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市价格的不断上涨,在今后肯定是会被不断的诟病,但国家经济高速发展,巨大的贸易顺差吸引了大量的国际投资资本包括投机资本的大规模持续的流入。

    房价被推到天空的尽头,实际上国际金融资本功不可没,

    国际上每流入1美元央妈就必须要发行等额的人民币,才能积累外汇储备,增加市场上的人民币流动性。

    但货币只要印多了,必然通胀带来资产价格的狂飙上涨,加上国际金融资本的助推,房价不涨都不可能。

    其所形成的百万亿级别的人民币流动性只能房市来承接,不能流到其它地方,这是真正的洪荒猛兽。

    看看股市就知道了,这才流入多少呢,大A分分钟就给干到了5000多点。

    要是流入生活用品市场,一根火腿肠指不定就要十几块甚至几十块一根,老百姓吃个青菜都吃不起那还得了?

    只能把这些流动性锁死在房市这个蓄水池里面。

    新的问题在于,如果美元加息就跟着加息,那么人民币毫无疑问会显得十分被动,带来的后果就是整体国家经济的泡沫进一步扩大。

    相比较仅仅市值房市泡沫而言,整个国家经济被破坏的风险肯定是高得多。

    看看后面拉美地区的阿更廷、芭西的经济是什么样的悲惨状况就知道了,对比一下房市涨了完全可以接受,总比提着一麻袋的钱去买几斤肉的生活好。

    老美加息而选择降准降息的方向操作,显然是根据自己的经济结构而做出适合自身的决策。

    毫不夸张的说,面对老美设下的一个又一个的局,一个又一个的陷阱,兔子这一路走来真的是如履薄冰如临深渊,是真的极其不容易。

    如果这是一个游戏,其难度堪称地狱级中的地狱级,要打通关得做到零失误的要求。

    因为对手不是善茬,你只要踏错一步,哪怕是小错代价都是极其深重,而犯个大错就可能把数十年来苦心建立起来的经济成就付之一炬,化为泡影,沦为他人嫁衣。

    几十年来的经济成果是怎么积累起来的?那是用几亿件衬衫换一架波音飞机,是全国十几亿老百姓数十年忍辱负重、忍气吞声,埋头苦干、拼命硬干,一点一滴的积累起了今天的家底,是绝对不允许国际资本就这么野蛮的掠夺而去。

    陆鸣看完了所有的811汇改内容之后心中已然大定,对于接下来的外汇之战信心十足,国际空头们想要在今年找回当年在香江丢掉的场子,可谓来势汹汹,陆鸣不说有绝对的把握但也基本笃定要让这批有备而来的国际空头再次折戟于此。

    国际空头们摩拳擦掌,陆鸣一样也是磨刀霍霍。

    关闭了电脑的页面信息,这件事情先放一边,急不来,局也是要慢慢的布置。

    对天盛资本而言,眼下的重点还是安氏集团这一块,陆鸣看了眼今天安氏股份收盘后走出了连板跌停,旋即戏精上线,在自己的社交账号上发了一条动态消息:

    [多好的一只股票啊,多优秀的一家企业啊,股票走势和杀猪盘一样,对于这种无视二级市场上的中小投资者和原来股东利益的行为,我深感遗憾]

    陆鸣的这条动态发出来不到半个小时就被各大财经媒体转载报道,一时间引来各方围观,纷纷猜测不断。

    动态内容中虽然没有明确指数描述对象,但放在当下,只要关注了“安天大战”的人,傻子都知道陆鸣所说的那只股票、那家企业指的是谁了。

    业界有不少人针对陆鸣的这番言论解读为天盛资本可能真的急眼了,传闻天盛资本举牌撬动了多家金融机构超过二十种金融工具意图鲸吞安氏集团。

    一时间,网上开始传言安氏集团的股价要是继续下探,天盛资本的杠杆资金有可能面临爆仓强平的风险,故而陆鸣急眼了在网上怒喷。

    似乎“安天大战”已经来到了真正的拐点,或许要分出胜负了,就目前情况来看,似乎天盛资本处于被动局势了。

    一旦爆仓,后果是灾难性的。

    另一边,《华联财经》的记者采访安氏集团高管层的文章也出来了,接受采访的是安氏集团现任总经理安谨鸿,在面对记者就天盛资本表示长期看好安氏集团的发展,希望能做安氏集团长期战略财务投资者的言论作何评价时,安谨鸿直接明言:

    “还用评价什么?天盛资本明显是意图控制安氏集团,做一些想做而外界不为人知的事情,但他这种在资本市场兴风作浪的豺狼绝对不会做什么好事情”

    直接开喷了!

