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果盛会,各方强者汇聚。

    云州有道宗,青州有灵剑宗和修真联盟,北州来的修行者则多为散修。

    不止人族强者聚集一堂,青冥果成熟的气息还吸引了不少妖族。

    有一伙人马格外引人注目,为首是个身高两丈的男人,方脸长发,浓眉阔口,两颗虎牙泛着寒光。

    这人额头有一个天然形成的‘王’字印记,露在外面的手臂上是长满蓬松的毛发。

    他身后的随从身披虎皮,有的身后还拖着一条老虎尾巴。

    看到这群人的装扮立刻能联想到百兽之王的虎族,那额头有王字的男人正是虎族的首领。

    妖族的出现不算意外。

    到场的不仅有虎族,还有狼族鹰族等妖族。

    异果成熟,妖族也打算分一杯羹,只要足够强大,就有资格登上青冥神树。

    青果会有着独特的规则,而且只有一条。

    谁最先登顶摘得青冥果,谁就是赢家。

    在这里没有单打独斗的擂台,而是争分夺秒的攀登,一路上所有人都可以使用任何手段,飞剑法宝灵符阵道甚至合纵连横,挑拨离间,无所不可。

    这是一场攀登的试炼,整个青冥神树便是巨大的擂台。

    从一开始,所有想争夺青冥果的人就共处于同一个擂台之上。

    争夺青冥果的规则从千年前便被定下,从未更改过。

    因为这颗异果的存在就像一场浩劫般每隔百年便会肆虐天下一次。

    为此丧命者数之不尽,无论人族还是妖族都伤亡惨重,后来由当年威望颇高的几大宗主定下了青果会的规矩,其中就有灵剑宗的祖师魁星子与道宗当年的宗主。

    青果会的争夺规矩注定也有伤亡,至少将战场限制在了青冥神树,不再像千年前那般每当出现一枚青冥果都能令三大洲的修行界爆发一次战乱。

    树下,道宗圣女代替道宗与各大宗主打过招呼。

    齐灵玉此人深谙交际之道,对灵剑宗与修真联盟一视同仁,没有轻视任何一方,由此透露出道宗不会插手青州霸主之争的信息。

    临近清晨。

    树下变得静悄悄,再无人吭声。

    晨光从大地尽头升起,一路照耀而来。

    终于,树顶那滴晶莹在晨光里散发出耀眼的光泽。

    那光晕宛如号令,树下的所有人齐齐动作,相继跃向攀登的起点。

    第一片巨大的树叶。

    青冥树的叶片极大且坚韧,承载百余人不在话下,每一片树叶之间的距离大约在五丈,结丹大修士运转灵力一步即可跨越。

    登上一片叶子容易,可青冥树实在太高,一圈螺旋阶梯般的叶片数量足有上千之多。

    刚开始的确容易,但越往后,越要提防下一片叶子的背后是否存在敌人,是否埋了陷阱。

    徐衍跟在人群后面,很不起眼。

    留在树下的洛亦云和洛亦雨则默默的退出青冥神树的附近,远离了战场。

    两兄妹深知徐衍提前几月埋下的九尊玉佛,自然不会久留。

    两个小僧的离开没人在乎,如今逗留在树下的多为各大宗门的宗主与门下的筑基弟子。

    青果会是结丹大修士的擂台,筑基门人只有看的份儿,来开开眼界,没资格登树。

    人家结丹强者随手一个法术轰过去,上百个筑基也难以扛得下来,就算去跟着捡漏都没机会。

    道宗圣女齐灵玉,灵剑宗宗主诸葛蓬蒿,毒宗宗主仇百尺,这三位修为最强者都在树下观战。

    诸葛蓬蒿仰头望向树顶,道:“此次青果会人才济济,定有好戏不断,我们这些老家伙看得也手痒得很呢,不如加点彩头,仇宗主意下如何。”

    仇百尺哈哈一笑,点头道:“正合我意!不知诸葛宗主想要加点什么彩头呢,小了可没意思。”

    诸葛蓬蒿道:“十万灵石。”

    仇百尺眼皮一跳,对面的道宗圣女听到这个天文数字都觉得不可思议。

    十万灵石,足以掏空天下间最大的修行宗门!

    诸葛蓬蒿这是打算与修真联盟赌身家了,青果会无论谁赢,败者一方都将元气大伤甚至一蹶不振,逐渐被驱逐出青州。

    仇百尺带着玩味的笑意,道:“诸葛宗主好大的手笔,十万灵石,怕是灵剑宗也未必拿得出来。”

    诸葛蓬蒿大气道:“既然我敢提出彩头,断然没有拿不出的道理。”

    仇百尺冷笑道:“大话谁都敢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你拿不出来呢。”

    诸葛蓬蒿道:“拿不出的话就用结丹长老抵债,一万灵石,抵一颗长老人头。”

    此言一出,道宗圣女与留在树下的几位道宗长老齐齐为之侧目。

    好狠的灵剑宗之主!

