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干抹净之后,秦德威进入了贤者时间。

    不对,是吃饱喝足之后,秦德威开始考虑更高层次的问题。比如,怎么把身边这个王美人赶走?

    女人实在是太烦了,缠着他不停问东问西,可秦德威并不想谈论自己的隐私。

    而且她还时不时的帮自己擦擦嘴,或者摸摸自己的手,表现得如此亲近,如此不避嫌疑,可大家有这么熟吗?那么多人在边上看着呢!

    再说今天还有重要任务,想抄诗词发布成名,总得先弄明白主人有什么喜好,具体怎么走程序吧?

    关键是也不知道这王美人到底脑补出了什么,秦德威和她在一起时,总感到有一股莫名的压力。

    两人各怀鬼胎,不,各有心思时,突然又另有一道香气靠近了。秦德威抬头看去,却见一个高挑秀丽的绿衣女子站在了旁边。

    其容貌也是一等一的殊色,眉如黛,眼如波,一柄象牙小折扇在手里晃来晃去,不知不觉便能让人心笙摇动。

    绿衣女子没把小少年放在眼里,对着王怜卿先开了口:“王妹妹原来你在这里,叫我一顿好找。”

    王怜卿也答话说:“啊哟,冯姐姐又怎么会想到了我?”

    虽然听到二人以姐妹相称,但秦德威却感受到了浓浓的塑料味道。

    绿衣女子瞥了一眼小少年:“啧啧,王妹妹你品味真是越来越一言难尽了。如此盛会,你就选了这么个野小子作陪?”

    她们这样的交际花,如果不是主人家指定和老熟人约定,在雅集宴游上选人作陪也是有讲究的。

    选好了相当于搭顺风车涨名气,选砸了就自毁身价,所以每次选陌生人都相当于下赌注。

    王怜卿主动找上秦德威,赌得就是秦德威背后还有大人物...

    秦德威还不太明白这些内情,只是猛然听到这绿衣女子刻意贬低自己,心里忍不住就卧槽了一声。

    你们塑料姐妹撕逼,关我屁事?他不禁怒道:“你又是哪来的野女人?”

    绿衣女子却没理睬秦德威,连看都不看一眼,继续对王怜卿说:

    “我得到邀请,去主堂那边陪顾老先生。本想也带你一起上去,没想到你却如此自甘堕落,那我也帮不了你了。”

    王美人冷冷的答复说:“不劳姐姐费心。”

    绿衣女子扭身就走了,边走边对身边婢女说:“一会儿你留在外面打听打听,王怜卿身边的那个男子是谁?”

    从头到尾被无视的秦德威愤怒的对王美人问:“此人到底是谁?”

    王怜卿叹了口气:“这是跟我同门学艺的师姐,名唤冯双双,现在是我们行院人家的四大名姬之一,就是人们常说的秦淮四美。”

    原来是四大顶流女艺人之一啊,难怪如此目中无人,秦德威又好奇的问道:“你长相也不比她差,又是师出同门,想必歌舞词曲技艺也差不多,怎么四美之中没有你?”

    想到往事,王美人不禁郁郁寡欢起来:“前年文征明从吴门来金陵游览,是冯师姐全程陪同,故而一战成名,跻身四美之列。”

    文征明可是声名赫赫的江南四大才子里唯一活着的,是弘治、正德两朝文化大爆发的最后余晖,能陪文征明那当然就是业界地位的象征。

    “所以她今日才能登堂入室,而奴家却只能在这里...当然能得见小哥儿也是荣幸之极,也是奴家的大造化哩!”

    说着说着,王美人就有点自怨自艾,幸亏最后高情商的转折了一下,不然秦德威也要拂袖而去了。

    终究少年气盛,他还是忍不住暗暗讽了一句:“你们师出同门,然而却是她去陪同文征明,说明你还是技不如人啊。”

    王美人咬着银牙说:“当初本来是要奴家去的,但是却被人下了药,连续病了数日!”

    要是这样,秦德威只能聊表同情了,并感慨一句“贵圈水真浑”!

    只是...这王美人把遇到自己,视为堪比遇到文征明的大造化,这总觉得哪里不对。

    只见王怜卿深情款款的注目着小少年,白生生的嫩手又摸了过来,声调带着几分哀求说:“小哥儿,姐姐如今已经没有其他办法翻身了,只能靠你了。”

    秦德威心里又是一句卧槽,他今天只是计划自己凯瑞,可没从想过要带飞别人啊。

    可是实在架不住女法刺的贴脸施法,他忍不住问了一句:“你想让我怎么办?”

    王美人大喜特喜,可算是等到这一句了,连忙就请求说:“只要你跟你家大人说几句话就行啦。”

    秦德威只想捂脸,他家大人...还在外面巷口站班呢,王美人你确定想去和穷苦中年衙役厮混?不是他看不起叔父,叔父大人绝对是生命不能承受之重啊。

    现在秦德威终于可以确定,这王美人脑补的是什么了,肯定误会自己有个大佬靠山。

    不能再继续这样下去了,不然这个美人只能越陷越深!

    秦德威很坦诚的实话实说:“其实我真的只是个混进来的人,我叔叔是个县衙差役,还在园子外面站班。”

    “你叔父做什么不要紧,奴家不介意。”王怜卿也很诚恳的说。只要你是王尚书的随从,或者是类似的大人物,其他都无所谓的!

    秦德威头大如斗,人长得太帅也是麻烦,怎么就说不清楚。早知道就不贪图吃喝跟着王美人上席面,如今甩也甩不掉。

    其实在这样的大规模雅集上,美人同样也是令人瞩目的稀缺资源,更别说还是一个与小书童厮混的美人了。

    杨家秀才正和几个好友谈天说地,但可惜都是男的,未免稍稍有些乏味。

    不经意间,杨家秀才突然瞥见,自己带进来的那个卑微小厮,此时竟然正与大美人贴身坐在席间,就差耳鬓厮磨了...

    他惊得眼珠子都差点掉了下来,真真是活见鬼,可这踏马的又是什么鬼?

    “那不是王怜卿王美人吗?上过秦淮名花榜的。”有同伴指指点点说。

    “奇哉怪也,她怎么和一个小厮混在一起?”这个问题所有人都在想。

    杨秀才只觉得荒谬绝伦,自己堂堂一个秀才相公,只能在这边和三五知己口干舌燥,而那个卑鄙小厮却能跟名花榜大美人软玉温香?

    一定是哪里出了差错,作为带人进园的他,有责任去纠正这个差错!于是杨秀才对着好友们说了句“我去去就来”,然后就朝着秦德威走了过去。

    “你在这里作甚?谁让你上了席面的?”杨秀才口气厌恶的对秦德威问,可是眉眼去不停的朝着王美人方向瞅。

    秦德威仿佛久旱遇甘霖,深情的打了个招呼:“杨兄!”

相关阅读More+

花豹突击队

竹香书屋

三国重生马孟起

夏海苍松

刘备的日常

熏香如风

天唐锦绣

公子許

明朝败家子

上山打老虎额

从我是特种兵开始阅读变强

红箭军火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