贩私盐!”

    什么?顾娘子暂时抛开秦德威,急忙让婢女把外面来人放进来,进一步询问情况。

    前文提到过,顾娘子掌管四家大盐店,与夫家宗族主要争夺的家产就是这个。而现在叫门的人是四分店之一聚宝门分店的账房先生林水清。

    刚才店里突然来了几个衙役,以涉嫌贩私盐的名义强行封店,还把掌柜带走了,林账房就慌忙来报信。

    秦德威在旁边趁机推销业务:“本人精通律法与衙门关节,可以帮着顾问咨询,有必要时,可以代理与官府沟通,不过这事还是得加钱。”

    麻烦一个接一个出现,旧的还没去,新的又来了,小寡妇头大如斗心乱如麻,发泄般的对秦德威呵斥了一声:“别添乱!”

相关阅读More+

花豹突击队

竹香书屋

三国重生马孟起

夏海苍松

刘备的日常

熏香如风

天唐锦绣

公子許

明朝败家子

上山打老虎额

从我是特种兵开始阅读变强

红箭军火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