    差一万灵石,就用一个长老的命来抵债,诸葛蓬蒿这是打算豁出去十位结丹长老来与修真联盟做一场豪赌。

    仇百尺笑着点了点头,道:“十万灵石,少了点,不如我们玩大些,就用二十万灵石做彩头好了,与诸葛宗主一样,若我们修真联盟拿不出足够的灵石,也用一位结丹长老的人头抵一万灵石,不知诸葛宗主敢否。”

    诸葛蓬蒿的眼中闪过一抹异彩,道:“好,就二十万灵石,空口无凭,还望圣女替我们做个见证,到时候谁若反悔,也请道宗的道友帮忙主持公道。”

    诸葛蓬蒿口中的主持公道,其实是让道宗帮着杀人,谁反悔宰谁的结丹。

    这种事对道宗来说可不是个好买卖,凭空被人当了刀子,赌斗的结果无论怎样,道宗都将得罪一方。

    输的一方肯定不会甘心自己诛杀自己的长老,到时候就得道宗出手做恶人。

    几位道宗德高望重的老道士就要出口拒绝,结果圣女反而满口答应下来。

    “两位宗主既然有如此雅兴,我道宗就做一次见证,不过呢……”

    齐灵玉美目流转,狡黠道:“见证可不能白做,二位总得给出些好处才行,我们道宗清贫得很,可不如青州宗门那么财大气粗。”

    仇百尺当先表态道:“那是自然,只要道宗肯帮这个忙,我们修真联盟愿出一万灵石。”

    诸葛蓬蒿不甘示弱:“灵剑宗也可出一万灵石,不过前提是道宗必须秉公而为,不可偏向任何一方。”

    两位宗主打着的心思都够狠,一家一万灵石借了个杀人的刀。

    反正目的都是以青果会分出胜负,定出输赢,谁也不在乎把输的一方再狠狠的戳两刀。

    两万灵石可不是小数目,如此天价只要接下来,到时候道宗不出手都不行了。

    听闻青州的两位宗主报价,道宗其中一位名叫宣文的年迈老道士长眉紧锁。

    宣文道人一挥长袖拦住圣女,劝道:“圣女三思,灵剑宗与修真联盟的恩怨是青州修行界的恩怨,本该他们自行解决,我道宗若是插手青州示意,怕是好说不好听呐。”