    一时之间,各路吃瓜群众纷纷强势围观,事不关己的吃瓜群众都想看看这场资本市场的大战最终是谁笑到最后。

    ……

    天盛总部,CEO办公室

    “进来。”

    陆鸣抬头看了眼,见到走进来的是小女友安亦柔,也看到了他面带愁容与担忧,不禁问道:“怎么了?”

    安亦柔注视着他忧心忡忡的说道:“外面的消息都在传,安氏股份在下跌两个跌停板,天盛资本就要面临爆仓强平,破产清算了,公司上下也私论,你在网上更新的那条消息……”

    陆鸣不但没有一点担心,反而好奇的问道:“你是说,公司里的员工现在也在议论?”

    安亦柔轻点了点头:“甚至还有员工开玩笑说下个月要找新东家了……”

    闻言,仰头望着天花板,靠向老板椅自言自语的说道:“这么说来了,你爹我的老丈人多半也是这么想的咯?”

    “外面的传言到底……”安亦柔又忍不住道,她并不了解天盛资本的具体财务情况,陆鸣有意让会计做了两个账目,假的财务情况是让小女友拿去坑她爹的。

    “开玩笑呢你?安氏集团就是在跌六七个板也爆不了我的仓。”陆鸣笑呵呵的看着小女友道:“你对自己的男人这么没信心,就不怕遭炮轰么?”

    安亦柔顿时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我听说出现那种坏局面你有可能负刑事责任的,人家这不是担心你嘛~”

    陆鸣笑道:“反转快到了,我要是预判的准,今天你家人肯定会向你了解现在我的情况……”

    说到这里,陆鸣沉思片刻,打了个响指道:“这样,你把手机录音打开,看我表演,看我手势按下启动键。”

    安亦柔眨巴着眼眸望着陆鸣,也拿出了手机并且打开了录音软件,同时陆鸣向她用手指头做出倒数的手语。

    3……2……1……

    端着茶杯的陆鸣突然把杯子狠狠地摔在了地上,摔了个稀巴烂,又在办公桌面上一个横扫把上面的文件全部洒落在地上,同时咆哮道:

    “安祁隆那个老东西一定知道我的平仓线!”

    “到底是谁泄露了内部消息?”

    “谁是内鬼?”

    “朝云信托拒绝在向天盛资本输血50亿,完了!完了!玩踏马的犊子了!在跌15%天盛要完了!全踏马的完了!”

    “谁踏马的是内鬼??给劳资找出来!!劳资要杀了她!”

    咆哮着的陆鸣反手就拿起了办公室里的一个盆栽狠狠地甩在了墙上!

    办公室里的动静,就连外边的人都察觉到了,老板又一次爆发了雷霆大怒,上次是在李明阳的办公室,这次是在自己的办公室。

    也是把员工吓的不轻,老板平时多温文尔雅的一个人,怎么一旦发起怒来跟个疯子似的。

    末了,陆鸣觉得差不多就可以了,演的用力过猛反而会露出破绽,旋即转身看向小女友,他发现安亦柔愣愣的注视着她。

    陆鸣无声的给她打了个手势,反应过来的安亦柔连忙关闭了录音。

    “怎么样?真实不真实?”陆鸣笑眯眯的说道,和刚刚简直判若两人,小女友沉默了片刻却弱弱的说道:“你以后会不会对我这样家暴?”

    “什么脑回路?”陆鸣愣了下,旋即露出了坏坏的笑容,来到小女友身边一揽纤腰搂入怀中,然后严肃认真的说道:“你要是惹恼了我肯定会家暴你,不过是在卧室里施暴,当然,什么厨房啊、客厅啊、浴室啊等等,都行。”

    安亦柔越听越不对劲,旋即从他怀中挣脱出来,“我不想理你了!”

    说着,小女友便要离开办公室,陆鸣看着她娇俏的背影的笑道:“开门之前做好表情管理,要表现得很惊慌、不可思议、受到惊吓而惶恐不安的样子,别人看着你问你话你都不要理他们,直接跑到你的办公室里把们反锁,等会儿就偷偷和你大哥打个电话,言语间要夹杂着委屈、惊吓过度等情感色彩。”

    ……

相关阅读More+

官气

鸿蒙树

我的1982

大国雄起

掌权者

一三五七九

官道无疆

瑞根

都市最强特种兵

尼姑庵的和尚

我有三千大世界

李别浪