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衣巷口,有点冷场,集体沉默,没人说话。

    秦德威觉得气氛略微别扭,决定再活跃一下,同时解释自己的好心,对着杨家秀才继续说:

    “杨博在东园外面当街斗殴事实俱在,这么多人都看到了,真要惩处,也是有理可据的,全看我叔父肯不肯放一马了。

    如果杨相公既不想耽误进园子参与盛会,又想让杨博脱困,唯一的办法也就是我所说的,岂不是两全其美?”

    秦差役神色复杂,他其实还没有来得及教导大侄子衙门手段,可大侄子怎么就无师自通了呢?突然变得如此老练,那还要他这个叔父干什么?

    他受到的冲击也真不小,实在忍不住疑问:“你不是声称想做读书人吗?怎么还能这样干事?”

    读书人就不能这样干事了?秦德威不好回答,只能嘟哝了几句“大人虎变、君子豹变”,还有“圣人诛少正卯”之类让秦差役听不懂的话。

    杨家秀才简直腻味透了,老子在这正进退两难,你们踏马的演什么叔侄情深呢。

    他实在不想继续闹心了,捏着鼻子说:“罢了罢了!秦小哥儿你跟我去就是,到了门口就说是我的书童!烦请秦差役解开我这族弟,让他自行回家!”

    秦德威对自己的卑微人设不满意:“你就不能说是你的朋友?当你书童算是怎么回事?”

    杨家秀才没好气的说:“在下地位不够,没有资格随便带朋友进去!就是杨博,也得说是书童才行!去不去随你!”

    没有人询问杨博的意见,他呆呆地想,难道气运就这样被夺走了?

    不可能!今天只是一次意外,就算进了园子,又能怎样?难不成还能一鸣惊人?

    再说他还有叔叔的大笔遗产要继承呢!什么夺走气运,都是无稽之谈!

    杨家秀才和秦德威一前一后,朝着东园大门走过去。杨秀才还在气头上,边走边说:

    “我只管把你带进去,等到了里面就彼此无干!你到时自行观光即可,你我之间就当不认识,也不要对人说是我带你进去的!”

    这姓秦的小子如果还想继续蹭他的交际圈,没门!他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货色,进去了又能怎样?沐猴而冠,附庸风雅徒惹笑柄而已!

    “是,是,杨相公说的是。”秦德威不停应声道。在进入东园之前的这几十步路,秦德威极其温良极其谦恭。

    在入口也很顺利,杨家秀才拿着请帖,自然是没问题。秦德威作为“书童”,侍候着主人家一起进去也是应有之义,很多人都这样。

    进了园子,立刻分道扬镳。秦德威走了几段路,抬眼扫视了一下,登时就感到扑面而来的波澜壮阔!

    用波澜壮阔来形容园林,似乎很不妥当,但在此时此地,秦德威实在想不到别的词了。

    宽阔的水面,高大的假山,茂盛的林木,还有山脚下高敞的轩堂,整个园林气势极其壮丽,跟一般精巧风格的江南园林很是不同。

    而且秦德威推测,这东园必定占地极广。因为刚才他还在巷口站街时,看到很多人源源不断的进去,但此时他已经身在其中了,却没觉得园中人流密集,所以肯定面积很大。

    不愧是国公世家公子的大手笔,不愧是传说中的南京城第一园!秦德威也只能如此感慨。这东园应该就是后世的白鹭洲公园了,能流传几百年还有痕迹,确实出众。

    至于到处管弦笙歌,无数流水般的宴席,穿梭往来的歌女舞姬,更不消说了,都是大规模雅集的必备元素。

    另外还布置了不少笔墨桌案,偶有所得便可写下,交到主堂那边,自有人负责抄写张贴,以及给堂上大人物传阅点评。

    粗布短衣的少年秦德威徜徉于其间,并不显得突兀,因为还有不少类似于他这样年纪的书童小厮,为着各自主人服务,只是像他这样气质出众的不多见。

    然后秦德威就悲催的发现,如果依照正常情况,他根本无法融入这个雅集,周围的一切大部分与他没有关系。

    因为他现在的形象就是一个“小厮”,又不认识任何人,无论哪个圈子都凑不进去啊。无论是文人还是名流扎堆交际,都不会容忍一个陌生“小厮”凑进来拉低档次。

    流水宴席的确布置了很多,但下人们是不能上桌的,他这种“小厮”如果上了桌会非常扎眼,还会被赶下去。所以能看不能吃,想大饱口福都不行。

    而且就算是有很多美女如同穿花蝴蝶般为雅集助兴,但谁也不会对一个十二岁的毛都没张齐的小少年感兴趣吧!

    所以秦德威不禁有点蛋疼和后悔,是不是应该找个小一点的场合出道?还有就是,早知如此,还不如就死皮赖脸跟着杨家秀才了。

    难道只能写首诗词交上去,然后等待评比结果,别的什么也干不了?

    前方水边有块大石头,俊逸的少年坐在上面,百无聊赖的望着浩渺水面,思考着自己的人生哲学。我是谁?我在哪儿?

    “这位小兄弟请了!”忽然有人主动搭话。

    秦德威抬眼看了看,是个十八九岁的美人,华衣丽服,高鬓入云,珠翠环绕,宛如画中神女,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自己身后。

    真奇怪,世界上绝对没有无缘无故的爱。自己和这个美人素不相识,自己形象又是个一文不值的“小厮”,她凭什么主动找自己说话?

    “奴家王怜卿。”这美人先做了个自我介绍,很是礼貌的模样。

    对这个名字,秦德威无动于衷。他一个既穷苦又纯良的少男,哪里会知道王怜卿是秦淮行院连续三年名花榜上人物。虽然不能位列顶级四大名姬,但在业内也算知名了。

    所以秦德威只是很客套的答复:“在下秦德威,不知这位姐姐有何见教?”

    王美人于是表明自己的来意:“奴家自诩有慧眼识人之明,见小哥儿神俊不凡,由此推论,你家主人也绝非凡俗!于是奴家斗胆生了结识之心,烦请小哥儿引我前去拜见你家主人。”

    她的算盘打得其实不错,有其仆必有其主,随从小厮若是光彩照人,那主人又能差到哪去?

    再配合话术和表演,传出去就是一段美人慧眼识人、看仆识主的业界佳话——很多名人轶事都是这样制造出来的。

    这是双赢啊,那位主人应该不会拒绝吧。就算判断失误了,主人并不怎么样,那说几句话就告退,也没什么损失。

    再说这个雅集是有进入门槛的,参加者再差也差不到哪去。作为一个正处于事业上升关键时期的交际花,就该积极主动,广结人脉。

    秦德威一时无语。原来这大姐姐还以为自己是别人的书童小厮,所以想去结识所谓的主人?

    桥段安排的不错,就是这乌龙...

相关阅读More+

花豹突击队

竹香书屋

三国重生马孟起

夏海苍松

刘备的日常

熏香如风

天唐锦绣

公子許

明朝败家子

上山打老虎额

从我是特种兵开始阅读变强

红箭军火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