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德威从东园中出来,借着月色,看见还在乌衣巷口兢兢业业站班的叔父。

    已经吃饱喝足的大侄子心疼了叔父几秒钟,他也想过从园中带点吃食出来,但是没有容器,同时也实在拉不下那个脸。

    秦德威走到叔父面前说:“里面快结束了,咱们赶紧回家吧。”

    秦差役就问了句:“威哥儿你在里面过得如何?”

    秦德威如实回答:“我写了首诗,拿了第一,然后就出来了。”

    “又在这胡说八道!”秦差役完全不相信:“听说第一名有重奖,那东西呢?”

    对此秦德威也很无奈啊:“奖品就一个画儿,饥不能果腹,冷不能御寒,还不能拿了就卖,除了招人眼红有何用处?所以我就没要!”

    你吹,你接着吹,你怎么不上天?秦差役拆穿说:“若是头名诗魁,应当在里面享受荣光,怎么一个人悄悄跑了出来?”

    秦德威自然也有一番解释:“我才十二岁,根本不用太着急。而且小小年纪没多少自保能力,一下子成为众矢之的未见得是好事。

    再说这叫运营策略,先保持一定神秘感,慢慢凝聚声望,时机到了自然水到渠成。”

    “你说得忒逼真,连我都快相信了。”秦差役又想起下午在乌衣巷口发生的事情:“另外,你怎能那样对待杨博?”

    “那有什么办法?想获得资源,要么上面有人给,要么从同类人手里抢。”

    秦差役十分忧伤的叹了口气,这大侄子自从退学之后,发了场高烧,突然就心性大变。

    他可以毫不脸红的说着各种浮夸大话,可以熟练使用着心机手段。

    “你就不能本本分分做人,然后跟着叔父我安安稳稳当差么?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我都有点害怕。”秦差役苦口婆心的说。

    秦德威对此回应说:“人总是要变的,不变就永远没机会,难不成就甘心于贩夫走卒之中么?”

    这个时候,一辈子安稳底层的秦祥终于弄明白大侄子的心境了,原来大侄子的那个士人之梦还是没有放下啊。

    秦差役突然埋怨自己:“是叔父我没本事,撑不起你飞得更高,让你不得不学坏啊。”

    秦德威也是有良心的人,哪能真不知好歹,连忙宽慰说:“不,叔父待我已经极好,我已经别无所求。”

    他这穿越者带这么大的金手指,如果不去努力读书上进混圈,那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再说未来几十年嘉靖、万历时期,算是文官政治最好的时代了,文官集团的势力也达到了顶峰。

    也是党争进一步激烈乃至于异化的时代,只要能进圈,会喷人,那就肯定在庙堂立有一席之地。

    说到喷人,经过后世乌烟瘴气的网络吵架训练,再加上这辈子再学学儒学经典当素材,谁能是他的敌手?指不定喷着喷着,就成了某党领袖了。

    如今秦德威刚从东园夺魁出来,正是自信心巅峰的时候,哪能听得了叔父的劝。

    叔侄两人回到家里,秦差役推开自家院门,正要迈动步子进去,却又像是被一堵墙拦住了,直接卡在了院门里面。

    秦德威站在叔父后面,透过缝隙向前看去,发现有个膀大腰圆的中年妇女,横眉怒目的叉着腰,宛如女金刚般,威风凛凛的堵在院门里面。

    秦家院子很小很小,这女金刚站在院门里面,仿佛就能把整个院子填满。也难怪秦差役像是画面定格一样,被卡在了门框里进退两难。

    女金刚气势汹汹的发问:“你一天不见人,到哪里去了?”

    秦差役解释了一句:“这不是带着侄子上衙门去散散心,又领着他去了去东园开开眼。”

    原来这女金刚就是婶娘蒋氏,又问道:“有钱拿回来么?”

    秦差役如实回答:“没有。”

    女金刚立刻就指责说:“没钱回来作甚?自家的事从不见你如此上心,让你去帮女儿找个媒婆说亲,你想了没有?整日里没个正事,就知道操别人闲心!”

    秦差役就不满了:“怎能这样说话?自家侄儿怎么就是别人了?”

    听到这话,蒋氏突然就发了火,“我这样说话怎么了?白养了你这侄儿十年还不够么?白吃白住还对不住你那好嫂子么?

    就连去社学读书识字,也让你这好侄儿去了!你这老糊涂的东西,你到底有没有分清楚里外!”

    秦德威有点不乐意听了,什么叫白养啊?什么叫白吃白住啊?那什么秦淮四美,那什么王公子,被他喷完后都没敢这样说话的。

    他对蒋氏说:“当初我母亲迫于生计,卖身给贵人家里作奴仆,但把卖身钱给了叔父的,如何能说我是白吃白住?”

    “算了算了,别说了别说了。”秦差役脸色大变如临大敌,这大侄子真的飘了,竟然敢和蒋氏吵嘴。

    他赶紧拦着秦德威,“都是自家人,少说几句。”

    “哟哟哟,这回子醒过来,居然还学会牙尖嘴利劲儿了。”蒋氏被秦德威抢白后,仿佛燃起了熊熊斗志,战斗力指数肉眼可见的成倍暴涨!

    只听她立刻还击道:“你倒是想的真仔细,但你也别忘了,常言道,生恩不如养恩!你母亲贴补的那些钱,就算抵消了养你十年的花费好了!那么这养育之恩,又该怎么算!”

    秦差役脸色再变,反过身来又拦着自家婆娘:“你也少说几句!都是自家人,自有亲情在此,不需要算计那么多!”

    蒋氏连连冷笑:“是谁先算计的?是你这好侄子要仔细算账的,你看看你看看,他都要开始计算他母亲贴补的账目了!如果算出的花费没有那么多,是不是还要倒找给他!”

    秦德威极力反驳:“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你这简直强词夺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委实不可理喻!”

    蒋氏的话宛如连珠炮般射向秦德威:“你什么你!你也不想想,我们家养谁不是养,为何偏生就养了你?

    这里面恩情,你根本就不在意,只会记得你母亲贴补那点儿钱财!

    小小年纪才十二岁,毛都没长齐,心思就这样重了,竟然知道跟亲戚算计钱财得失,如果再长大些,那还了得?”

    秦德威只觉得眼前发黑,胸口不停的气血翻涌。

    “好侄儿,听叔父一句劝,可不要再说了!”秦差役真的大惊失色了,连忙上前拉住秦德威,强行拖着他就往屋里走。

    好好苟活着不好吗,还敢去招惹河东狮,人飘也不能这么飘。

    惨败的秦德威靠在叔父那并不雄壮的肩膀上,潸然泪下。

    真是人外有人山外有山,他竟然连个家庭主妇都没喷过,还谈什么帮人打官司,还谈什么参与庙堂党争。

    罢了!罢了!

    秦差役怕大侄儿想不开,连忙安慰道:“你婶娘那边蒋家大哥去世了,留下了个侄儿,你婶娘想让她那娘侄儿跟我做公差。

    但我一直想着把这差事留在咱们秦家,所以你婶娘最近有火气,你忍一忍,小不忍则乱大谋。”

    “叔父,我求你了,你就把这差事让给那蒋家大兄弟吧!”秦德威苦苦恳求。

    为了一个自己根本不想要的东西招惹强敌,绝非智者所为也!

相关阅读More+

墨唐

将臣一怒

红楼春

屋外风吹凉

重生世子爷

虚度人生

醉迷红楼

屋外风吹凉

重生南非当警察

鲇鱼头

抗日之暴力军团

千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