    宣文道人说得语重心长,他们道宗坐山观虎斗多好,何必下场当刽子手呢。

    青州两大势力斗得越凶,死伤越重,对道宗越有利,两大势力同归于尽才好,到时候道宗即可名正言顺的接管青州。

    齐灵玉微微摇头,示意她另有打算,伸出玉手要拨开宣文道人拦路的袖子。

    宣文道人见劝说无效,叹了口气自行收回了手,不敢与圣女有任何接触。

    圣女在道宗有着无可替代的地位,仅次于宗主,她的说的话分量十足。

    既然圣女答应下来,道宗成了见证人,可以预见,此次青果会的结局注定以惨烈而告终。

    树下的几大宗主在勾心斗角,树上的各路高手则已经针锋相对。

    前百片的树叶无人争斗,众人都很顺利的通过,然而一旦百片树叶以后,逐渐出现交手的情况。

    最初是一位灵剑宗的金丹长老拦下了与自己有旧怨的修真联盟高手,两人以所在的树叶为擂台大打出手,刀光剑影险象环生。

    其他经过的众人很默契的绕行而过。

    青果会,天下擂,这擂台指的便是一片片巨大的树叶。

    每当树叶上有人争斗,其他人是不会插手的,这也是历届青果会的规矩,轻易没人打破。

    有第一片交锋的树叶,就有第二片。

    青冥树的一片片树叶终于成为了一个个死斗的战场,一个个灵剑宗的金丹长老与修真联盟的高手战在一处。

    树叶擂台的战斗一旦交手,立刻陷入凶险之境,原因无他,这是场登顶为胜的争斗,树叶擂台上的比斗结果与最后是谁夺魁的关联并不大。

    只有尽快战败对手继续攀登,才有机会为各自的宗门赢得最终的胜利。

    徐衍此时越过了两百片以上的树叶。

    他的速度不算最快,前面至少有五十余人,身后则是一处处叶片战场。

    徐衍此行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树顶的青冥果。

    至于对战与否,能避则避,避不开就速战速决,无论对方是灵剑宗还是修真联盟亦或是道宗和北州强者都一视同仁。

    站稳身形之际,见脚下的树叶已经变成了擂台战场。

    对阵的双方一个是影月谷的谷主,另一个是灵剑宗最年轻的长老剑十七。

    双方均用飞剑,剑光缭绕如飞虹,剑气纵横,将脚下厚实的叶片割裂出一道道裂痕。

    徐衍只扫了一眼就越过叶片跃上更高的叶子。

    不出意外的话,剑十七赢定了。

    那影月谷的谷主修为不俗,剑道神出鬼没,但比起不动如山的剑十七来明显差了点气势。

    徐衍继续闷头赶路。

    途中不忘观察几个熟人,尤其是商无极。

    令徐衍不解的是,商无极非但没冲在最前面,反而留在最后,不紧不慢的走着,好像对青冥果丝毫不看重的样子,令人看不透他的心思。

    徐衍皱了皱眉。

    商无极的阴险他比所有人都清楚,这次青果会最危险的家伙也是商无极无疑。

    一路上遇到几波对战的树叶,大部分是无人的叶片。

    一直抵达了巨树的中途位置,徐衍的好运仿佛到头了。

    灵剑宗的长老们应该早有打算,选择了在中途拦截对手。

    徐衍被拦在了一片叶子上。

    对面是个高大的中年剑修,正是灵剑宗的程飞虎,当初在大商皇宫宣布司天监为罪囚的灵剑宗长老。

    见是此人,徐衍没打算理会,可对方显然不想放过他。

    程飞虎往前一踏步,挡住徐衍的去路。

    “大师何必匆忙赶路,不如与在下聊聊佛法,谈谈经纶。”

    “阿弥陀佛……贫僧没空。”

    “……?”

    程飞虎只听见嗖一声,有什么东西闪了过去,再看眼前已经没人了。

    愣怔了瞬间,程飞虎勃然大怒,脚下生风追去。

    灵剑宗的长老,又是剑阁长老,身上都有绝学,程飞虎在十片叶子之后再次拦住了徐衍。

    “有没有空你也走不掉,浮缘!你这妖僧作恶多端,今日将命丧于此。”

    程飞虎缓缓抬手,伸向背后,做出抽剑的姿势。

    往往这位程长老的飞虎剑一出,敌人很快会毙命,于是拔剑这种气势十足的招牌动作成了程飞虎送给对手的一份怜悯。

    在他拔剑的过程中,体会最后的生命吧。

    “阿弥陀佛……施主认错人了。”

    “……!”

    程飞虎又听到了嗖的一声,这次好像还看到了两个古怪的翅膀。

    揉揉眼睛再看,面前又没人了。

    两次被目标脱身,程飞虎勃然大怒,咬牙追去。

    这次他费时较长,最后甚至动用了飞剑的力量,直追了五十片树叶才追上徐衍的脚步。

    二话不说,程飞虎掐动剑诀施展出一片惊人的剑影,将整个树叶完全封死,让徐衍再无退路。

    “阿弥陀佛,冤冤相报何时了,施主,贫僧与你有仇么?”徐衍愁眉苦脸的双掌合十。

    “驼峰寺为修真联盟一脉,你这妖僧自然与我灵剑宗是死对头,今日老夫要替天行道!”

    程飞虎闷喝一声,头顶的飞剑燃起熊熊烈焰,映得翠绿的叶片开始出现一层焦糊。

    “施主果然霸道如常,不问青红皂白而独断专行。”

    徐衍轻轻摇头,叹息道:“你往日霸道的因,终究会有更霸道的人来还你果,因果循环,报应不爽,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现在,时候到了。”

    程飞虎还没弄明白什么因果报应呢,就见对面的僧人抬手一点。

    “鬼神牢。”

    冥冥中有冲杀声大起,程飞虎顷刻间陷入了鬼神遍布的奇特牢笼。

    面对无数将军战魂的冲杀,程飞虎十分镇定,以法宝飞虎剑全力抵挡,终于让他抗住了十次战马围杀。

    尽管狼狈,程飞虎几乎毫发无损。

    鬼神牢虽强,但面对法宝之威依旧用处有限。

    当四周的阴气散开,程飞虎正要大开杀戒斩了妖僧之际,三把诡异的剑体幻化成三个庞然大物迎面而来。

    一猿,一蟒,一人。

    三尸神剑的全力施展,程飞虎的法宝都被压制了下去。

    在浓郁的尸气中,一个冒着火焰的拳头在程飞虎的眼前逐渐放大。

    直至贴在了他的脸上。

    嘭。

    一拳,砸碎了这位灵剑宗剑阁长老的满嘴大牙。

    程飞虎鼻嘴喷血的飞出了树叶擂台。

相关阅读More+

凡人修仙传

忘语

长生十万年

江如龙

天行缘记

楚枫楠

仙墓

七月雪仙人

仙界赢家

竹衣无尘

青莲之巅

肖十一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