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宗的空气沁人心脾,血腥又香甜。

    萧然忽感背脊发凉,扭头看向身后。

    一位身形高瘦,皮肤苍白,五官刻薄,身穿黑瀑袍装的老妪,出现在了山顶。

    “护法大人,请更衣。”

    老妪为萧然带来两套护法黑袍,穿一套,备一套,保证魔宗要员的着装统一。

    萧然一愣。

    还没适应身份的转变。

    老妪冰冷的眼神,恭敬的腔调,哥特风的打扮和姿态,让他忽然有种自己很尊贵的感觉。

    “这是主事阁的管事,时琴大人。”

    天冥夜向萧然介绍道。

    老妪一边给萧然更衣,一边道:

    “如果你想要对宗主图谋不轨,老身一定会在那之前杀了你。”

    萧然眉头一皱。

    “如果是宗主对我图谋不轨呢?”

    天冥夜掩口失笑。

    她见时琴个子太高,低身给萧然更衣很是不便,便放下手里鲜红淋漓的血肉,走了过来。

    “我来吧。”

    萧然有点慌,但既然抵抗不了,还不如好好享受。

    沾染鲜血的白皙素手伸入襟口,玉指扭转,很巧妙的给他宽衣、更袍、戴上黑色的纳戒。

    你为什么这么熟练啊!

    前世二十多年宅男生活,加上穿越后三年平庸修行,萧然第一次感觉自己被魔道腐蚀了。

    一个时辰前,他还只是个平庸的外门弟子,连储物袋都没有,更别提纳戒这种高端货了。

    黑袍加身,纳戒佩手,萧然的气场一下子就起来了,高冷中透着黑深残。

    他只是不明白,这女魔头以德报怨待仇如亲,到底是为了什么?

    难道发现他是个穿越者,即将无敌天下,灭仙屠神,踏上位面巅峰,于是提前拜倒在他正义的淫威下?

    老妪知道宗主无需护法,是需要一个男人,还是一个代宗主呢?

    她猜不透,便试探的问:

    “老身这便带护法大人熟悉一下宗门。”

    天冥夜却摇了摇头。

    “不必,我带他去认识一下这个世界。”

    萧然一愣,真把我当穿越者了?

    老妪问:

    “又要出去旅游吗?”

    天冥夜点了点头,理直气壮。

    “是的。”

    “在宗主出门的这段时间,皇甫端借吞并东浮城为由,在门内结党,积蓄力量,继续下去,恐怕对宗主不利。”

    天冥夜淡然一笑,轻如和风。

    “我不是有护法了吗?”

    老妪看了眼萧然,更加不解了,没再继续试探。

    “属下告退。”

    ……

    天冥夜站在崖边,背着双手。

    长吸了口气,做了个背部拉伸的放松动作,绷紧出一副出让人难以忽视的姣好身材。

    “魔宗很漂亮吧。”

    魔宗是很漂亮,比萧然见过的任何地方都要漂亮,仿佛是没经过幽冥摧残的修真界。

    但萧然不想涨敌人气势,灭自己威风,便道:

    “道盟更漂亮吧。”

    天冥夜不无向往。

    “是啊,道盟比魔宗大多了,也漂亮多了,我听说,他们还在造一艘能飞往月亮的仙舟。”

    萧然蓦的一怔,这才意识到上当了。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末法时代,漂亮的地方一定是靠吸血维持的。

    造仙舟去月亮,这不是想白日飞升么?

    早在末法时代之前很多年,修真界的灵气浓度就无法支撑飞升了。

    “你想说什么?”

    “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天冥夜背手浅然一笑。

    随即召唤出一头……

    幽冥!

    萧然双眸一滞。

    一股仿佛来自远古洪荒的悲怆威压在脑海中轰然爆开。

    密密麻麻无形的手,撕裂着他的头皮,一道道粘稠的、含糊不清的诡异字节,宛如神魔敲钟,一下一下敲击着他的灵魂。

    萧然捂着胸口,一口气缓过来。

    或许是对精神攻击免疫的原因,一旦适应了幽冥的节奏,似乎也没那么难受了,并没有如传说中那般,陷入晕厥或癫狂。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末法时代的罪魁祸首——

    幽冥。

    那是一头红色的鲲形幽冥,浮在飘渺雾中。

    体型很小,约三丈长,一丈高宽,头顶竖着裂开了一道狭缝状、血丝密布的白眼。

    根据道盟的理论知识——

    幽冥,乃圣冥宗造物,是导致末法时代的罪魁祸首!

    幽冥形状各异,漆黑,巨大,标配白眼,常在生灵聚集的地方,撕裂苍穹而现身。

    常伴有诡异的天象、悲怆的低语等精神攻击,吞噬周围一切生灵后,才扬长而去。

    直视幽冥会晕厥或陷入癫狂。

    触碰幽冥会被拉入幽冥空间。

    法术攻击会被吸收所有灵力。

    面对同境界的幽冥,再多的修真者也只得任冥宰割,毫无还手之力。

    只有高一个境界的修真者,才有一战之力。

    罕见的是,萧然眼前的幽冥,是红色而非黑色的,尺寸也小的可怜。

    “别紧张,这是通行幽冥,你的纳戒里也有一头。”

    我有幽冥?

    萧然还没练气,连纳戒都打不开。

    但这个消息宛如晴天霹雳,轰击着他心中的正义。

    可他又急切的想要炼气,把这幽冥拿出来折腾把玩一番,让它屈服在自己正义的淫威下……

    为己所用。

    正想间,面前的红色鲲冥,徐徐张开巨大的白眼。

    白眼深处漆黑一片,仿佛打开一扇通往深渊的门。

    天冥夜抓着萧然肩膀,身形一闪,穿过白眼之门,进入幽冥内部。

    萧然本以为,通行幽冥的内部会有一间卧室,或是有个方向盘什么的,以便能开幽冥,可惜什么也没有。

    通行幽冥就是个小型传送阵,萧然前脚进入白眼之门,后脚就来到另一片空间。

    二人出现在一座种满桃花的平坦海岛上。

    海岛很大,四周布满了幻术,中间屹立着三座大山。

    桃花夭夭,一望无垠,肆意的随风飘散。

    仔细看,每一株桃树枯萎将死,却在不停的开花、落花,就跟装了永动机一样,生生不息。

    感觉很梦幻。

    萧然回头看了眼,通行幽冥已经消失了。

    “这是哪里?”

    天冥夜面朝大山,春暖花开。

    “这是我的秘密花园,也是我的实验基地。”

    “实验基地?”

    “门内长老们要是知道我每年花十万灵石维系这座桃源岛,一定会把我从宗主位置上拉下来,也许那样我就会获得自由,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海风腥咸,融合桃花的芬芳,将女人鬓角的青丝根根撩起,显出一抹少女的狡黠。

    这女人,比桃花源还美啊!

    但萧然的关注点有些奇特。

    堂堂一宗之主,一年花个十万灵石就有罪恶感,这魔宗是不是太贫穷了?

    还是说,魔宗内部其实并不团结?

    面前的三座大山,更是给身为华夏人的他一种强烈的符号感和象征意义。

    “这三座大山,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

    天冥夜面色平静,落脚兀自前行。

    “它们是我们生存的世界。”

相关阅读More+

武神归来

暗魔师

武炼巅峰

莫默

丹师剑宗

古栋

修罗武神

善良的蜜蜂

想死太难了

多喝硫酸

灵剑尊

云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