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天色已暗,但徐家人早有准备,点起了火炬明烛。满园光影交错,仿佛进入了另一种氛围,暗示着更加欢愉和暧昧的时刻到了,俗称第二场或者夜场。

    还是冯双双控场经验丰富,连忙接过了话,帮着王逢元还击说:“你不过一无名小辈,欲借王公子扬名而已,这点心思谁看不出来?”

    然她又迅速对王逢元说:“玉器不与瓦罐碰,公子切勿与小人纠缠不休,平白失了身份。”

    王逢元本来就懒得搭理小人物,闻言借坡下驴,甩了甩袖子走人,去了会场另一边。

    冯美人也赶紧走人,重新回到主堂去,她心里还在发虚,不敢留在这里了。

    目送师姐和王公子来了又去,王怜卿刚才是提笔傻站着,现在却是站傻了。

    秦德威喷师姐,她可以偷笑,但秦德威再怼王公子,她可就不敢笑了。这小哥儿真是疯了,难怪刚才发傻说“挡了王逢元的道怎么办”?

    这哪里是挡道啊,简直就是绿林好汉劫道!

    “我刚才念的诗句,你写完没有啊?”秦德威上辈子小镇做题家出身,最烦的就是拿了资源还要装逼的明日之星,比如王公子这样的。

    他回过头来,看到呆头鹅一样的王怜卿,又催促说:“别在这发癔症,如果写完就赶紧就交上去。”

    王美人已经如同行尸走肉了,拿着诗稿交了上去,又默默的回到秦德威身边,一言不发。

    秦德威左顾右盼,皱着眉头的说:“这里人多,吵闹得头疼,还是回刚才那里等候吧。”

    随即两人又回到了刚才的席位上,从喧闹的诗稿会场,重新隐入了婆娑的树影里,暂时躲开了大众视线。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王怜卿绝望的质问。

    秦德威叹口气:“你们是不是都以为我刻意针对王公子?其实只是一个巧合。”

    “什么意思?”王美人没有明白。

    “说实话,我压根儿没在意王公子,我是靠作品说话的人。但他非要自己跑过来,我能怎么办?当然是一脚踢开。”

    王美人只觉得秦德威目中无人到了极点,你一个破落小厮,竟敢如此张狂。关键是还拉着自己一起上了贼船,最后要是倒了霉,自己也跑不掉,

    本来今天丢人现眼成了笑话,她都认了,等过了今天又是一条好女!但现在被秦德威这样搅弄,影响肯定不止今晚了,弄不好三五个月内都是笑柄人物。

    先前此人还自信满满的要带飞,结果却是一个真大坑!

    此时王美人已经没有眼泪可流了,这是一个上天派下来惩罚她的小魔头。一定是因为前几天烧香不诚心,所以神佛们要惩戒她。

    看来两条腿也不够了,还得再加一只手才能泄愤。

    王逢元王公子回到了属于自己的小圈子,就像是如鱼得水,进入了一个舒适区。

    这里个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他还是喜欢这里。至少不会有刚才那个小厮一样,尖酸刻薄可恶至极的人物。

    好友们也纷纷开口劝慰王公子:“王兄弟勿恼!这等人到处都有,无非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你理他就输了!”

    “王兄弟乃诚实君子,不用与无知小儿辈做口舌之争。那些些须鬼蜮伎俩,哪能上得了台面?”

    王逢元对大家拱了拱手,阐明心志:“多谢诸位老兄劝慰,在下省得!方才在下亦有所悟,吾辈文人归根结底,还是要靠作品说话,使用小手段绝非正道!”

    他说这些话其实是为了挽回形象,毕竟他刚才表现的进退失据,相当不理想。

    朋友们也很捧场的喝彩:“王兄弟所言有理,士人立身之本,还是手中之笔,所读之书!”

    也有人提前吹捧说:“我看过王兄弟的诗稿,真是精妙无比,我料今日必定是王兄弟夺魁!”

    其乐融融时,突然主堂方向有人高声喝道:“今日评定揭晓!”这消息像波浪一样,一波又有一波的扩散到园中每一个角落。

    头名诗词已经被张贴出来,距离主堂近的人,自觉还有几分希望的人,率先簇拥着来到张贴诗文的影壁那里。

    王逢元和他的好朋友们也奋力挤了过去,抬头张望,直见上面诗稿全文如下:

    “嘉靖九年春,余见东园之盛,思汉唐之音,又闻有明公来镇南京,再追先人之余烈,有感而制曰:

    金陵此日称京洛,首数东园势参错。

    江水建瓴西绕园,淮流如带东萦郭。

    天中双阙双芙蓉,地上五楼五鳷鹊。

    东园公子乃何人?旧祖开国新卫霍。

    ——小学生戏作,王怜卿代书。”

    王公子像是当头被打了一棒,两眼发直,愣愣的不知所措,这首诗从哪冒出来的?彷佛有一个魔性的声音在脑海中来回荡漾——你今晚拿不了第一!

    刚才自己为挽回颜面,鼓吹说文人用作品说话,可是自己的作品呢?

    不过其他人看完这第一名的诗稿,全都惊讶不已。

    大家都有鉴赏能力,这首诗词的确是好诗,水平不到的也不可能公然点为头名。但最大的问题,或者说最大的疑惑是,为什么头名会是它?

    好诗好词肯定不只一首,比如王逢元的作品肯定也不差,但为什么头名是这首,而不是王公子的?王公子的老师还在主堂里面坐着呢!

    所以这里面一定存在着密码,能解开这道密码,才算是掌握了做题的真正精髓!

    一时间所有人在欣赏之余,都在冥思苦想,这诗稿里到底有什么神乎其神的奥妙?竟然能直接碾压了王公子?

    另外,这“小学生戏作,王怜卿代书”的落款,很是别致啊...作者连个名字都不屑于留下吗?

    秦德威捅了捅王美人,“那边公布结果了,不去看看吗?”

    “不去看了,此时夜色已晚,奴家要告辞了。”王美人毫无感情的说。

    还看什么看,丢人丢的还不够吗?早点回去,让护卫去联系下棍徒打手才是正经事。

    她的心已经死了,再厉害的乐师,也弹不出她的悲伤,殇情,葬爱,残魂,泪已经流干,今晚的月亮格外冷...

    突然有徐家的仆人在主会场那边高喊:“王怜卿在哪里?老爷们请你上堂!”

    “啊?”王美人听到主人家呼喊自己,还邀请自己进主堂,登时就懵住了。惊喜来得如此突然,让她有点儿不敢相信。

    肯定是邀请啊,没听到那仆人说的是“请”吗!

    今天这个雅集,主堂那边才是真正的核心主会场,无论士人还是交际花,能登堂入室才是身份地位的象征。

    “我...”王美人感觉枯竭的双眼又可以生产泪水了,下意识的张开双手,想和身边之人来一个香喷喷的拥抱。

    秦德威却很不凑巧的推了她一下,让这个拥抱落了空:“你可算得偿所愿了,又发什么呆?赶紧去吧!”

相关阅读More+

花豹突击队

竹香书屋

三国重生马孟起

夏海苍松

刘备的日常

熏香如风

天唐锦绣

公子許

明朝败家子

上山打老虎额

从我是特种兵开始阅读变强

红箭军火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